【待授翻】In the Absence of You/而你不在(Thrandolas,小甜饼)

标题:In the Absence of You/而你不在

 

原作:The Hobbit

 

作者:HikaruHiro

 

译者:灯迟

 

分级:辅导级(PG)

 

警告:无警示内容 

 

配对:Thranduil/Legolas

 

注释:小叶子告白记,甜甜哒!

 

原文地址

 

授权:

 

正文:

 


 

“Ada,我——我——”

 

 

 

“莱戈拉斯,要是你只能站在那儿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我建议你回去想清楚自己到底想说什么再过来。”

 

 

 

“我清楚自己想说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些话很难说出口。”

 

 

 

“是什么让你这么紧张,我猜猜……好吧,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很想知道。所以,快说。”

 

 

 

莱戈拉斯浑身发烫,他觉得自己快烧起来了。他想跟他的父亲说这些话很久了,但此时此刻,他表现得就像个傻瓜。他担心他的父亲要是知道了他的想法,要是他终于大声说出自己的秘密,他只会得到残忍的拒绝。

 

 

 

他的母亲已经去世快半个世纪了,而莱戈拉斯一直以来都非常孤独。国王总是沉静而冷漠地走过他的房间,留下莱戈拉斯独自穿梭在王国中,倍感惆怅。他沉浸于迷茫和痛苦之中,默默渴望着瑟兰迪尔的睿智和认同能给自己一点温暖。

 

 

 

他知道他的父亲同样悲伤,也许更甚于他,但莱戈拉斯真的,以全部身心渴求着安慰。他已经不再是个小精灵了,但他依然还年轻,还殷切期盼着得到什么人的爱。他甚至曾经不顾身份,企图寻找到他想要的爱。但他从未成功过,到现在,他已不愿再做尝试。

 

 

 

瑟兰迪尔抬头看他,神色宛如顽石般坚硬。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关于爱的痕迹,莱戈拉斯只觉得自己立刻就会因羞愧倒地而亡。

 

 

 

“莱戈拉斯,你看上去很不好。你到底怎么了?”国王看上去颇为担心,即使莱戈拉斯觉得他的父亲只是展露出一个最微小的皱眉。他真的想要抓住这次机会,因为他心知这样的时机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我心里……一直备受煎熬。”莱戈拉斯缓缓开口。

 

 

 

“是关乎我们的王国吗?”

 

 

 

“不。”

 

 

 

“关乎你自己?”

 

 

 

“……是的。”

 

 

 

一时间整个房间陷入沉寂,莱戈拉斯觉得要是瑟兰迪尔再不说话的话,他就要被这安静淹死了。

 

 

 

“关乎某位小姐?”

 

 

 

莱戈拉斯恼羞成怒。“不是!”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向前连跨几步靠近了他的父亲,两人之间的距离对他来说远得惊人。瑟兰迪尔很关心他,但似乎并不担心他。莱戈拉斯很清楚。

 

 

 

“不过……”莱戈拉斯继续说道,“的确是私人感情。”

 

 

 

瑟兰迪尔轻扬眉毛。“啊,那么是某位男性了。”

 

 

 

莱戈拉斯点点头,他也不能再做其他什么了。瑟兰迪尔伸手搭在他的肩上。“那么这个人知道你的感情吗?”莱戈拉斯因父亲的触碰而颤抖,心里默默希望自己的动作不会太明显。瑟兰迪尔不曾这样随意触碰他很多年了。

 

 

 

“应该不知道。但是他应该知道吗……我是否应该告诉他?”莱戈拉斯感到害怕,他不得不屏住呼吸才能站稳。

 

 

 

“我不觉得那是明智的。当然,看你现在的状态,阻止你好像也不明智。来自心灵的感情毕竟是变幻无常的,但它们又会是极其致命的。”

 

 

 

瑟兰迪尔的眼底在静静燃烧,那蓝色的火焰似乎能抚平困扰莱戈拉斯已久的伤痛。那种伤痛也存在于他的父亲心中,而且,如果国王愿意,莱戈拉斯相信他们本能够互相安慰对方,填补对方内心的空洞。

 

 

 

莱戈拉斯摸了摸放在自己肩头的那只手。他的父亲轻颤了一下,但莱戈拉斯紧紧拉住对方的手,深深看进他的眼底。“我倾慕的那个人非常睿智,但又颇为个人主义。他比我年长得多。”

 

 

 

“你觉得他是个合适的伴侣吗?”

