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DMHP】The Standard You Walk Past/前行之锚(Ch 01)

题目:The StandardYou Walk Past/前行之锚

作者:bafflinghaze

级别: PG-13

简介:回到霍格沃茨的第八学年伊始,麦格校长决定将德拉科·马尔福和哈利·波特分在同一个房间。也许她是希望这两人能为学院之间的团结做个榜样,因为其他学生毫无疑问会陷入辱骂和打斗之中。但这根本没用。

直到有一天哈利爬上了德拉科的床。

Notes:标题引自中将David LindsayMorrison的话:The standardyou walk past, is the standard you accept.

原文链接:戳我

授权:


Chapter 1

 

德拉科再一次检查了他的坩埚,随后设定了一个十分钟的计时器。在他清理好工作台后,最后一份材料——几滴霍克拉普汁——也已经顺利滴进了玻璃瓶中。然而,伴随着极小的“砰”的一声,某个不明物品被投进了他的锅里,接着又向把这玩意儿丢过来的随便什么人那边反弹了回去。对此,德拉科有种阴暗的满足感。他所在的这一排前面还有几张桌子,可以听到斯拉格霍恩在协助那些不专心的学生时,发出了一声满含震惊的大叫和一连串飞速的话语。

 

斯拉格霍恩很少靠近德拉科这张处于魔药教室后方的桌子。这让他很满意,因为他怀疑对方带来的妨碍远大于帮助。不像西弗勒斯叔叔,他——

 

德拉科停下了自己的思绪,重新关注起坩埚。计时器显示刚刚过去了四分多钟,而他的魔药里那种乳白色的光泽正渐渐褪去。他小心翼翼地将温度调低,在魔药日志里记上几笔。

 

波特占据了前方不远处的一张桌子,鼬鼠和格兰杰分布在他的两侧。奇迹男孩在坩埚前弯着腰,当他将什么东西往锅里扔进去时,一道光芒在他手边闪过。顿时,波特的锅里冒出白色的烟雾,德拉科在心里小小地退缩了下。

 

“哈利,我的孩子,你就快要完成了!”斯拉格霍恩奔向波特,在他肩上轻拍了一下,“惭愧啊惭愧,接下来的部分你去和韦斯莱先生一块儿进行吧,不要担心!”

 

波特含混地回答了些什么,但斯拉格霍恩摇了摇头——从德拉科的角度来看,他的动作颇具戏剧性,肉麻得几乎令人作呕。“不要担心,哈利!人人都会犯错。现在,韦斯莱先生——”

 

德拉科的计时器打断了他的思绪,他继续看向自己的坩埚。最后一丝乳白色逐渐散去,他调节了火候,加入三滴汁液,缓缓地逆时针搅拌了七次,最终完成了自己的魔药。一种明亮的浓绿遗留在他的玻璃棒上,旋即转变为清澈的浅绿。

 

当斯拉格霍恩最终决定来到德拉科的工作台边时,他已经将自己的魔药装瓶并贴好标签,清理干净了桌子。德拉科看向斯拉格霍恩,他知道对方甚至不会看自己哪怕一眼。这位教授只是注视着玻璃瓶,喃喃说了声“很好”,就回到了其他同学当中。

 

在经过前排的同学将自己的药剂瓶送到讲台之前,德拉科在瓶身周围施了好几个保护咒。他并没有发疯,但还是无法抑制住内心的苦涩,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当斯拉格霍恩一看到标签上德拉科·马尔福的名字时,这份魔药只会被丢弃。德拉科本应使用单独的玻璃瓶承装他的魔药,要不是他制作的魔药并没有什么危险,不足以导致对他的指控的话。

 

他必须经过波特和韦斯莱。波特双目放空,而韦斯莱因挫败双颊通红。他们都没注意到德拉科。

 

*

 

德拉科坐在宿舍的桌前,此时天欲破晓。房间里令人庆幸地空着——波特整个晚上都没回来。德拉科几乎都有点儿担忧了,他知道波特热爱夜游,但那家伙一般会在午夜之后一个小时左右回到宿舍。既然波特还在外面……那么很有可能在他回来时德拉科也还没离开他们共同的房间。

 

