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DMHP】The Standard You Walk Past/前行之锚(Ch 04)

此章必须感谢 @VARIATION 姑娘的beta,在她的帮助下我改掉了很多基本错误。【是的!我!从此也是个有beta的人了!


另外经(๑• . •๑)姑娘的提醒,加了个专门的tag。因此查看全文请戳这里




Chapter 4


 


哈利再度梦到碗柜。但是……他并非孤身一人。还有人也在那儿,那人有着修长四肢、坚实胸膛。直到现在,他仿佛还能听到胸腔共鸣产生的嗡嗡声。他记不得梦里那首歌的歌词了,只记得些片段——我愿为你铺设星辰——但他很喜欢。听起来很美。


 


他在太阳初升后醒来,恶心感已经没有了。整个房间沐浴在灿金的阳光之中,一时间他觉得自己的心情也是如此乐观。噩梦没有那么糟糕,他甚至睡了一整晚。


 


哈利冲自己微笑起来。


 


“伙计,你在哼什么呢?”魔药课上坐在他旁边的罗恩问道。赫敏坐在另一边,她给了罗恩一个恼火的眼神,才转头翻起了她的魔药课本。


 


哈利抬头,露齿而笑,嘴里依然哼着。“我也不知道。这调子在我脑中挥之不去。”


 


“是吗?”这时罗恩的魔药一个劲儿地冒泡泡,他咒骂着飞快转移了注意力。哈利却注意到马尔福走到教室的前方,将自己的玻璃瓶放在讲台上。甚至赫敏也注意到马尔福完成得很快,因为她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马尔福看到他,点点头,一言不发地溜出教室。哈利困惑地看向斯拉格霍恩教授,但他似乎并没有在意,即使他就站在门边的一张桌子前。相反他意识到哈利在看自己,便疾步走了过来,喋喋不休地大声夸耀着哈利的进步有多明显。哈利暗暗地皱眉了。


 


*


 


这天哈利起得够早,马尔福还在自己的桌前学习。事实上,他是忽地跳下了床,令马尔福大为震惊,差点从椅子里摔出去。


 


眩晕感混杂着让马尔福有其它反应的成就感使得哈利露齿一笑,虽然马尔福给了他一个面无表情的注视。


 


“早上好,”他迟钝地说着,飞快地看了一眼窗外,“——或者,嗯,还算不上真的到早上了,但是——”噢耶!他瞥见马尔福的左边唇角翘了起来,虽然只有一点点。哈利的笑容加深了。


 


突然意识到为此而笑是多么奇怪,他猛地转头避开,马尔福转了转眼珠,再次俯身回到桌前。


 


依然倍感愉快,哈利哼着歌前去沐浴。睡得早一点好像就会睡得好一些,他满怀希望,也许从此可以告别那些无法安眠的夜晚了。


 


*


 


哈利从浴室出来时,发现马尔福正在收拾书包。


 


“马尔福——”他不假思索地开口。


 


马尔福转身,困惑地挑眉。


 


“呃,你是去厨房吗?能不能等我一下?”


 


马尔福打量着他,也许是在探寻他是否有恶意,但哈利确信自己丝毫也没有,不再有了。


 


马尔福缓缓点头。哈利给了他一个放松的微笑,为此他又翘起了唇角。


 


*


 


哈利简直想要拥抱这些隔了一张桌子安排他们俩的位子的家养小精灵,此时他们正相对而坐。当马尔福吃完早餐开始学习时,他也欢欣鼓舞地拿出了课本。


 


马尔福看着他。而他只是羞怯地笑笑,空着的那只手抓了抓头发。最终马尔福安静地叹了口气放弃了,哈利得以认认真真地研究起他的作业。


 


