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DMHP】The Standard You Walk Past/前行之锚(Ch 03)

查看全文请戳这里


Chapter 3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不要皱眉。“梅丽莎,魔杖该对着人形靶,而不是你的同学们。”

 

这是一个星期五的晚上,大厅里因三十多个决斗俱乐部的成员呼出的空气和身体的热度而变得颇为潮湿。哈利知道弗立维教授和纳威也在这里的某处,但他仍感觉该死的就好像只有自己在这儿一样。梅丽莎,一个四年级的格兰芬多,听了他的话后看上去挺机灵地点了点头,但他确信她绝对会忘记,然后他又得把另一个学生从咒语下解救出来。

 

“哈利,先生?你能帮帮我吗?”

 

微笑,哈利。

 

这一整天的感觉糟透了:他很早就从梦中惊醒——虽然这已经持续了一周多了,再次看到马尔福在书桌前学习。他们仅仅互相点头致意——这就够了!当他想着是不是该说点儿什么时,马尔福就那么直直地看着他,甚至没有假笑,这让他感到自己很蠢。两节连堂的魔药课是个灾难,变形课上他又荒谬地觉得很疲倦,竭尽全力才避免了一个禁闭。

 

“先生?”

 

哈利转身,冲一个二年级的赫奇帕奇点点头。他掷出了今天的第九个盔甲护身,看着这女孩艰难地打破了这个咒语。在她之后,还有一大堆二年级生渴求着他再次施展防护咒语;接着他还需要去看看那些冲他抛来媚眼,根本没在进行决斗练习的六年级女生;与此同时,该死的扎卡赖斯•史密斯和杰弗里•胡珀正对着他们的人形靶抛掷一些幼稚的变形咒——

 

感觉到有人在他肩上拍了一下,他突地转身,因受惊吓而举起了魔杖。

 

纳威冲他倦怠地笑笑。“你最好还是把魔杖放下,哈利。”

 

哈利羞怯地放下了魔杖。“没错。”

 

纳威点点头,顿时大厅里充斥着他的声音。让所有学生都离开足足花了十分钟,因为大部分人都希望得到最后的建议。当哈利、纳威和弗立维教授将长椅和桌子移回原位时,金妮露面了。于是纳威快速地奔向她,随即跟哈利道别。

 

“哦,哈利?”金妮叫道,“别忘了明天的魁地奇训练。”

 

哈利挥挥手。“好的,我知道了。”

 

金妮开开心心地冲哈利和弗立维教授挥手,挽着纳威离开了。

 

“干得好,哈利。”弗立维教授说道,他轻挥魔杖,最后一张桌子也回到了原位,“下周我要检测一下四年级的学生,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已经准备好上高级班了。你介意暂时做两周的决斗示范吗?”                                                                                                                                                                                                                                                                                                                                                                                                                                                                                                                                                                                                                                                                                                                                                                                                                                                                                                                                                                                                                                                                                                                                                                                                                                                                            

 

哈利摇摇头。“当然不介意。晚安,教授。”

 

弗立维教授点点头。“晚安。”他迅速向门外走去,哈利紧随其后。在他们身后,大门嘎吱嘎吱地关上了。

 

*

 

罗恩和赫敏在八年级公共休息室里,坐在紧靠着左侧壁炉的一张桌子旁。赫敏立刻就看到了他。作业,她隔着房间用唇语示意。哈利点头,快速地走向寝室。他打了个手势使门打开,然后奔向桌子前寻找自己的东西。

 

马尔福的床帘已经拉上了,就跟平常一样。他又看了一眼马尔福的桌子,完全空着。哈利皱皱眉。他看到过马尔福坐在那里学习,花费了比以前更多的时间。而他自己的桌子此时此刻却该死的乱作一团。他飞快地检查了一下活点地图,是的,马尔福确实正在床上。

 

哈利舒了口气。至少他还没出现幻觉。他扫了几本自己的书,快步回到了公共休息室。

 

