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的雨很大,夏季常有的潮湿味道。因此远处的灯,透过雨幕看起来也模糊不清。

就像这么多年来那种热切的激动的疯狂的执着的喜爱一般,模糊不清了。

睡意低沉,被窝里暖得逼回了本以为会蒸发出的水分。我知道,即使是‘再见’,也是说得不甘不愿的。

——我们的猫头鹰,冒蒸汽的火车,黑湖,灯火辉煌的大厅,瑰丽的城堡,神奇的生物,奇妙的魁地奇,一年又一年的冒险,以及,那个雪地里纯洁无暇的男孩。不会再有比这更美好的梦境了。”



11年的日记里写的一段。正是Deathly Hallows(下)在大陆上映那天,那时还没进高三。转眼大学四年都走过来了。

评论
热度(40)

© 灯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