实际上,哈利学习得如此认真,以至于被一只骤然飞进厨房里的大猫头鹰吓了一跳,它停在了桌上,带来一阵呼呼的气流。哈利立刻注意到,马尔福看上去不再那么苦恼了。他侧过身来,嘴里轻声哼着,纤长且苍白的手指抚摸着猫头鹰的羽毛。这只鸟儿只是夹紧了翅膀,他轻轻偏头,飞快地移开面前的东西。


 


另一阵气流拂过,哈利手忙脚乱地保护着自己的羊皮纸不被吹到地上,这猫头鹰已经飞到了厨房的另一头,家养小精灵们立刻吵吵闹闹地包围了它。这真是讨人喜欢的景象。


 


他转头,看见马尔福正翻阅着一张报纸。哈利皱眉。是该死的《预言家日报》。不过令他宽慰的是,马尔福很快丢开它,转而看起了《唱唱反调》。


 


哈利施了个显时咒——意识到赫敏和罗恩已经在等着他一块儿去吃早餐了。他略带愧疚地放出了守护神,迅速收拾起自己的东西。


 


“我,呃——”哈利开口,很快得到灰色眼眸难以辨明感情的注视,“呃……待会儿再见,马尔福。赫敏和罗恩还在等我——”他打住了话头。他怀疑马尔福是否在意自己的离开。


 


马尔福静静点头,又将注意力转移回自己的事情上,显而易见是在下达逐客令。他的面孔再度变得空白,一点儿也没有就在几分钟之前哈利曾见到的那种生气了。一瞬间,哈利想要改变主意,什么也不管就坐回去。然而他已经通知赫敏和罗恩会在大厅里跟他们碰面。他摇摇头,留下马尔福与家养小精灵和一只鸟为伴。


 


*


 


每当哈利早起,他就会跟着马尔福一块儿去厨房吃早餐。但他再也没能够通过突然跳下床的方式来吓到马尔福了。马尔福也不会再翘起唇角,轻翻白眼,又或者展露怒容。这些清晨很快变成了对一只巨大的猫头鹰恼人的等待,它会捎来自己带来的所有东西。而这是哈利唯一能看到马尔福阴沉的神色变得柔软的时刻。有一次,这只鸟甚至用嘴喙碰了碰马尔福,而马尔福回以明显的微笑。


 


与马尔福向猫头鹰,甚至是家养小精灵倾注的注意力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哈利被忽略了。他仅仅能在一天的开始,猫头鹰飞来,又或者是他必须去见他的朋友们时获得几个表示知晓了的微微点头。


 


哈利需要做点儿别的什么事。什么不同的事。他需要马尔福开口说话。


 


*


 


波特开始陪着德拉科一起去厨房吃早饭,为了“学习”。然而,他总是离开得稍早一些,去见他真正的朋友格兰杰和韦斯莱,而这总是让德拉科觉得苦涩。


 


尽管他很明显是在提议发展一段“友谊”,但波特从未在他人的视线中靠近过德拉科。


 


然而每个夜里,毫无例外,波特都会紧闭双眼,昏睡着步伐不稳地来到德拉科床上。无意识地信任着德拉科,蜷曲在他的毛毯里沉眠,就像这儿很安全似的。当然,难道波特还可以梦游到韦斯莱的床上吗?亦或是格兰杰的?


 


也许我只是最近的热源,德拉科嘲讽地想着。


 


他写信向他的母亲询问过那些梦境。但她并没有查到多少关于进入他人梦境的资料——她提到可能是幻觉或者是摄神取念,也怀疑有一些魔药或血缘魔法能做到德拉科向他询问的事。她承诺会继续在家里的图书馆里查找这件事,还会发动父亲一起来研究。显然她并没有问德拉科为何想要知道这个,但她既然不问,德拉科也就不说。


 


一天早上,特希尔带来了潘西、布雷斯以及格雷格的信,德拉科感到一阵温暖和放松——只是因波特在场而被略略冲淡,虽然他总是会在特希尔来时离开的。他打算等到下课后再打开信品读,但这些信带来的希望将成为支撑他度过这一天的动力。


 


