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DMHP】The Standard You Walk Past/前行之锚(Ch 08)

查看全文请戳这里

Chapter 8

 

哈利始终不能忘记德拉科在星期六下午说的话。学校里有人想要袭击德拉科,而他自己就亲眼目睹过一次。当然,那群人本来是想攻击两个年轻的斯莱特林的,只不过又把矛头转向了德拉科而已。

 

我——我抓到了!我赢了,波特!德拉科愉快的想法在哈利脑海中响起,使得他的思绪回到当下。德拉科举起还在不停扇动翅膀的金色飞贼,那玩意儿在晨光中闪闪发亮,就像他的头发一样。

 

哈利飞向德拉科,嘴边挂着笑。“你得把每一次我赢你的都赢回来。”他伸出手指作势认真数了起来,“在第二学年有一次,在第二学年还有一次,在——”

 

德拉科眯起了眼睛。你该不会是故意让我赢的吧,是吗?

 

“梅林啊,不是!”哈利反驳道,他突地出手,从德拉科的拳头里抓走了金色飞贼,“我打算一直赢下去,让你永远也赶不上我!”

 

哦,你可以试试,波特!德拉科用扫帚撞了撞哈利的,把飞贼放了。

 

哈利听从了,张开了拳头。飞贼立刻从他们身边飞远。“准备——”

 

开始!德拉科打断了他。他迅速超过了哈利,留给哈利一阵扑面而来的漩流。

 

*

 

他们玩了四场:德拉科赢了两次,哈利赢了两次,最后他们精疲力竭地倒在球场上。德拉科再次抓住金色飞贼,朝着哈利有感染力地笑了起来。

 

哈利大笑着。“这次是平局。不如我们下周再打一次,怎么样?”

 

德拉科翻了个白眼,但他接着又微笑起来。他抬起手臂,将飞贼直指天空,沉思着看向那遥远的地方。哈利红着脸,头发蓬乱,却一直看着德拉科。

 

突然一阵鼓掌声打破了这一刻。

 

德拉科的眼睛睁大了,他突地坐起身,手里握紧了自己的魔杖。哈利则没那么优雅地爬起来,震惊充斥在他心头。

 

霍琦夫人微笑着走了过来。在她身后的看台上,站着一堆学生。他们什么时候来的?他们都看见什么了?当他们还在空中时,其中某个人是否曾试图向德拉科施咒?

 

“非常棒的表现,男孩们!”霍琦夫人很激动。“飞得太棒了,马尔福先生。还有我们永远的高手,波特先生。”

 

哈利回看向她,有点吃惊地接受了赞美。在余光里,他看到德拉科也是一脸震惊和茫然。

 

“谢谢,霍琦夫人。”哈利笨拙地回应,“我希望我们没有占用某个队伍的练习时间,我们有吗?”

 

霍琦夫人亲切地微笑。“完全没有。马尔福先生竟然没有指导斯莱特林队,真叫我吃惊。”

 

告诉她我没有时间。

 

哈利眨眨眼。“呃,德拉科没有时间。他……嗯……他想专心为终极巫师等级资格考试做准备。”

 

霍琦夫人震惊地来回审视着哈利和德拉科。“我理解。”她同情地说道。她走向场外,哈利和德拉科跟在她身后,手里抓着扫帚。

 

“如果你们俩想更长时间地继续追球比赛的话,欢迎你们来预定操场。”霍琦夫人说着,回头看向他们。

 

哈利点点头。

 

“你们俩怎么还不回城堡呢?经历了刚才的比赛之后你们肯定都饿了——我相信早餐还在供应。”

 

哈利飞快地瞥了德拉科一眼。“好的,谢谢,霍琦夫人。”

 

霍琦夫人微笑着,朝他们挥挥手。

 

“走吧,德拉科。”哈利迅速说道。

 

你该不会觉得我会穿成这样去大厅吧,啊?德拉科做了个鬼脸,指了指自己被汗水浸湿的衣服。

 

