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R】【授翻】Marry me/在一起(Aragorn/Legolas,小甜饼)

beta姑娘一直没回我邮件……放弃了就这样吧,有任何bug都是我的错。

 

祝食用愉快w


标题:Marry me/在一起


原作:The Lord of the Rings


作者:eikyuuyuki

 
译者:灯迟

 
分级:全年龄(G)

 
警告:无警示内容 

 
配对:Aragorn/Legolas

 
注释:中土红娘哪家强?瑞文戴尔找双子!

 
原文地址

 
授权:

正文:

 

林笛尔快步走向埃尔隆德的书房。纵然他行色匆匆,但还是会停下来冲每个路过的精灵鞠躬问好。终于他来到书房外,在进去之前征求了他的领主的许可。林迪尔向埃尔隆德躬身,对方正站在一张巨大的桌子边,端详着一些古旧的地图。

 

 

“领主,我们来了一位客人。”他说道。这种含糊不清的说法引起了埃尔隆德的好奇,他转过身来,冲他的总管扬了扬眉。

 

“是谁来了?能让你如此……紧张?”

 

“是一名……来自密林的精灵,领主。是莱戈拉斯王子。”

 

 

客人的名字一被揭晓,埃尔隆德瞬间明白了为何林迪尔会是那种表情。长时间以来,密林的精灵们都不愿意接近他们在西方的同族,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他们的王不喜欢诺多精灵。虽然埃尔隆德并非诺多精灵,但对于瑟兰迪尔来说也没什么不同。因此,一位密林精灵的到访,更不用说他还流着王族的血脉,无疑意味着有什么极其重要的事情需要传达,甚至有可能牵涉到整个中洲每一种生物的命运。

 

 

埃尔隆德一改平日里闲散的态度:“带他去会客室,我马上就来。”林迪尔点点头离开了。

 

.

 

这是莱戈拉斯第一次离开密林的边境,来到这么远的地方。他一向热爱冒险,然而在过了数千年以后,密林已经不能再满足他想要发现新事物的好奇心和渴望了。

 

瑞文戴尔和密林相比大有不同。这里的树相较而言更少,但周围充斥着阳光与新鲜空气。莱戈拉斯走在通向埃尔隆德的宫殿的石砌小径上,暗自赞叹这里的美。

 

林迪尔带着他来到最高处的圆形空地上。这里并没有墙,周围有白色的圆柱,悠悠笛声环绕,芬芳花朵盛开,而仰头望去则是玻璃制成的屋顶。莱戈拉斯欣赏着这里的美景,直到埃尔隆德走了进来,将手放在胸前,冲他微微鞠躬。

 

 

“很高兴见到你,瑟兰迪尔之子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吓了一跳,急忙学着他的动作,向精灵领主鞠躬。“也很高兴见到你,埃尔隆德领主。” 

 

埃尔隆德侧身,引领莱戈拉斯坐上椅子,自己则坐在了他的对面。瑞文戴尔的领主保持着严肃的表情,首先开口。

 

“能告诉我你带来了什么消息呢,我的王子?”

 

“几周之前,我们在边界上偶然遇到一队半兽人。当然,他们一如既往的厚颜无耻,这没有什么奇怪的。”莱戈拉斯唇角的微笑逐渐褪去,“令我们担忧的是,他们并不像我们在密林里常常见到的那些半兽人。他们似乎是来自别处。”埃尔隆德的脸色因密林王子的话阴沉下去。他将两肘支撑在桌上,托腮陷入沉思。

 

“另外,多尔戈多最近也变得很奇怪。我认为你和我们的其他同族们应当了解如今的情况。”

 

埃尔隆德点点头:“明智之举。尽管过去我们有所分歧,但现在我们应当联合起来保卫这片土地。”

 

莱戈拉斯淡淡一笑,不情愿地回答:“实际上……Ada并不认为这足以引起重视……但我认为你是对的。我们应该联合起来。”

 

埃尔隆德皱皱眉:“你是说你父亲并不知道这次来访?”

 

莱戈拉斯顿时结巴起来,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埃尔隆德叹了口气,揉起了自己的前额。

 

“我认为你的本意是好的,但你的行为有不妥之处,至少不该这么对待你父亲。他现在肯定很担心。”

 

“哦……不……我留了封信告知了我的去向……但是……没错,你是对的。我违背了我的父亲。”

 

埃尔隆德注视着这位王子,同情地笑了笑。但他很快变得严肃起来,教导莱戈拉斯的口气就像对着他自己的儿子。

 

“我能理解你,但下次别再这么做了。身为王子,你不应违背你的国王;身为儿子,你不应令你的父亲担心你。”

 

莱戈拉斯注视着埃尔隆德,眼神如同一个因犯了错被训斥的孩子一般。他羞愧地低下头:“我懂了,我不会再这么做了。”