 

 

 

“唯一一个。”

 

 

 

瑟兰迪尔的眉毛扬起的弧度更高了。“唯一。”他的口气使得这个词听上去像是个疑问句。

 

 

 

“他现在不太好,而我尝试抚慰他。”莱戈拉斯说着,声音几近低语。

 

 

 

瑟兰迪尔终于郑重地看向他,不仅仅是他的眼底,他的整张脸都严肃起来。莱戈拉斯觉得在这样尖锐的注视之下自己变得如此脆弱,一切都快暴露无遗。

 

 

 

“所以你是来请求我的祝福。”这依然不是个疑问句,但莱戈拉斯还是点点头。接着瑟兰迪尔也缓缓点头,莱戈拉斯意识到国王同意了他刚刚如同宣誓一样的表白。但是是对谁?

 

 

 

过了一会儿瑟兰迪尔似乎终于才反应过来,意识到话里的严重性,以及年幼的精灵奇怪的表现。莱戈拉斯靠近他,轻轻拿开他放在自己肩上的手,然后抬头,试图亲吻父亲的脸颊。就像他还是个小精灵时那样,就像他的母亲曾做过的那样。

 

 

 

瑟兰迪尔因莱戈拉斯突然的接近略感震惊,他倒退了一大步。莱戈拉斯来不及撤回刚刚的动作,一头撞在父亲的脖颈与肩膀之间,他浅浅呼吸着,希望能恢复平静。瑟兰迪尔没有动,莱戈拉斯竭力克服内心的失落和对自己的厌弃,伸手抓住了他的父亲,就想抓住了自己的全部生命。

 

 

 

莱戈拉斯的手臂环绕在瑟兰迪尔背后,他在每一个呼吸间感受着对方,他如此想念这个。没过多久他无法再忍住自己的泪水,他的啜泣声并不像是精灵少女那般甜美,恰恰相反,他觉得自己断断续续的声音听上去格外难听。但瑟兰迪尔伸手拍拍他的头,另一只手温柔地在他的背上来回抚摸。莱戈拉斯远不如他的父亲高,因此瑟兰迪尔得以抱着他就像抱着一个小精灵。

 

 

 

“小叶子……嘘……冷静点儿。”父亲的声音极具安慰性。自从他的母亲去世后,莱戈拉斯很久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腔调了,就像是一首温柔的歌,一首他听过的最美的歌。他试图克制住自己的啜泣,但反而越发剧烈。瑟兰迪尔轻抚过他的发丝。

 

 

 

“好啦,小叶子。不要难过了,冷静点儿。”瑟兰迪尔抱着他坐到一张躺椅上,莱戈拉斯简直不敢看向他的父亲。但瑟兰迪尔明显不这么想,他伸出两根手指挑起莱戈拉斯的下巴,静静观察年轻的精灵。

 

 

 

“你很痛苦。”瑟兰迪尔喃喃道,眉毛深深蹙起。

 

 

 

莱戈拉斯猜想自己看上去一定很糟糕,他实在不能相信自己还能开口说话。

 

 

 

“我的小叶子……”瑟兰迪尔捧着莱戈拉斯的面颊,试图止住滑落指尖的泪水。“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他将两个人的额头靠在一起。莱戈拉斯闭上双眼,因国王难得的接近感到不知所措,这种亲密的动作他都快忘了。

 

 

 

“我一直很孤单,Ada……一直都很孤单。”莱戈拉斯低语道。

 

 

 

他的父亲声音同样微弱。“我知道,我也是。”

 

 

 

莱戈拉斯环住瑟兰迪尔的脖子,竭力克制内心深处想要亲吻在对方嘴唇上的强烈渴望。是的他根本不爱其他任何人——他唯一所爱便是他的父亲,他愿为这超出常理的感情付出一切。

 

 

 