哈利摇摇头,冲德拉科被恶心到的表情轻声发笑。“我很希望,不过也不这么认为。允许你先去洗个澡。”

 

德拉科夸张地叹息。哦,太好了。

 

他们回到城堡时,哈利回望魁地奇球场,还能瞧见看台上的学生们模模糊糊的影子。

 

*

 

德拉科从浴室走出来,觉得自己终于完全干净了。而哈利之前则一直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此刻坐起身来,给了德拉科一个奇怪的眼神。

 

德拉科回报以尖锐的目光。干嘛?浴室是你的了。

 

哈利立刻移开了视线。“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否愿意跟我一块儿去图书馆。”他突然脸红了,飞快地加了一句,“还有赫敏和罗恩。我的意思是……星期天你一般都会待在图书馆,是吧?”

 

德拉科对哈利的最后一个问题回以缓缓的点头,但他已决定拒绝对方的提议。哈利也许不会介意他的在场,但格兰杰和韦斯莱很可能会。况且那儿有一堆哈利的粉丝。鉴于刚刚在看台上的那些人的表情,他可不该再和哈利老是待在一块儿了,否则有些人会更恨自己了。

 

“那么,就跟我——我们一起坐吧。赫敏和罗恩不会介意的。”在他说话时,哈利都没看德拉科一眼。

 

我还是不大愿意使我的学习受打扰。

 

哈利有点泄气。“哦。那你会去大厅——”

 

不!德拉科吃惊于自己的声嘶力竭。不。毕竟厨房才是整个霍格沃茨食物最美味的地方。我为什么不去享受一顿冷了的、迟来的早餐呢?

 

哈利愣住了。他的眼里闪烁着奇怪的坚定的光芒。“好吧。我陪你一起去厨房。”

 

你的朋友们呢?德拉科强调。

 

“他们能照料好自己。”

 

德拉科感觉有点被冒犯了。难道我不能吗?波特,如果你——

 

“梅林啊,不是!”哈利伸出一只手捂住了嘴,莫名其妙地再度脸红了,“就等等我吧,马尔福。”他假装瞪了德拉科一眼。

 

德拉科迅速倒进自己的床里。好吧,你这家伙。

 

*

 

“混蛋。”哈利低声道。但他还是迅速走进浴室,在关门前再次确保德拉科还在那儿。

 

当哈利出来时,德拉科还在房间里,只是已经没有躺在床上。取而代之的是交叠双腿坐在被子上,面前散乱地摆着一堆奇怪的石头。

 

看到哈利时,德拉科看上去有点吃惊,虽然只有一瞬。

 

哈利注视着那些石头。它们流光闪烁,流溢一片辉色。“我——如果你不介意我问的话——”

 

我介意。

 

哈利翻了个白眼,但还是坚决地继续开口:“这些石头是干什么的?”

 

跟你无关,而且这是宝石,可不是普通的石头。疤头。德拉科模仿着受伤的吸气声,试图打击哈利。但哈利只是好奇地看着他把这些石头在窗台边依次摆好。

 

德拉科回看向他,挑了挑眉。你忘记你要陪我去厨房的宣言了?动作太慢的仆从都该死。

 

哈利回以一笑。他从书桌上抓起早已收拾好的书包,快步走到门边,打开了它。“您请,殿下。”

 

德拉科假笑,但眼角里满溢着快乐。你倒很清楚自己的职责呢,我的仆从。

 

他们沿着已经很熟悉的道路向厨房走去。极其幸运的是,哈利没有遇到哪怕一个他必须交流的对象,这使得他们的路途跟清晨时分像极了:仿佛只有他们两人。

 

当家养小精灵们端来上午茶而不是早餐时,德拉科看起来觉得无法忍受。

 

天呐,哈利,你简直比我还嗜甜!德拉科直接坐在比正常桌子小得可疑的桌前,端起一杯茶打量着哈利。

 