吃过晚餐,在他私密的床上,他打开了那些信。潘西和布雷斯都去了布斯巴顿,从威森加摩的报复中幸免于难。他们在那儿过得很好,德拉科为此感到高兴——就假设他们不会像他可能会做的那样在信里撒谎吧。他们寄给他一些星石,德拉科将它们与自己的月长石放在一起。格雷格放弃了正统的学术教育,直接去魔法部开始了他的试用期,他目前在罗马尼亚从事龙的保护工作。德拉科猜想在经历过失控的厉火之后,龙焰对他来说可算是相当温和的了。格雷格寄给他的照片远多于文字,但德拉科珍惜这些东西,就如同珍惜潘西和布雷斯给他的一样。他的面部肌肉扯出陌生的微笑,将这些信件和照片叠放进床头的抽屉里,准备明早再回复它们。


 


*


 


“马尔福先生。”伯里奇教授低沉有力的声音响起,在因其他学生们忙着练习咒语而显得闹哄哄的防御课教室里犹如一道暗流。但哈利还是听见了。


 


他立即停下,并示意罗恩也做了同样的事。


 


“马尔福先生,你怎么又没有搭档?”伯里奇教授说着,双臂交叠,“我从来没看到过你参与练习。我可不希望我的课堂上有偷懒的人!”


 


马尔福平静地注视着她,但未置一词。


 


伯里奇教授将魔杖拿在了手上。


 


该死的说话啊,马尔福!哈利都想叫出来了。


 


马尔福还是没有开口。相反,他半侧过身,一面镜子出现在了远离其他人的一面墙上。他做出决斗的姿势,投掷出他们学过的所有攻击咒语,并在这些咒语反弹回来时施展出防御咒语。


 


哈利的嘴张大了。


 


“什么——?”罗恩问道,跟随着哈利的视线。


 


“马尔福,”哈利吸气,“应该参加决斗俱乐部。”他们一起看着最后一簇魔法的火花消逝,镜子也缓缓不见。


 


伯里奇教授却依然皱着眉。“觉得自己足够优秀了?那么离开吧。显然你不需要任何帮助了。”


 


马尔福点头,冷静地收拾起自己的东西。他遇到了哈利——还有罗恩——的目光,在离开房间之间,冲他们挑起一边眉毛。


 


“哈利,罗恩,”赫敏训斥道,“专心。”


 


哈利从门边转身,但他忍不住摇了摇头。“但是,马尔福——”


 


金妮看了一眼哈利,又看了一眼赫敏,神色困惑。“怎么了?”


 


“马尔福刚刚离开了。”罗恩回答。


 


赫敏的嘴抿成了一条细细的线,她看向伯里奇教授正在指导的一对学生。


 


金妮耸耸肩。“那又如何?”她的眼里突然开始闪光,“哦,别告诉我哈利又开始跟踪他了?”她戏谑道。


 


“没有!”哈利反驳。他挥手发出嘘声赶走他们。“回去练习吧。”


 


赫敏终于开口了。“马尔福无法拥有一个搭档。这堂课上的学生人数是个奇数。”她转身面向金妮,重新开始练习,罗恩耸耸肩,也回到哈利对面,准备好了魔杖。


 


但是哈利无法停下思绪。哦,他足够专心于攻击和防御,但赫敏的话不断在他脑海中回响。


 


马尔福无法拥有一个搭档。


 


这一年马尔福从来没有过搭档。从开学以来,哈利就没见到马尔福和其他人在一起过,而哈利与马尔福的交流如此有限,因此他不太确定自己的陪伴是否能算数。


 


马尔福是斯莱特林学院里唯一一个回来的八年级学生。除开那只猫头鹰,除开那些家养小精灵,马尔福总是孤身一人。帕金森、扎比尼还有高尔是抛弃他了吗?