当他在罗恩身旁重重地坐下时,赫敏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而前者正一手拿着羽毛笔一手抓着饼干,含糊不清地冲他打了声招呼,随即低下头躲避赫敏的视线。哈利立刻开始写起了三天后的星期一要交的变形课论文。他知道如果他在星期天晚上的最后一分钟之前完成它的话,赫敏就会感到满意的。

 

然而没过多久,赫敏站起身来。

 

“我们早点儿结束吧,”她说着,双颊通红,“今天是星期五呢。”

 

哈利露齿而笑,给了罗恩一个尖锐的眼神。“如果你都这么说的话。”

 

赫敏看了看罗恩的手,翻了个白眼。“好好休息行吗,哈利?”

 

“当然了,”哈利淡淡地回答道,“你们俩先上去吧。我还想完成论文。”

 

赫敏轻轻地碰了碰他的胳膊。“这是为你好。就只是,一定要睡个觉,好吗?”

 

他点点头,垂下视线看向他的论文。内心深处有个小小的部分希望赫敏和罗恩能继续陪他回到床上。

 

“晚安,伙计。”罗恩说着,然后他和赫敏消失在了楼梯间。

 

哈利始终倍感沮丧,但最终还是回到了床上。

 

*

德拉科看着一个肥胖的麻瓜男人打了小哈利一耳光,就因为他没能将培根完美地切成片。哈利喃喃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男人咆哮着,一脚踢在了哈利的膝盖窝里。“滚回碗柜里去,男孩!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来!”

 

当他们靠近楼梯下的碗柜那扇乳白色的门时,梦境扭曲了,接着又回归原样。这个男人,弗农——德拉科在上一个梦境里听到有人这么叫他——用力打开门,哈利一走进去,他就猛地关上了门。

 

德拉科也进入了这个小得没法站直的黑暗空间,他意识到一个可怕的事实:这儿实际上是波特的房间。而波特所处的环境里,只有“怪胎”“没人会爱你”之类的话语充斥着。德拉科的心都要碎了,因为他的母亲决不会对他做出这种事,甚至他的父亲都不敢,相反,对父亲来说任何对他的继承人造成的危害都会导致他的仇恨。

 

德拉科坐到床上,将小哈利抱上他的大腿。他再度唱起那首关于星星的摇篮曲,直到小哈利不再哭泣,不再颤抖,不再抽噎。

 

德拉科醒来时,波特在他面前蜷成一团,显然在夜里他不知怎么地打破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波特面颊上已经干了的泪痕让发生的一切尤为真实,德拉科感觉胃沉了下去。

 

在那一瞬间,他发自内心地恨起了自己。以他应有的智慧及斯莱特林特性,他当初竟然未能理解到正确的信息,反而说了些不知道什么东西来发泄自己的怒火。

 

为什么波特没有纠正他?为什么波特还要来救他?

 

德拉科将波特送回他自己的床上,用湿巾擦去他的眼泪。把波特塞回他的被窝都快成固定仪式了:为他整理被子,施一个温暖咒,短暂地沉溺于波特的发丝轻拂过自己的指尖的感触。

 

然后为此叹息。

 

他做这些只是为了偿还他欠波特的生命之债,绝没有更多其他的想法。

 

*

 

哈利在星期六早上醒来,再度有种明显的怪异感。他的毛毯还盖在身上,感觉舒适但奇特,因为似乎在过去的这一周里,他仍然像以往那样踢开过它们。他甚至觉得有点饿,这更不正常了,而且还有一段旋律在他脑海中回响。

 

哈利翻了个身,面对窗户——以及马尔福空了的床。太阳早已升起来了,整个空荡荡的房间——朝向东方——溢满了金灿灿的光芒。

 

这真的很怪,简直成谜。马尔福的桌子,空着;马尔福的床,帘子大开。如果没有马尔福床头柜上的那些石头,没有对面床底下马尔福的行李箱,没有衣柜里挂着的那些他觉得属于马尔福的衣服,哈利都会认为自己是这个房间里唯一的学生了。好像战争结束以来,他和马尔福之间的交流用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他忽地有种似曾相识(*原文为法语déjà vu,有“似曾相识,记忆错觉,旧事幻现”之意)的感觉,于是拿出了活点地图,果然没在房间里发现属于德拉科·马尔福的小点。