而哈利只是耸耸肩。他早就放弃了想和德拉科一样优雅地进食的尝试,在打完一场魁地奇之后,他实在是太饿了。

 

德拉科突然侧首,看向哈利身后。他脸上的表情消失了,状似不经意地说道,你的朋友们,我猜。

 

哈利迅速看向自己的肩头,原来是赫敏那只水獭形状的守护神。

 

“哈利,你说好十点半在图书馆和我们碰头的。如果有变动的话给我们捎个信。”

 

啊,跑着去吧。德拉科不屑一顾地说道。

 

“一起去图书馆吧,德拉科。”哈利坚持。

 

德拉科冷冰冰地抿了一口自己的茶。我说了不去,波特。

 

哈利一脸怒容,从椅子上站起身,发出很大一声响。“你怎么回事?”

 

德拉科挑眉回击道,你又是怎么回事?

 

我喜欢你!在哈利脑海深处的某个小小角落这样叫道。他不自觉地脸红了,并且确信德拉科注意到了。

 

“很好,你自己待着吧。”哈利飞快地回了一句,试图掩饰自己的尴尬。

 

德拉科的眼神垂下了。你的朋友们正等着你呢,波特。

 

“是的,是的,他们是。”哈利把书包粗暴地甩在肩上,“午饭时见。”

 

也许。

 

哈利根本不想回答他,而是选择奔出了厨房。

 

冷冷的风迎头袭来。他停下脚步,靠在墙上。他的思想,他的心绪,正陷于一场激烈的混乱之中。一切明明进展得很好,他和德拉科,还有那场飞行。但现在这一切都变成了垃圾。他不该更强烈地感受到德拉科带给自己的悸动。但他应该保护德拉科——虽然德拉科并不喜欢这样,就算有他们在安多米达家开的玩笑作为缓和。他怎么能做到既和德拉科待在一起又不和他待在一起?

 

哈利握拳,认真考虑着一拳挥向墙壁的可行性。但他不能,因为赫敏看到自己受伤的手,会为此疑惑担忧。他不该让她担忧。他意识到在厨房外游荡一样会让赫敏担忧。他一边将和德拉科一起去次图书馆作为下一个目标,一边向图书馆的方向走去。

 

*

 

“哈利。”赫敏开口。

 

哈利猛地抬起头来,此时恰好被抓住,他竭力装作无辜地眨眼。“怎么了?”

 

她向前倾身,凝视着堆放在哈利面前的作业。“这起码是你这个小时里第四次查看活点地图了。”

 

“我——没有。”哈利防备地交叠双臂,而活点地图正铺在他的腿上,“我在写变形课的论文,就像你希望的那样。”

 

罗恩呻吟。“少来了,伙计。这就像重回到该死的六年级一样,你和你的那张地图。”他冲着哈利睁大了眼睛,“不……不会又是马尔福吧?”他的声音放低了。

 

“不是!”哈利立刻反驳。他飞快地卷起地图,把它塞进自己的袍子里。

 

罗恩怀疑地看向他。“我并不相信,伙计。”

 

赫敏坚定地说道:“就是马尔福,是不是?我听说你和他在早晨进行了一场找球手之赛。”

 

“真的吗?”罗恩大叫。不满的嘘声立刻包围了他,他连忙愧疚地捂住了嘴。

 

“早晨天气不错,而且我好久没打过比赛了。”哈利依然防备性地回答。

 

罗恩恍惚地点头。“所以,你赢了他,对吧?”

 

“呃,勉强算?其实整场比赛下来是平局。”

 

罗恩的嘴戏剧性地张大了。“平局?该死的马尔福怎么能在你面前抓到金色飞贼?”