将他们俩安排进同一间八年级宿舍是麦格校长的主意。大部分八年级生都回来了,导致学院房间不够用。所以,麦格校长转而将东塔楼作为临时宿舍。考虑到八年级生都是成年人了,更倾向于住在双人宿舍而非多人宿舍里,因此德拉科代表斯莱特林,波特代表格兰芬多住在了一起。也许她希望他们俩能作为学院团结的榜样吧,德拉科知道其他学生都在屏息静候他的死亡,又或者是为此而歌颂波特什么的。

 

但他们都错了。

 

迎新晚宴是德拉科最后一次跟波特有所交流,彼时他们在麦格校长严厉的注视下礼貌地握了手,随后她宣布了两人的住宿安排。德拉科先行回到房间,那会儿波特正和他的粉丝们一块儿呆在楼下的公共休息室里。

 

这就是一切。三周过去了:德拉科一直尽力避开,而波特则会在深更半夜晃悠于霍格沃茨之中,做些鬼知道是什么的事情,他唯一能看见对方的机会是在大厅里或课堂上。他知道波特永远不会在意自己,只会跟格兰杰和韦斯莱呆在一起,要不然就是那一大群傻笑着的粉丝们。德拉科提醒自己:他有自己需要忙碌的学习任务。

 

无论如何,他们之间并不友好,但也无甚争斗。他们只是彼此之间无话可说、无事可做。说实话,这比德拉科想象中好多了。有这么多男生在这里,他对自己能够拥有私人房间不抱希望。而在这么多男生之中,波特最没可能在睡梦杀死他,毕竟,谁会杀死一个自己救下来的人呢?

 

*

 

有什么东西存在于夜间的霍格沃茨。而白天里整个世界都在飞速转动,周遭嘈杂不堪。他因无止境的微笑而肌肉酸痛,双眼干燥到难以支撑。总有事情要做,总有对象需要交谈。不是赫敏或者罗恩,就是金妮或者纳威,要不然是向他寻求建议的决斗俱乐部成员或魁地奇队员,又或者是想喂他喝下一剂爱情魔药的停不下来的女孩子们。

 

而夜晚,却终于赋予哈利以安宁。银白色的光束落在走廊里,看上去就像监狱栏杆的倒影,它们束缚着他的思想,强迫他远离隐藏在深处的记忆。

 

他裹着斗篷,蜷缩在北塔楼的窗边,感觉像是度过了非常短暂的时光。在一片灰暗的夜景中,他昏昏欲睡。

 

明暗相争的梦使得他忽地醒来。离开座位时他感到浑身酸痛,因此扮了个鬼脸。黄色混杂着粉色铺在天空中,这意味着他该回宿舍了。

 

*

 

房间的门被打开时已经快到早晨六点,然后波特走了进来。

 

在极短暂的一瞬间里,德拉科考虑过像波特忽视自己一样忽视对方,但某种想要真真正正地看看波特的渴望——以此让波特看到自己——令他转过自己的椅子注视着救世主。

 

波特一手抓着几张羊皮纸,另一手拿着微微闪光的丝滑的隐身斗篷。他的眼底埋着沉重的疲倦,然而当德拉科面向他时,他还是睁大了双眸。突然间,德拉科油然而生出一种荒谬感:波特的注视中,没有一丝一毫讨厌、仇恨又或者自以为是的光芒。

 

德拉科眨眨眼,感到有点儿迷惑。现下他该如何与波特交流?冷嘲热讽?他还记得庭审时波特的言行——虽不代表友谊,至少也表现出有礼。他当时觉得反感,但母亲提醒他应该与波特握手。

 

母亲,她希望自己能够彬彬有礼。要不是波特先生,我们就该呆在阿兹卡班了,德拉科。

 

德拉科强迫自己面无表情,向波特简略地点头示意。波特也回以点头,但他的眼睛还是因吃惊而睁大。德拉科并没有意愿进行一场安静的谈话,因此他转回桌前。

 

从波特那边响起一阵轻快的脚步声,直到他倒在自己的床上,一切归于静止。一个小时后,德拉科离开房间,波特已陷入沉眠。

 

*

 

在防御课上,哈利和罗恩搭档,一如既往。赫敏则和金妮搭档。(*但金妮实际上比三人组小一个年级,不应该和他们一块儿上课,这里姑且假定DADA课是各年级混上。)伯里奇教授教给他们两个咒语——一个用来使人短暂地失去知觉,另一个用来集中力量抵抗——搭档们轮流投掷着这两个咒语。该罗恩施咒了,他懒洋洋地念出咒语,哈利突然感到一阵疲乏。