 

“我会给瑟兰迪尔王去信,告诉他你在这里,十分安全且毫发无伤,以及,你会在几周之后回去。”莱戈拉斯惊讶地看向他。“我觉得你可以在这儿呆到他的怒火平息。以我对你父亲的了解,你最好不要现在就回密林。”埃尔隆德解释道。

 

“你好像很了解我Ada。”莱戈拉斯问道,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淘气的光芒。

 

埃尔隆德轻轻摇头。“当我们还年轻时我就认识他了。别露出那种表情,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的王子。先别在意了,你肯定又累又饿。林迪尔会带你去你的房间,晚餐准备好时我会派人去叫你的。”

 

离开之前,莱戈拉斯向领主道谢。

 

.

 

莱戈拉斯换上埃尔隆德为自己准备好的衣物:那是一件中长的乳白色袍子,其上绣以青铜色的花纹;一条同样颜色的腰带;以及一条浅绿色的裤子。莱戈拉斯站在镜前,为这些他从未尝试的、但似乎挺适合自己的亮色感到着迷。

 

这时响起敲门声。他走过去打开门,外面站着两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黑发精灵。他们看上取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有头上的配饰有所不同。一个是海洋般的深蓝,而另一个是天空般的浅蓝。

 

“很高兴见到你,莱戈拉斯。”他们同时开口,脸上都洋溢着明亮的微笑。莱戈拉斯还没来得及回答,右边的那个就再次开口:“我叫埃拉丹。”

 

“而我叫埃洛赫。”左边的那个接过话头,“我们是埃尔隆德领主之子。”

 

莱戈拉斯点点头,回以一笑,用最郑重的礼仪冲他们俩礼貌地问好:“很高兴见到你们,埃拉丹,埃洛赫。”

 

埃拉丹和埃洛赫咬住嘴唇,竭力忍住笑意。埃拉丹向前一步,伸手揽住莱戈拉斯的左肩,而埃洛赫则揽住他的右肩。这样他们和密林的王子显得亲近多了。

 

“我们年纪相仿,没必要这么郑重其事啦。”莱戈拉斯咧嘴一笑。他是父亲唯一的儿子,生长在非常严苛的环境里,还从未和人这样亲近过。

 

“因为我们现在是朋友了,我们觉得应该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这太可怕了。”埃洛赫满脸严肃地说道。

 

“嗯?”莱戈拉斯凝神问道。

 

“在瑞文戴尔有个半兽人。”埃洛赫告诉他,而莱戈拉斯不假思索立刻跳了起来。

 

“在哪儿?那个半兽人在哪儿?”

 

这对双子竭力忍着不笑,安抚着莱戈拉斯:“问题在于这个半兽人知道如何俘获人心,除了我们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你是说连埃尔隆德领主也不知道?”莱戈拉斯震惊地睁大了双眼。

 

双子肯定地点头,冲莱戈拉斯露出一脸苦涩。

 

“难以置信。”莱戈拉斯评价道。

 

“每个人都说他很可爱,很善良。但我发誓他是我见过最丑陋、最腐烂也最恶心的半兽人。”埃拉丹摇头说道。

 

“我们怎么能让那污秽的生物愚弄众人呢?”莱戈拉斯生气地回答。

 

“没错。但没人相信我们,我们猜测只有像你这样的外来者才不会被他的魔力影响。只有你才能杀了他。”埃洛赫坚定地说道。

 

“他在哪儿?我要用箭刺穿他的眼睛。”莱戈拉斯激动地说道。

 

“Ada派他带你去餐厅。”埃拉丹回答。

 

“很好,让我看看那卑劣的生物有何把戏?”

 

莱戈拉斯回到房间里,找到自己的弓。双子跟着他走了进来,以手掩唇生怕会大笑出声。

 

“记住,千万别相信他说的任何话。”

 

 

莱戈拉斯拿起弓,坚定地点头。就在这时,他们听到有人敲了敲门。密林王子看了看双子,而他们都悄悄点头。他一把拉开门,箭指站在门口的人,大声叫道:

 

“你这个半兽人!告诉我,你对这里的精灵都做了些什么?”

 

一片寂静。他看向站在地面上的那个家伙,那是一个大概十岁左右的小孩子,有着蜷曲的黑发和一对人耳。这孩子看着他,大大的蓝眼里满是惊慌。

 

想起双子对他的警告,莱戈拉斯拉开了弓:“别骗我,半兽人!”