 

“他并不是一个糟糕的找球手。”哈利咕哝道。

 

赫敏在罗恩答话之前戳了他一下。“聊魁地奇的都够了。这是在图书馆,快学习。”她说道。罗恩瑟缩了,再次抓起了自己的羽毛笔。

 

“好的。”哈利匆匆说道。他把书拉近,做出一副认真翻看的样子。

 

赫敏刻板地点点头。

 

五分钟之后,哈利借口要上洗手间,再度偷偷检查起了活点地图。

 

*

 

德拉科没有去大厅吃午餐,但没关系——哈利看过了,他在厨房。饭后,哈利、赫敏和罗恩去了公共休息室。哈利在洗手间里飞快地看了一眼活点地图,发现德拉科去了图书馆。

 

“该死的,哈利!”罗恩叫道,多少使得他从不断分心看向公共休息室的门口的举动中回过神来。

 

“不好意思,怎么了?”

 

罗恩朝着棋盘挥了挥手。“该你了。听着,如果你不想玩,告诉我就是了。你已经走神一整天了。”

 

哈利揉了揉眼睛。“对不起。”他连忙补上了未落下的棋子,罗恩哼了一声。

 

“我赢啦!”罗恩突然站了起来,熟练地挥动着魔杖收拾起了棋盘。

 

“呃,罗恩?”

 

“我们去找赫敏吧,你得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哈利勉强笑了笑,竭力化解紧张的氛围。“是赫敏让你这么做的吗?”

 

罗恩用力地摇了摇头。“伙计,就算是我也能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他降低了音调,“听着,我很抱歉,在过去我不是一个好的朋友。”

 

“没有——我理解你。没关系。”哈利反驳。

 

“但那并不意味着我不可以表现得更好一点。”罗恩低声说道,“但是,我们是朋友,对吧?就告诉我们你在担忧什么吧,我们一起来看看能做点什么。”

 

“你确定你想知道?”哈利干巴巴地回答。不知为何,尽管罗恩说出了这样的话,他仍不愿说出实情。

 

“那好,我们去你房间。”罗恩坚决地表态。他给赫敏发送了守护神,迈步向楼上走去。

 

哈利跟在他身后,顺从地打开了房门。

 

罗恩吹了声口哨。“你房间很干净啊。”

 

哈利试图以一种陌生的眼光环顾房间。窗帘被完全拉开,整个房间沐浴在从空中直射进来的阳光中。德拉科的宝石整整齐齐地排列在窗台上,房间中属于他的那一侧十分整洁,一叠书堆放在他的桌上,他的行李箱上放着装有飞行服的包,扫帚则静静倚靠在靠桌的墙上。哈利的床也惊人地洁净——一定是德拉科在他们离开房间去喝早茶时施咒语收拾过了,几本小说、一些颜色奇怪的石头和羽毛笔丢在他的床台柜上,他的行李箱和衣柜都关上了,掩住了一片凌乱,他的桌上则凌乱地散布着羊皮纸和羽毛笔——当然还是比罗恩的桌子看上去整齐一点儿。

 

“我猜是吧。”哈利怀疑地回答。

 

“真的呀。”罗恩坚持。他的头转向门边,赫敏正推门而入。

 

“我收到你们的信息了。”赫敏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怎么了?”

 

哈利看了罗恩一眼。“没有什么紧急到你需要跑过来的事,赫敏。”

 

罗恩却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那么的确是有事发生了!”

 

赫敏微微一笑,关上了身后的门。“哈利?你打算告诉我们了吗?”

 

哈利挫败地倒向自己的床。他是有点想告诉他们,关于很多事,关于德拉科和斯莱特林们(但不包括他自己,他并不愿意告诉任何人关于自己的事)。但他怀疑他们是否想听这些。他转向他们,给了他们一个更近于是抚慰性质的微笑。“其实没什么,真的。”

 

赫敏坐了过来,床往下塌陷了一点儿。“哈利?我们始终是你的朋友,无论如何。”她说道。

 

哈利交叠双臂。“你们为什么觉得我在隐瞒着什么?”