“我想要曾经的你回来。”莱戈拉斯说着,用力睁大双眼,即使他的视线因泪水模糊不清。

 

 

 

“而我想要……”父亲的声音逐渐消失了。

 

 

 

终于莱戈拉斯能够看清瑟兰迪尔的神色了。那是早已腐蚀了他的心胸和内脏最深处的,同等的绝望。

 

 

 

他屏住呼吸,再度闭上双眼。他只想要感受那种绝望,但绝不想亲眼看到它。莱戈拉斯向前倾,鼻尖触碰到瑟兰迪尔的,身体开始无法抑制地颤抖。而国王低头,轻吻上他的唇。莱戈拉斯只觉得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当瑟兰迪尔离开时,一时间他竟不知道今夕何夕。

 

 

 

“莱戈拉斯,呼吸。”

 

 

莱戈拉斯无言以对。他的喉咙仿佛被堵住了,胃里的结沉甸甸的。他颤抖着呼吸,看进瑟兰迪尔的眼底,国王黑色的瞳孔里染上的光晕如同黎明将至时的微光,而虹膜看上去就像是广阔的天空。瑟兰迪尔亲吻他的前额,温柔地贴着他的面颊。“我的爱,我的儿子。”瑟兰迪尔的声音在他耳际回响,“我的绿叶,不要害怕。”

 

“我并不害怕。”莱戈拉斯说道,试图找回自己的信心。

 

“很好。”他的父亲微微一笑,莱戈拉斯很多年不曾看到这样的笑了。他无数次在那张脸上看到过矜贵而冷漠的笑,但国王真正的微笑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奢侈品。莱戈拉斯匆匆回以微笑,内心里冒出一连串快乐的泡泡,微笑逐渐变为露齿一笑。

 

他的快乐也传达给了他的父亲,对方温柔地将数个纯洁的吻印上他微笑的双唇,但莱戈拉斯抓住父亲的手臂推开了他,自己跌倒在了地上。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捧住他的脸颊,“你吓到我了。”

 

“我爱您,我如此思念您。”在他会感到不好意思之前,莱戈拉斯孤注一掷地开口。

 

瑟兰迪尔看向他,抚摸他的脸。“是我太残忍了,对我们俩而言都是如此。我会弥补的,我也一样想你。我真是个傻瓜,竟然认为自己可以不在意这个,还认为你也可以。”

 

莱戈拉斯再度靠上国王,感受他的温度,他的心跳,他的气味,如同森林里的土壤一般清新,又仿佛水流一般干净。“我爱您,Ada,我爱您,我爱您。”他紧紧握住瑟兰迪尔的银色长袍,而国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顶。

 

“我也爱你,孩子,胜过整个中土,胜过埃尔达世界,胜过一切已经存在以及未来终将存在的事物。”莱戈拉斯震惊地望向他,“我很抱歉没能让你知道这个。”

 

莱格拉斯亲吻他,抚平他们共同经历过的一切伤痛,抚平旧日时光中的悲伤与孤独。他们曾心碎过,但如今终于得以弥补彼此,重新获得崭新且美丽的未来。

 

瑟兰迪尔温柔地抱紧他,父亲的触碰一如美酒般醇厚,他因此而沉醉。莱戈拉斯真想永远呆在这儿,借此填补过去所有的难过与期望,这样的美酒他担心再也不能品尝第二次。瑟兰迪尔的唇如此完美,不可抵抗,无法忽视,他深知它们的力量。他偷偷伸手滑进国王的长袍之下,轻触瑟兰迪尔腹部的肌肤,突然他愣住了。

 

“Ada。”他呼唤对方。这不是一个疑问,他心知他的父亲也明白。瑟兰迪尔温柔地亲吻他的面颊,随后辗转流连至他的耳畔。

 

“你的Naneth也不愿看到我们难过。”父亲的声音沉静但是坚定。莱戈拉斯重获勇气,他抓紧瑟兰迪尔的长袍,主动将一个吻印上对方的唇。国王配合着他,任由他脱下那件银灰的上衣。意识到他们仍倒在地上,国王轻巧地扶起他,带着他迈向卧室。



END

评论(22)
热度(140)

© 灯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