 

“我……我不是半兽人……我发誓……”泪水在他的眼里堆积,接着他哭了起来。与此同时,埃拉丹和埃洛赫在莱戈拉斯身后无法控制地大笑,而莱戈拉斯满心震惊,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俩对埃斯特尔干了什么?!”一个少女的声音响起,接着莱戈拉斯看到一个女精灵跑了过来,美丽的脸上是清晰可见的愤怒。

 

“我……我不是……半兽人。”那孩子还在结结巴巴地说。

 

名叫埃斯特尔的男孩擦干眼泪,站起身来,不顾那个女精灵的呼唤奔出门去。

 

 

“到底怎么回事?”莱戈拉斯垂下了他的弓。

 

女精灵靠近他,低下头来:“下午好,莱戈拉斯王子。我叫阿尔温,是埃尔隆德领主之女。”

 

莱戈拉斯回以一礼:“下午好,小姐。你能解释一下刚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吗?”

 

阿尔温叹了口气。“这是我的哥哥们开的一个残忍的玩笑,Ada会惩罚他们的。”她皱眉看向莱戈拉斯身后的双子,“那个男孩是埃斯特尔,是埃尔隆德领主之子,也是我们的弟弟。他并不是我的哥哥们口中的半兽人。”

 

莱戈拉斯发出了“哦”的一声。他终于明白了缘由,并且因自己对那个可怜的孩子所做的一切感到极其抱歉。那双满溢泪珠的蓝眼顿时在他的心头萦绕不去。


在那之后,埃尔隆德对双子训斥了一通,再次向莱戈拉斯解释了埃斯特尔的身份。他想要道歉,但那个孩子仍然十分怕他。每当莱戈拉斯弯腰靠近他,埃斯特尔就躲在埃尔隆德的长袍里。埃尔隆德只能低头看向自己的儿子,皱皱眉,冲他做了个手势,让他去密林王子那儿。他垂着头,撅起双唇听从了父亲的吩咐。莱戈拉斯单膝跪地,试图在道歉时让埃斯特尔看着自己的眼睛。随后他笑了笑,而这仿佛有神奇的魔法,埃斯特尔忽然慌慌张张地站在那里,面颊通红,双眼简直离不开莱戈拉斯。幸运的是莱戈拉斯没有注意到这个,他轻轻拍了拍男孩的头,站起身加入到桌边的人群里。小小的埃斯特尔只能无精打采地立在原地。


一时之间,他觉得仿佛有一群蝴蝶在胃里飞舞。密林王子带来的恐惧消失了,留下某种埃斯特尔尚不能解释的情愫。


那些天以来埃斯特尔不敢再靠近密林王子。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每每靠近密林王子,他就会举止怪异。埃斯特尔咬咬唇,摸摸头,对这种情况迷惑不解。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病了,因此他去了书房试图找到原因。他什么也没发现,只好去找医师。但当他向他们详尽地描述了自己的症状之后,他们都只是笑着拍拍他的头,说着相同的话:“我们的埃斯特尔长得真快呀,是不是?”


他独自一人坐在花园里,思考着这个问题。最初,他害怕莱戈拉斯。他从没看到过那么愤怒的精灵,即使是盛怒中的埃尔隆德也并不可怕。但当他看到密林王子的笑,那些恐惧就彻底消失无踪了。接着只要想到莱戈拉斯,他就觉得心烦意乱。那天莱戈拉斯给了他一把小小的弓,是他自己做的,埃斯特尔觉得非常开心。埃斯特尔根本不敢拉弓,但他总是将那把弓擦拭干净,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再然后,他开始梦到莱戈拉斯。在那些梦里,他能看到一个精灵,有着直直的金发,蔚蓝的双眸以及闪耀的笑容。他醒来时,内心总是洋溢着想要触碰那头金发的渴望。


该死的,他到底是怎么了?



埃斯特尔的变化没有逃过双子的眼睛。有天这两名精灵一把揪住埃斯特尔,用尽一切手段逼这个男孩说出心事。一阵沉默之后,埃斯特尔终于说出口了,双子交换了一个邪恶的眼神。


“你真可怜!”埃拉丹先开口,“不过没关系的。”


埃斯特尔抬头,惊讶地看向他的哥哥。


“我们有个办法。”埃洛赫说道。


“真……真的吗?”埃斯特尔愉快地问道,“你们俩没戏弄我吧,啊?”


“拜托,埃斯特尔。”埃拉丹搭上埃斯特尔的肩膀,“我们的确经常戏弄你,但这可是件大事儿。”


“对对,如果你不快点儿搞定这个,你会活不下去的,弟弟。”埃洛赫断言道。这令埃斯特尔一阵害怕,向他们请求帮助。他们互相看了看,不约而同展现出邪恶的表情。


“这很简单,你就跟莱戈拉斯说这个句子‘Nin bestathog’。”


“Nin… nin… bestathog…”埃斯特尔重复着这句精灵语,他对此还并不熟练,因此说得颇为艰难。


“没错。跟莱戈拉斯说吧,然后一切都会回归正常了。”双子劝诱道,看着他们的弟弟重复那个他甚至不明白含义的句子,嘴角的笑根本掩饰不住。


 