 

罗恩翻了个白眼。“伙计,有时候我觉得你一直在隐瞒些什么。我知道你并非故意,”他匆匆补了一句,“但老是检查马尔福的行踪真的令人觉得很微妙。”

 

“我没有检查他的行踪!”哈利激动地反驳,他的心砰砰直跳。

 

赫敏的眼睛突地亮了,哈利感觉胃里正在翻滚。

 

“你最近开心了很多,”赫敏说道,“并且你终于停止了夜游。”

 

哈利的嘴张开了,但他一时间说不出任何话来。“你们都知道。”这听上去更像是一个问句。

 

赫敏给了他一个恼火的眼神。“是的,我们都知道。但关键在于,你停止夜游不久,就开始在厨房吃早餐了。”

 

“和马尔福一起。”罗恩帮她补充。

 

“那又怎样?他是我的室友。麦格校长告诉我们要保证‘学院团结’。”哈利顽固地说着,他不再躺着了,“我不明白你们到底想说什么。”

 

罗恩突然站了起来。赫敏立即起身,似乎想伸手阻止他,但他已经说了出来。“你知道西莫和迪安吧?你知道他们俩最近在约会吗?这就是他们成为室友的原因。而且你上次也在陋居碰到过查理的男朋友了。”

 

什么?

 

西莫和迪安?查理?

 

“我认为德思礼一家都是恐同者,他们可能告诉了你一些极其错误的信息。”赫敏强硬地开口,“如果你是同性恋或者双性恋的话,其实完全没什么,哈利。我们依然爱你,我们依然是朋友。”

 

哈利的胃沉下去了,他突然有一种夹杂着厌恶和放松的眩晕感。“我不是……”反驳的话消失在了他的唇舌后,“我……也许我的确是。”他最终低语道。他的喉咙堵住了,愚蠢的泪水开始在眼里堆积。他需要说声抱歉,为他没能和他们一样直,为他没能成为自己曾期望的样子。当赫敏抓住他,将他抱在怀里时,他彻底没有防备了。

 

“我为你骄傲,哈利。”

 

赫敏的形象和他脑海中妈妈的形象重合,他感到一阵不好意思。但更多的,他是觉得放松,赫敏知道了,但她还愿意接近自己。

 

“无论如何,”罗恩开口,他走了过来,将一只温暖的手放在哈利肩头,“如果德斯礼一家不喜欢同性恋,那反而是证明这事儿不坏的一大理由,就跟打了他们的脸似的。”

 

哈利虚弱地微笑,擦掉了眼里的泪水。他们的友谊依然温暖地环绕着自己。

 

最终,赫敏后退了。罗恩从桌前搬来一把凳子,坐在床边。

 

“很好。那我们可以谈谈马尔福了。”罗恩坦率地说道,“你喜欢他,很显然。”

 

“什么?”哈利气急败坏地叫道。

 

突然之间,一切都进行得如此之快。他刚刚向他们出柜,他们就想跟他讨论自己的——自己的心动对象?但在他的脑海深处,他挖苦地指出,他对于他们会知道这事儿毫不吃惊。

 

罗恩继续开口,无视了哈利的窘境。“所以,我们需要弄明白他是否也喜欢你。”

 

哈利做了个鬼脸,但他的心却因想到和德拉科在一起这件事而不受控地跳动起来。“你们希望我——和德拉科在一起?”

 

罗恩回了一个鬼脸。“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他,但他没有以前那么坏了,不是吗?看起来他已经变了。”

 

“而且你现在直呼他的名字了。”赫敏机敏地指出,“你告诉过我们你曾经和帕金森还有扎比尼一块儿待过,所以你和他的朋友们也相处得不错。”

 

“但他和你们相处得依然不好。”哈利反驳。

 

罗恩耸肩。“他也没表现得很坏呀。而且显然他只愿意和你交流。”

 

哈利咬着唇,德拉科不能说话的原因就黏在他的舌尖,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他必须不情愿地承认,对外界而言看起来的确就是如此。当他觉得自己不会辜负德拉科的信任时,这才喃喃道:“我还是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接受这件事。”