 

保护盾被击破时,他并没有什么感觉。罗恩似乎在无声地大喊,但哈利只觉察到最最微弱的一点点震惊。

 

哈利听到骨头受伤,软骨组织撕裂的声音,为此他有些畏缩。

 

渐渐地,疼痛感席卷了他,哈利意识到那声音源于自己。鼻子在地上摔烂的疼痛令他想到马尔福的脚。到底是什么让他想到马尔福?马尔福又在干嘛?那天早上还是迎新晚宴之后哈利第一次见到他呢。

 

声音终于传入哈利的耳中,罗恩奔了过来,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对不起”。其他学生和伯里奇教授都围绕着他,整个教室变得异常喧闹。在眼角处他看见了赫敏,随后他突然被抬离了地面。

 

“我没事,罗恩,防御课上总是会有伤害事故发生的。”哈利说道,看着罗恩的脸渐渐释然。

 

伯里奇教授在说些什么,但哈利始终关注着将他抬出教室的赫敏和罗恩。

 

赫敏担忧地凝视着他:“你觉得如何,哈利?”

 

“挺好的。”他竭力微笑,但鼻子真的很痛。

 

赫敏轻轻摇头,哈利感觉到门开了,他们走进纯白的医务室里。他感到有点眩晕,因此忽视了赫敏将他放到一张床上时的失重感。血液补充剂刺鼻的味道昭示着庞弗雷夫人的到来,她忽地出现在了哈利的视线里。

 

“下午好,庞弗雷夫人。”哈利含糊地打了声招呼。

 

庞弗雷夫人皱眉,旋即代之以温柔的腔调:“对你来说要度过不受伤的一学年大概是不可能的,波特先生。”

 

“这很糟糕吗?”赫敏一边问着一边向前探身。

 

“不用着急,波特先生今晚能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庞弗雷夫人快速地施了几个咒语。她离开了片刻,回来时带着一些药剂,哈利老老实实地喝了。

 

“鼻梁受损,轻微骨折。躺好,波特先生。”庞弗雷夫人举起魔杖,“会有点痛。”

 

哈利抑制住翻白眼的欲望,什么时候治疗不痛过了?然而站在他右侧的罗恩,却因哈利的鼻子恢复原状时的声音面色发白,在他的软骨组织被治愈时发出的巨大的声响中更是直接变作惨白。

 

庞弗雷夫人满意地点点头。“现在,波特先生,你可以休息一会儿。吃晚饭的时候再离开,不准提前走。”

 

“好的。”哈利温顺地回答。

 

庞弗雷夫人摇摇头,看向赫敏和罗恩。“格兰杰小姐,韦斯莱先生,看好波特先生,确保他真的在休息。”

 

“当然了,夫人。”赫敏迅速回答道。在赫敏和罗恩搬来椅子坐在床边后,庞弗雷夫人离开了。

 

“赫敏,罗恩,我自己一个人没事的。”哈利说道。看上去罗恩相信了,但赫敏显然没有。“你们俩该回到课堂去了。”

 

赫敏僵硬了片刻,但最后他们还是留在了他的身边。

 

他们谈论了些平常的事,时而是赫敏和罗恩趁哈利睡着了在交谈,时而哈利醒来加入了他们。这让哈利回想起那些他们在一起时的时光,只有他们三个,对抗整个世界——倒不是说他希望战争或者伏地魔又回来。

 

庞弗雷夫人终于回来了,宣布哈利已经恢复健康,可以离开。赫敏还是很担忧,吃晚饭时她一直呆在哈利身边。哈利则在装食物时,接受了来自各方的同情以及一连串“希望你一切都好”的慰问,而罗恩被赞赏会成为一个杰出的奥罗,既然他能击败“伟大的哈利·波特”。罗恩因此而脸红了,桌上的其他人都捧腹大笑。

 

*

 

回到公共休息室时,赫敏和罗恩交换了一个眼色,她没有要求他们快去完成作业,相反,她伸出温暖的手拉住哈利的胳膊。

 

“哈利,也许今晚你该直接上床睡觉。”她说。

 

哈利眨眨眼,看向罗恩,但罗恩却因赫敏的话点头。

 

负疚感缓缓向他袭来。他让自己的朋友们如此担心,以至于罗恩都没有为赫敏同意他们不写作业而开玩笑。

 