 

十五分钟之后,哈利溜进了厨房。

 

厨房里正忙乱着,家养小精灵在不知疲倦地工作,空气里弥漫着烤面包的芬芳。哈利的视线很快被一个平静地坐在桌旁的马尔福所吸引。

 

马尔福似乎对于见到哈利颇感吃惊——他灰色的眼睛滑稽地睁大,嘴唇几乎要抿成——但随即他的面色又恢复了冰冷一片。他冲哈利简短地点了下头,便收回了目光。

 

哈利眨眨眼,但马尔福一言不发。

 

没有辱骂。甚至没有假笑。

 

马尔福的脸上一片空白,神情和战后审判中他顺从地坐在威森加摩面前静待自己的判决时如出一辙。那会儿唯一让他有所震动的瞬间是哈利站出来为他辩护时。随后哈利归还了他的魔杖,他勉勉强强地冲哈利致谢,但当哈利伸出手时,他眯起了双眸。

 

然而现在,他面无表情。

 

哈利很快将视线从马尔福转移到眼前的家养小精灵身上。闪闪冲他眨着那双大大的眼睛,双手搅作一团。“哈利主人要吃早餐吗?”

 

哈利再度看了一眼马尔福,对方的头已经移开了。“好的,谢谢你,闪闪。”

 

闪闪点点头,领着哈利来到马尔福坐的桌边。另外两个家养小精灵隔着桌子从马尔福那边递过来一些食物、一壶饮料和一个杯子。哈利有点不好意思地接过它们——他也许是打扰到马尔福了,因为靠得近了,他才发现铺在桌上的羊皮纸和书。但他坐下时马尔福没有抬头,他便将之作为马尔福对于他安静的陪伴不情愿的默许。

 

他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听着家养小精灵们吵吵嚷嚷着,马尔福的羽毛笔在纸上划出细小的声音。某个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着迷于马尔福纤长的手指、精准的发音以及优雅的书法。他羞愧地想着教授们看到自己写的字时会有的感受。马尔福转头看向某本书,他不由注视着对方淡金色的头发,那已经长得足够遮住眼睛了。马尔福不再把头发往后梳了,看起来也就没有那么柔顺笔直,而是蜷曲在耳际。

 

哈利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再进食了,颇有点儿吃惊。而马尔福始终在学习,不曾看向他的眼睛。

 

哈利站起身来,椅子在身后发出吱吱声。他再次看向马尔福。“嗯,再见。”他说道,接着立刻闭嘴。

 

马尔福抬眸,(耶!),点点头,(又是点头?),又垂下了视线。(唉。)

 

怀着一丝郁闷,哈利向家养小精灵们道谢,回到了八年级的公共休息室。

 

他坐下来,和马尔福,待在了同一张桌子上。

 

超过十五分钟。

 

没有互相谩骂或者施咒。

 

(虽然马尔福根本没说话,他自己也没说太多。)

 

通往宿舍的最后一段路他几乎是跑完的,他忍不住想再检查一下活点地图。当他发现马尔福还在厨房时,不由得感到一阵淡淡的失望。

 

我该找个理由待久一点的。

 

*

 

波特一离开厨房,德拉科就忍不住呼出一口无意识屏住的气。

 

既然波特终于走了,他也就得以放任自己陷入小幅度的恐慌之中。为什么波特也到厨房来了?为什么波特要坐在这张桌子旁?又是为什么波特要一直盯着他?

 

德拉科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头发,它们依然完美无缺。

 

难道波特发现自己在梦游了?

 

德拉科僵住了。要是他真发现了该怎么办?