 

“很明显,他令你觉得快乐。”赫敏轻松地回答,“当然也许你们会发生争执,不过我和罗恩有时候也会吵架。”

 

“我们彼此憎恨。”哈利说道,挑了挑眉。

 

“如果这事发生在以前,我会警告你离马尔福远点儿。”赫敏承认,“如果你们没成为朋友,我的确也不会想到这事。”她淘气地露齿一笑,“你们会成为很可爱的一对儿的,起码有的姑娘这么认为。”

 

哈利翻了个白眼。“这有点可怕。听着,我现在不会采取任何举动,好吗?”永远不会,如果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来的话。

 

罗恩放松地笑起来。“那很好,伙计。想不想来一局噼啪爆炸牌?”

 

赫敏皱眉。“你,罗纳德,还没完成魔药学的作业呢,不是吗?”

 

哈利因罗恩突然被抓到把柄的表情而笑了。

 

“呃……”罗恩虚弱地回应。

 

最终,赫敏逼着他们俩加入自己被打断的学习大计中,然而当哈利不由自主地检查地图时,赫敏只会放任地微微一笑,罗恩则会翻个白眼。

 

*

 

晚餐之前哈利在大厅外面堵住了德拉科,而对方只是看着他。

 

“关于早上我说的话——”

 

德拉科毫无反应,哈利顿感一阵挣扎。

 

他深呼吸了一次。“你是我的朋友。”他坚定地说道。德拉科挑眉,他终于觉得放松下来。

 

我想不管我态度如何,我都得是你的朋友,德拉科干巴巴地说道。

 

哈利露齿一笑。“是的。德拉科·马尔福,你是我的朋友,不管你想不想当。”他伸出手,“来握握手。”

 

德拉科愉快地扁了扁嘴,他点点头,严肃地握住了哈利的手。

 

哈利冲着大厅打开的门做了个“请”的手势。“你先吧。”

 

傻瓜。但德拉科的声音很开心,他大步走进大厅。

 

哈利给了德拉科又一个微笑,随后向格兰芬多的桌子走去。

 

*

 

那晚哈利的梦境不错。他的梦在几天前发生的事情间跳跃徘徊,还有德拉科。

 

“——是的,是的——每次我模仿你的时候——”哈利说道,“我听起来肯定都非常蠢。”

 

虽然我并不愿承认,但你不是个傻瓜。你根本没机会知道,而我又没有告诉你,德拉科回答。他探出身来,轻轻碰了碰哈利。而且我——我非常感激你所做的。谢谢你。

 

哈利看向德拉科的眼睛。在梦里,他感觉没法控制自己,他稍稍偏头,脚尖微微踮起,而德拉科俯身,一只手放在哈利背上,另一只则抚摸他的脸颊。

 

他们接吻。那感觉无法形容,但哈利觉得很美好。他感到快乐。

 

他们分开。德拉科微笑,就像他在球场上时那样的笑,然后他再度俯身吻了哈利。

 

梦境继续,跳到了这些天里他们经历过的其他事。但哈利醒来时,只记得那些吻。

 

他转过头,看到德拉科正在学习,回想起昨天与赫敏、罗恩的对话。希望从胃部升腾起,这感觉就好像整个世界的大门向他打开,就好像他刚刚知道自己是个巫师。

 

他被允许喜欢德拉科,不管只是一时的迷恋又或者更多。赫敏和罗恩已经对他会和德拉克约会这事儿给出了最接近于祝福的态度。

 

哈利肯定是发出了一些声音,因为德拉科转过身来了。他没有带上眼镜,但他能感觉到德拉科的微笑,通过脑海深处他和德拉科利用摄神取念建立起来的联系。突然之间,哈利惊喜地意识到,也许德拉科也喜欢自己。

 

一整天里他仍表现得很平常,但每当德拉科看向他,他便无法抑制大大的微笑。


TBC

评论(9)
热度(236)

© 灯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