罗恩坚定地抓住他的另一只胳膊。“走吧伙计,我们得确保你今晚得到休息了。”

 

哈利任凭他们陪伴自己走到房间里。然而——

 

“我自己也可以的。”他抗拒着,因赫敏的行为倍感尴尬:她帮他脱了鞋,剥下外袍,将剩余的衣物变作睡衣,还施了个咒语为他清洁牙齿。

 

“哈利。”赫敏有点儿发怒了。

 

罗恩为他拉上床帏,举起毛毯。“快来吧。”

 

“我不是小孩子了。”哈利咕哝着,但罗恩真挚的眼神让他没法翻白眼。

 

“我们只是担心你,伙计。”罗恩说道,皱了皱眉,拉过哈利往前走。

 

哈利只得顺从地爬上床,躺在赫敏和罗恩为他布置好的地方。“但我真的没事——”

 

“睡吧,哈利。”赫敏摸了摸他的头发,为他阖上眼睑。

 

他终究是太疲倦了,因为他很快就沉入了梦乡……在最后的印象里,赫敏和罗恩站在他的床边,就像他们俩是他的父母。

 

*

 

德拉科的防护咒骤然响起,他从梦中惊醒。梦里平静的蓝白色褪去,转为夜色里的一片黑暗。在睁眼之前,他迅速抓起藏在枕头下面的魔杖。月光和他的月长石闪烁的光芒使得他能够看清周遭,得以将魔杖对准那个闯入者。

 

这个人伫立在他的床角,他没有拉上靠窗那边的床帏。模模糊糊的尖叫混杂着呜咽声响起,当这个闯入者——天啊是波特——倒在自己的床上时,德拉科忍不住往后退了退。

 

无数个阴谋和恶作剧的主意充斥着他脑海中最疯狂的那一部分,而另一部分却强迫他缓过气来,仔细观察,耐心倾听。德拉科仍然双眼大睁,他施了个无声无息咒,使得波特的脸出现在银色光芒的阴影里。波特的眼睛紧闭,嘴巴微张,唾液在唇角闪光。

 

当德拉科的心脏不再剧烈地跳动时,他意识到波特的呼吸平稳且深沉,显然还没醒。

 

他短暂地闭了闭眼,再睁开时,波特还在那儿。天杀的梅林。他挥动魔杖,将这人悬浮起来,离开他温暖的被窝。波特的床帏和床单混乱地搅在一起,德拉科恼怒地将他放在上面。

 

他真的很想就那样把波特扔在那儿,但随后“活下来却很痛苦的男孩”发出一声低泣,颤抖着蜷缩成一团。母亲决不会容许他这样做的,他只得将波特好好地放在床上,又施了个温暖咒。

 

波特的颤抖停止了,接着低泣声也消失了。

 

勉强忍耐住在波特的额头上给他一下的欲望,德拉科回到自己的床上,还是暖和的。精疲力尽使得他很快再次入睡。

 

*

 

令德拉科加倍恼火的是,两个小时之后他再次被迫醒来。惊醒他的是一声尖叫,在某个心跳骤停的瞬间,德拉科以为这声音是自己发出来的。他伸手捂住嘴巴,双唇紧闭,但尖叫声还在继续。

 

德拉科挥动魔杖拉开床帏,可以看到房间里没别人,除了波特。尖叫的人是波特。他顿时犹豫不决,理智的部分劝他埋头继续睡,直到尖叫声结束,而不清醒的另一部分则劝他走过去安抚波特。他怀疑在房间外都能听见这声音。

 

他怀疑别人很可能认为这都是他的错。

 

真他妈的该死。

 

德拉科丢开毛毯,飞快地来到另一张床边。他挥动魔杖,使波特重新躺好,整理好他的床,弄干已被汗水浸湿的床单。但波特仍在尖叫,把一切再度搞得乱七八糟。

 

也许他该施个无声咒,让波特在这儿沉默地尖叫吧。

 

但母亲会怎么做呢?