 


接着哈利想到自己可以做些什么了。


 


*


 


第一步是在得到“不那么面无表情”的马尔福的注视后,不再离开,而是留下来。他已经告诫罗恩和赫敏不必在早上等他。赫敏给了他一个奇怪的理解了的眼神,而罗恩则很容易就被哈利想早一点儿在厨房里吃早餐的想法说服。


 


马尔福在意识到哈利不会跳起来离开的时候眯起了眼睛。哈利耸耸肩,暗自希望显得若无其事,然后继续写起了他的作业。


 


接着,当马尔福起身准备去上他们的第一堂课时——哈利也站了起来。


 


“我们第一堂课都是魔药,所以我不妨跟你一起过去,可以吧?”哈利低声说道。


 


马尔福看着他,就好像他疯了。


 


哈利紧张地调整着站姿。如果这个计划不起作用,那下一步甚至都不用开始了。“呃,你知道这样还挺尴尬的,两个人要去同一个地方,而且——”


 


马尔福移开视线,他示意哈利跟上自己。


 


哈利露齿而笑。


 


他们赶在上课的人潮之前去往教室,因此走廊上只有勤勉的拉文克劳们。到魔药教室时,斯拉格霍恩教授还没来,门也还锁着。给了哈利一个难以揣摩的眼神后,马尔福倚靠在墙上等待着。鉴于他之前略有退缩的表现,当对方站到自己身边来时,他颇感惊讶。


 


“呃,你有为这堂课做好准备吗?”哈利终于开口。


 


马尔福轻轻点头,但不发一言。


 


“有时候我就是学不好魔药课。”哈利喃喃道,“我打赌这门该死的课多半是有知觉的而且想找我的茬。”他飞快地看了一眼马尔福,注意到对方的嘴角正在抽搐。


 


他们在静默中站着。其他人渐渐到来时,马尔福给了他一个眼神,但别的什么也没做。最终,斯拉格霍恩教授出现了。


 


“制作魔药,早上的第一件事。”他快活地说道,“今天来得挺早,啊,哈利?”


 


哈利很快意识到马尔福已经溜进教室去了,留下他一人面对斯拉格霍恩教授。“呃——对啊。”


 


“快进来吧。”斯拉格霍恩教授喜气洋洋地接着说道。


 


其他学生依次进入教室,赫敏突地拉住了他的胳膊。


 


“早餐怎么样啊?”她飞快地问道。


 


罗恩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插嘴说道:“我们看到的该不是马尔福吧,是吗?”


 


“是的?”哈利无辜地回答,“我只是在闲逛来着。他是我室友嘛,就像你说的。”


 


罗恩咕哝着:“没错,但是——”


 


“麦格教授不是希望看到学院之间的合作吗?”哈利坚持。


 


“上课了,今天我们要——”斯拉格霍恩教授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


 


赫敏的眼睛睁大了,飞快地转身面朝前方,并强迫罗恩也跟着做。哈利放松地坐回自己的位置。


 


*


 


波特再次留在厨房里陪着自己,而不是跑出去见格兰杰和韦斯莱时,德拉科感到一阵极淡的暖意。


 


而接下来的一整周波特都这么做了。德拉科一度怀疑波特是不是觉得自己是个什么慈善项目,但他很难不会感到被保护,当波特变得……多多少少像个朋友。


 


当他和波特一起去上课时,他确实感受到了来自其他学生的视线,梅林,他其实暗自为此得意。他终于能够稍微放松警惕了,因为那些人还没那么天真,敢在他们的救世主面前对付德拉科。


 


似乎就连伯里奇教授也听闻了他和波特之间不再敌对的风声,因为她仅仅眯眼打量他一下,就放任他在其他学生成对练习时在教室里静静地阅读。


 


当德拉科打算仔细思索一下自己崭新但奇怪的生活状态时,他意识到这感觉倒不如说是愉快的。


 


*


 


星期一那天醒来时,哈利的脑海中回响着另一首歌的调子。不同于那首关于星星的庄重的歌——这首歌更为轻快,其内容是对蔚蓝天空和变幻成龙状的蓬松白云的探索。这真是恰当极了,因为他梦到了摄魂怪。