但他并没有说起任何事,相反,他只说了几句话。德拉科推断他根本没发现什么,而且如果自己能小心点儿,他永远也不会发现。

 

但是德拉科知道自己向来缺乏运气。如果他继续留波特在自己床上睡觉的话,迟早会被发现的。他也没那么该死的乐观,觉得波特会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善意的。

 

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把波特送回他自己的床上去,或者重新设立驱逐波特的防护咒。

 

*

 

上床之前,德拉科在床脚到最近的一面墙之间施了个驱逐咒,又拉上了朝向波特那边的床帘。

 

然而,当发现波特倒在驱逐咒范围之外的地面上时,他还是醒来了。这家伙蜷缩在那儿,使得他终究屈服于睁眼的欲望。他咬紧牙关,将这家伙漂浮到“非德拉科所有”的那张床上,将沉眠的救世主放进乱作一团的被窝里,再坚决地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几个小时之后,德拉科再度被迫醒来,发现波特正倒在自己的床脚边,对此他真是一点儿也不惊讶。

 

操你的,波特。你就是想把一切搞得这么艰难,对吧?

 

德拉科盯着这个唾液都滴到了地板上的人。冰冷的地板。最终德拉科不情愿地起身,消除了驱逐咒,一把捞起波特,将他放到了自己床上。

 

波特的呼吸平静下来。

 

该死的波特和该死的世界。你最好让我足够好运来面对这一切,而且别杀了我。意识到自己的请求有多愚蠢时,德拉科忍不住想笑了。

 

*

 

哈利醒来,感到疲惫、易怒和一点点疼痛。阳光从窗户间倾泻而下,他起得太迟,赶不上马尔福了。

 

早餐时他根本没有胃口,麦片粥就像没有味道一样黏在唇齿间。看向斯莱特林的长桌时,他转而喝起了一杯咖啡。这个学院今年人很少,各个年级的学生紧密地坐在一起。但他没看见马尔福。

 

今天星期天,大部分学生都还在睡觉,但他看到过马尔福在日出之前就起床——

 

“嘿,赫敏。”

 

他在意识深处微微瑟缩,迟钝地反应过来他刚刚打断了赫敏的话,而他之前根本没专心听。但赫敏只是好奇地看向他,面上毫无恼怒的神情。

 

哈利不好意思地眨眨眼。“你们看见马尔福了吗?”

 

罗恩气急败坏地咬了一口培根。“为什么你要问我们?你才是他的室友啊?”

 

赫敏有点恼怒地摇了摇头。“你不是又在对他着迷了吧,是吗?”

 

哈利皱眉。“当然没有!”他抗议道,“我只是……意识到我都没怎么在房间里见过他。只有在课堂上我们才会碰面。”

 

赫敏冷静地看了哈利一眼。“这么说的话,我倒是更经常见到他。”她缓缓开口,“他也在上如尼文和数字算命法,还有黑魔法防御课和魔药课。”

 

哈利眨眨眼,他完全想不起曾在黑魔法防御课或者魔药课上看到过马尔福的身影。他在赫敏的注视下耸耸肩。“不好意思,所以你是在说——?”

 

赫敏的眼神闪烁,又回到了之前被哈利打断的谈话中。

 

如果马尔福选择早上在厨房里学习,他有可能也在那儿吃早饭。这其实不是个坏主意——这意味着哈利能够安安静静地吃个早饭,而不必被拉入无休止的谈话中,不必收取如同雨点一般纷纷落下的信件,不必又被要求签个名(至少他现在签名要收费了——罗恩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可以向战后孤儿基金会捐款)。哈利突然有了一个打算。

 

*

 

当他在午饭时瞧见马尔福坐在斯莱特林长桌最靠近教授们的那一头时,哈利几乎要庆幸地跳起来了。马尔福坐得笔直,神色冷漠。在他周围,其他学生显而易见都避开了他。他进食的样子看上去很迷人,熟练、迅速,又带着某种优雅。时不时地,他会抬头打量一下大厅,有一次哈利甚至无意中撞到了他的视线。他顿时盯住了哈利,对于自己被发现这件事有点儿不适,哈利犹犹豫豫地偏了偏头。他好像有点吃惊,但很快也点头致意,随即中断了他们之间的注视。