埃斯特尔一直找不着机会跟莱戈拉斯说话,主要的原因在于他不敢。直到莱戈拉斯必须告别瑞文戴尔,回到他的家乡,埃斯特尔才找到了他的机会。


莱戈拉斯再次跪下来跟这个男孩说话。密林王子告诫他要勤加练习箭法,等再次相见时他们就能比赛了。埃斯特尔握紧拳头,撅起双唇,最终不顾一切地喊了出来“Nin bestathog”。


每个人都安静下来,注视着埃斯特尔,只有双子转过头去,吃吃发笑。好一阵过去,埃尔隆德才明白过来,冲他的儿子们皱着眉头,而阿尔温轻轻摇头。埃斯特尔担心极了,看着周围的人,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莱戈拉斯摸了摸他的头。密林王子温和地笑笑:“等我们再次重逢时,你会得到我的答案的,小艾斯特尔。”一说完这句话,他就跳上马,离尘而去,留下一个满脸通红、心跳得飞快的埃斯特尔。在那一刻,埃斯特尔觉得自己永远不能摆脱这种心情了。无论这是什么。


 

很多年之后,中洲再次陷入战火之中。小埃斯特尔长大了,经历了生命的反复无常。他成了一个游侠。但命运对他自有安排,它指引着他的道路与莱戈拉斯相重合。如今埃斯特尔使用了他的本名,被唤作阿拉贡,埃西铎的后人。但这也意味着他必须完成自己的使命,即率领自己的人民与黑暗对抗,带着他们永远和这片土地远离。这条路很难走,不容许掺杂任何私人感情,因此,阿拉贡从未再向莱戈拉斯表达感情。密林王子像是已经忘记了旧日的诺言,莱戈拉斯觉得埃斯特尔或许也忘了那个无心的玩笑。


但那只是他们自己的想法。当他们在埃尔隆德的会客室重逢时,阿拉贡不曾看过那名精灵的眼神。他不曾意识到,无论他去向哪里,精灵总是跟在他身后。他也不曾注意到精灵长长的叹息,笑容里的担忧。而莱戈拉斯也并不知道,每当他过身去,阿拉贡都用充满向往和感情的眼神注视他。


这两个人明明两情相悦,但都认为对方并不在意自己。直到其中一个终于鼓起勇气,冒险袒露心迹。



阿拉贡的加冕仪式持续到了午夜。每个人都醉了。莱戈拉斯端着自己的杯子,走进庭院里,站在那颗白树下。听到有脚步声自身后传来时,他略微有点吃惊。他转身,看到阿拉贡站在那里。莱戈拉斯微微低头,向国王致意,但阿拉贡冲了过来,单手按住他。接着他跪下去,抓住莱戈拉斯的一只手。精灵很是震惊。当他意识到国王打算干什么的时候,他的心飞快地跳起来。


阿拉贡吻了吻莱戈拉斯的手背,随即他抬头,眼睛里闪烁着激情:“Gerog i chûn nîn, mellon nîn. Nin bestathog, Legolas Thranduilion?(你得到了我的心,我的朋友。可以和我在一起吗,莱戈拉斯,瑟兰迪尔之子?)”


莱戈拉斯的心里突然有种感觉,他不知道阿拉贡是否还记得那个玩笑。阿拉贡不会知道,他在他们重逢时就爱上他了。他爱游侠看似粗野但实际高尚的面容;他爱阿拉贡的幽默感、怜悯心以及满怀谦逊。他心里既爱慕又担心。他担心这份爱是禁忌的,带来的只有痛苦,尤其是对他自己;他担心无人赞同这奇特的、与众不同的、不寻常的结合;而他最担心的,是阿拉贡根本不爱他。但现在,人类跪在他面前,握住他的手请求他与自己在一起。


“阿拉贡,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他竭力平复心神。


“我知道。”阿拉贡牢牢握住莱戈拉斯的手,严肃但又温柔地看着精灵,“我不再是那个被随意戏弄的埃斯特尔了,莱戈拉斯。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对它的含义也再清楚不过。”莱戈拉斯咽下了剩下的话。阿拉贡笑了,直直看向莱格拉斯的眼底:“所以,密林王子,你的答案是什么呢?”


莱戈拉斯微微发抖,一次次轻轻点头,嘴里含含糊糊地低声说道:“Ma!... Gin besthahon, meleth nin.(啊!……我答应你,我的爱。)”


 

阿拉贡愉快地笑了,他站起身来,吻上莱戈拉斯的唇。他们拥住对方,沉浸在彼此的唇齿间。极远处太阳升起来了,迎来了一个新的纪元。

 

FIN.

评论(9)
热度(62)
  1. 黑发猫妖灯迟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