 

德拉科皱皱眉。因为他欠了波特好多个生命之债,她肯定会要坚持德拉科做些什么来帮忙。使波特镇静,平息他的噩梦,就像德拉科处在这种情况下她会做的那样。

 

他不确定地伸手,覆上波特的前额。很温暖,并没有发烫。他有必要唤醒波特吗?既然尖叫声已转为悲伤的啜泣。

 

他遮住波特前额上那个愚蠢的疤。没有这个疤,没有那双绿眸的盯视,波特看上去可笑的天真。一小簇黑发轻轻挠动着德拉科的手指。

 

回过神来,他轻抚着波特的前额,波特的头发。

 

乌黑发丝被他的手指分开的感觉——在这映衬之下他的手指看上去如此苍白——几乎是迷人的。而这真的起效了,呜咽和颤抖逐渐平息,他觉得这实在是太超现实了。

 

一年之前,德拉科甚至不认为自己能活下来。他如何能想象到此种场景?整整七年彼此争斗,在一场该死的战争里互相对立,而现在……食死徒正在帮助黄金男孩。

 

当德拉科意识到波特已经再度陷入平和的睡梦中时,他收回了自己的手。显时咒表明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是他平常的起床时间了,怀着满心满意翘课的想法,德拉科开始为晨起做准备。

 

*

 

天空变作一片漆黑,哈利在意识深处明白这又是个梦,但根本无法缓解突然而至的恐惧感。黑色的长袍和乳白色的面具。哈利竭力奔跑,但他的四肢都迟钝得不像样。他们抓住了他——但他们是真实存在的吗——接着是一遍又一遍的钻心剜骨。哈利试着离开梦境,短暂的一瞬间,他觉得疼痛停止了,天空逐渐明媚——但哈利转而看见塞德里克,看见他死去,一次、一次、又一次——

 

终于他感到安全了。此刻他似乎身处地平线尽头——好像是突然之间他就到了这里——这里是柔和的白色,感谢梅林他不再能看到哪怕一个食死徒了,在这里他感觉时光无限延长,此刻便是永远——

 

即使这只是个梦,它也似乎是太美好了以至于不能持久,黑暗再度降临,他被墙包围起来。碗柜。某种恐慌骤然袭来——他已经长大了,这个碗柜容不下他!他拼命地敲门,终于它打开了,门外站着佩妮姨妈。

 

“该工作了,男孩。”她冷笑着,哈利踉踉跄跄地走出碗柜,心里满怀感激。随后惊恐地发现佩妮姨妈变成了贝拉特里克斯,她的魔杖正对着自己,露齿大笑着——

 

哈利终于醒来,以几乎快要跳下床的姿势拔出魔杖。他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沉重,逐渐感觉到梦里的黑暗消退,代之以从窗户流泻而下的银色光辉,以及从马尔福的桌前亮起的荧光闪烁的光芒。马尔福猛地转头看向他,举起魔杖。哈利突然觉得很傻,于是他放下自己的魔杖。马尔福面无表情,给了他一个简略的点头便转过身去,他觉得有点空虚,毕竟之前他们一直互相谩骂。

 

现在还很早,太阳还未曾升起。

 

而马尔福这就开始学习了。

 

哈利摇摇头,四肢疲惫。他的床乱作一团,整个房间给人感觉彻底的空旷。他很快换上长袍,收拾好书包,低着头走向公共休息室。

 

八年级的公共休息室呈一个很大的圆形,两侧各有一个噼啪作响的壁炉,两条楼梯直至通向宿舍。四个学院的旗帜挂在墙上,但整个房间却装饰以柔和的棕色和绿色。火焰闪烁着温暖的光芒,但哈利丝毫没感到放松,他蜷缩在了其中一个沙发上。

 

不久赫敏叫醒了他,温柔地摇晃着他。“哈利,该吃早餐了。”

 

哈利立刻脸红于自己被发现了。“不好意思,醒得太早,我——”

 

赫敏有点恼火地笑着,帮助他站起来。“来吧哈利,没事的。”她注视着男生宿舍的楼梯。“罗恩一会儿就会下来,嚷嚷着早餐什么的——现在来了。”

 

正在此时,罗恩跳下了楼梯。“赫敏!哈利!早餐等着我们呢!我们必须在培根消失之前过去——”一瞬间他突然满脸怒火,“该死的西莫昨天骗了我,我不会再上当了。”

 

赫敏给了哈利一个淘气的笑容,随后挽上罗恩的胳膊。“现在我们走吧。”她说道,带着一种愉快的腔调。

 

当他跟着他们走出去的时候,哈利发现自己也笑了。



TBC


查看全文请戳这里

评论(11)
热度(436)
  1. 灰大姨灯迟 转载了此文字

© 灯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