 

在那之后,哈利确信马尔福的视线总是在自己周围逡巡。但每每哈利回看过去时,他早已看向了别处。

 

晚饭则像是午饭时可怕的重复:马尔福坐在长桌尽头,周围是一个明显的屏障圈,而哈利正竭力不要撞到他的视线。一吃完他就离开了,哈利恨不得立刻跟着他也离开这里,好回到他们的房间。

 

哈利几乎是带着一种隐蔽的不耐烦等着赫敏和罗恩吃完,或者也许,并没有那么“隐蔽”:

 

“哈利,你怎么了?”赫敏隔着桌子问道。

 

“呃——”哈利被呛住了。他看向自己的盘子,几乎没怎么动过。“就是有点儿累了。”他喃喃道。

 

赫敏给了他一声不赞成的“嗯”,又看向罗恩。哈利跟随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罗恩还在吃着,几秒钟之后,他才缓缓抬头。

 

“怎么?”罗恩问道。

 

赫敏冲罗恩翻了个白眼,但还是伸手在他的胳膊上爱抚了一下。她转向哈利。“为什么你不先回去呢?直接回床上去吧。”

 

“嗯——好的。”哈利快速地站起来,感觉有点作呕。“对,回床上。”他无力地赞同道。

 

“如果你觉得不舒服的话,我们可以带你去医务室。”赫敏皱着眉头补充道。

 

哈利保证地微笑。“我会好的。”

 

赫敏回以微笑,罗恩含含糊糊地说着“晚安”。

 

哈利从格兰芬多的长桌边离开,左侧传来一阵宛如合唱般的“再见,哈利”。他挥手向那些人致意,这是他唯一能做的,而不是把胃里仅剩的东西吐在地板上。

 

走廊上空得令人庆幸,哈利偷偷溜进公共休息室,没有理会画像在身后的大惊小怪。整个宿舍也空荡荡的,他穿过公共休息室,爬上楼梯,走向自己的房间。

 

哈利的手停在了门把手上。有光透过门缝漏出来,他竭力克制住恶心和激动混杂的不适感。

 

他打开了门。

 

他立刻就注意到房间里唯一的动向——与此同时浴室的门也被打开,马尔福穿着白色的T恤和长裤出现了,与其身后黑黢黢的浴室形成鲜明的对比。

 

马尔福有些震惊,略微退缩,双目睁大。他拿出了魔杖,警惕地举高,不假思索地指向哈利的头。

 

哈利一瞬间回想起六年级,这和当时似乎很像,却又截然不同。他飞快地退后一步,双掌朝上。“该死,不好意思。”

 

马尔福的眼睛眯起来。他没有移开魔杖,但手放低了。他依然注视着哈利,非常缓慢地拉上了浴室的门。

 

哈利感到有点局促,随即踏进了房间,关上身后的门。“我猜你要去床上了?”哦,好极了,哈利,你他妈的在说什么啊?

 

 马尔福没回答他。相反,他只是承认般地偏偏头,随即轻轻穿过房间——经过哈利——来到窗边自己的床上。床帘已被拉起一部分,恰是面朝哈利的床的那一部分。

 

马尔福看向他时,哈利依然站在门边。他们的目光相遇。

 

此时他们已不在大厅,哈利无法假装自己没在看马尔福。

 

马尔福抬起一边眉毛,而哈利的自动反应竟是皱眉。他远离门边,也远离马尔福,来到自己的床边躺了下来。他移开头,低声说了句“晚安”。床帘拉动的声音打断了他们之间的无声交流。

 

哈利飞快地整理好床铺,恶心感此刻强烈地压迫着他。他取下眼镜小心翼翼地放在床头柜上,低声呢喃着平常施展的无声咒。他能应对有马尔福存在的另一天的。头疼将他卷入并不安稳的睡眠。


TBC

评论(7)
热度(289)

© 灯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