 


马尔福坐在书桌边,荧光闪烁金色的光芒和银色的月光衬得他的头发看起来更为飘逸,然而当哈利摆头时,那光泽也移动了。到该出发的时候,马尔福耐心地等着哈利把他的书塞进包里。家养小精灵已经将他们的早餐并排放在一起,而不是隔着一张桌子。正当哈利为此不安时,马尔福翘着唇角落座。哈利突地有种疯狂的冲动想要效仿他。


 


星期一意味着需要进行魔药制作,作业也该交上去了,因此哈利拿出了他的课本、魔药学参考书和只完成了一半的作业——赫敏看到这个会不高兴的。


 


正当哈利看着最后一个问题疯狂地翻课本时,马尔福叹了口气。他一把挥开哈利的手,自顾自地翻起了哈利的课本。最后他将书放在哈利面前,敲了敲其中一个段落。哈利眨眨眼,皱眉注视着他。“听着,我已经读过——”


 


马尔福挑起一边眉毛,直直看向课本,他苍白的手指滑向某个句子并且——


 


“哦。”哈利咬咬唇,脸红了,他重新抬头,“谢谢。”


 


马尔福翻了个白眼,做了个鄙夷的手势。


 


哈利露齿而笑。“格兰芬多蠢驴。(*Gryffindork. 对格兰芬多的侮辱性词汇。)”他替马尔福说道。


 


马尔福的眉毛挑得更高了。哈利小心翼翼地保持着他夸张的表情。片刻之后,马尔福发出安静的声音,他的嘴唇又翘起来了。


 


“嘿!”哈利带着愉快的嘲弄口气回答,“哦,我想魔药学的存在只是为了挫败你。”他继续说着,竭力模仿马尔福那种慢吞吞的腔调,“巫师界的救世主,却无法战胜区区一本书。”他摇着头,表达出明显的不赞同。


 


马尔福没有笑,但他的眼睛被点亮了。


 


他们结伴前往早晨的魔药课的路程终于变得友善起来。斯拉格霍恩教授急切地跟哈利打招呼:“你好啊,哈利!”然后完全忽视了马尔福。


 


马尔福看了一眼斯拉格霍恩教授。他给了哈利一个小小的假笑,随即溜进教室,再次留下哈利独自一人勉力支撑。


 


*


 


星期三早上一只猫头鹰飞进厨房时,哈利只有一点点吃惊了。马尔福抬头,当他取下信和包裹时,露出的极小微笑甚至令哈利无法移开目光。马尔福打开了最大的那个包裹——里面是个用黑木制成的盒子。他看了一眼哈利,随即打开了盒子。昂贵的巧克力的香气立刻包围了哈利,他意识到这是马尔福的妈妈寄给他的众多包裹之一。他陷入恍惚,直到马尔福挑眉推了推他,做出了一个分享的手势。


 


“要给我一颗?——当然了,波特。”哈利自言自语,他摊开掌心,“你先吧,马尔福。”他学着马尔福挑眉。“哎呀,波特,你竟然真的会有礼貌。”


 


马尔福回以一个假笑,他拿起一颗做成龙的形状的巧克力,将盒子推向哈利。哈利朝里面看了看,顿时吃惊了。他推测盒子被分成了好几层,巧克力们被放在锯齿状的凹槽里,而它们是狮子的形状!他立刻拿起了一颗。


 


哈利露齿而笑,他没法再挑眉了,但也无关紧要——“哎呀,你是多么格兰芬多啊,波特——无论如何你不该吃狮子!只有蛇才会吃掉狮子当作早餐,你不知道吗?”


 


鉴于马尔福向上的唇角,显然他认可了哈利的反应。


 


再度坐回去继续学习时,哈利第一次感觉他们像是朋友了。




TBC

评论(17)
热度(314)

© 灯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