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DMHP】The Standard You Walk Past/前行之锚(Ch 10)

查看全文请戳这里

Chapter 10


哈利醒来时,才刚刚破晓,天空中洒满瑰丽的晨光。一时间,他不再有那种低落的情绪,因为他在这里,在德拉科的床上,无论如何经过昨晚之后,他们俩已经拉近了距离。


德拉科已经醒了,正偏头看着漂浮在床上方的一本书,心不在焉地用手指穿梭在哈利的发丝间。一阵暖意令他浑身颤抖。


德拉科砖头,脸上挂着放松的微笑。“早上好,哈利。”


哈利也回以微笑。“今天早上你没有不开心了吧。”


德拉科挑眉假笑。“如果我不开心的状态能让你开心,那我愿意一直对你表现得不开心。”


关于亲吻——乃至爱抚——的记忆如潮水般将他淹没,哈利不由得脸红了。“我想我现在的确是个同性恋了。”他轻声说道。


“那秋·张和金妮维娅·韦斯莱呢?”德拉科嘲弄道,“那会儿你看上去真的很受伤。”


“那你和潘西·帕金森呢?”哈利反驳道。


“只是我最好的朋友。”德拉科皱眉。


哈利翻了个白眼。“是你先开始的。”


德拉科戳了哈利的胳膊一下。“我想说明的,是你没必要因为麻瓜的言论封闭自己,波特。梅林啊,我们甚至和其他种类的人在一起。”


哈利在床上扭动着。“我不是在想这个,”他转头看向德拉科,“想想吧?这肯定是你的第一次,傻瓜。”


德拉科张嘴,打算反驳,但哈利再次打断了他。


“看在梅林的份儿上,这就是你能想出来的最好的理由?能来点原创的东西吗?”


“那我说个更好的理由吧。”德拉科喃喃道,他举起魔杖,挥舞着它使床帘打开,从床上坐起身来,“如果你能停下自我纠结,那么我们该去吃早餐了。”


“好吧。”但哈利并没有任何起床的动作,而是满足地看着德拉科走进浴室。


*


当哈利看了一眼从德拉科手里递过来的报纸时,感觉心跳漏了一拍。《预言家日报》里还在报道邓布利多。


“我不明白。”哈利压着嗓子开口,竭力忘却那种不适感。


“《预言家日报》吗?”德拉科从《唱唱反调》的上方看过来,“有什么好弄明白的?”


哈利朝报纸比了个手势。“你不在意这个……罗恩和赫敏也不。那《预言家日报》为什么要写这些?”


德拉科挑眉。“显然,你是为斯基特而困扰。想想她的光辉历史吧,毫无疑问她是以丑闻为生的,无论是夸张意义还是字面意义上。”


“是的,但是——为什么这是丑闻呢?”


德拉科耸肩。“你指望我理解巫师世界的公众们的想法和感受吗?”


哈利皱眉,德拉科好像是故意表现得很迟钝。


德拉科冷淡地收回了视线,但他放下了手里的报纸。“你不愿意被别人瞧见和我在一起。”他直截了当地说道。


“不,我——只是不想那么快。”哈利揉乱了头发,在德拉科面无表情地看向自己的时候感到焦躁不已,“我想等到这事儿平息下去之后再公开。”


“你是想发展一段……秘密关系。”


哈利虚弱地微笑。“这就是我们正在进行的?一段关系?”


德拉科的唇抿成了薄薄的一线。“我以为昨晚你已经明白我的想法了。”


“是的,”哈利发出叹息,“梅林,我们怎么又吵起来了?就,让我说两句。”


德拉科微微侧头。


“我只是希望我们能保持——”这个想法让哈利微笑起来,但德拉科并没有在意,“低调,暂时的。也许可以告诉几个人。几个我——我们认识的人。赫敏和罗恩已经知道我对你的感觉了,所以我想告诉他们。还有其他的韦斯莱们。”


“还有我母亲和潘西。”德拉科柔声道。


哈利愣了一下。“如果她们能保证不要告诉别人——”


“她们能保守秘密。”


“好吧。”


“那么我们将开始一段近似于秘密的关系。”德拉科最终朝哈利露出一个算是微笑的表情,但哈利意识到那表情很勉强。


当他意识到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时,哈利心跳加快。德拉科再度移开了视线——哈利绕了过去,攥住他的胳膊,将他拉近自己,使得他继续面对自己。哈利抬起另一只手,抚摸他的面颊。在哈利闪烁着眼神闭上双目之前,他看见一道稍纵即逝的银色光芒在德拉科睁大的眼里闪过,随后他在德拉科的唇上轻轻一吻。


在这短暂的宁静里,哈利的思绪放空了片刻。他忍不住对他们能从敌人走到今天这一步感到惊奇。


“有两个了。”哈利意识到。


德拉科给了哈利一个奇怪的眼神。“两个什么?”


“两个吻。梦里的不算。”


德拉科坐直了。“那么作为这个了不起的世界的救世主,我假设你应该会想要更多?”


哈利摇摇头。“你可是个马尔福,我觉得你才会想要更多。也许上百,或者成千。反正是某个相较于其他人而言极其巨大的一个数字。”


德拉科的唇角缓缓弯曲成一个假笑。“那你愿意做我一个人的亲吻提供者吗?”


“呃,听起来真恶心。”哈利的眉头皱起,但他唇边的微笑泄露了他的真实心意。


德拉科大笑。


*


“对不起,哈利。”


哈利疑惑地看向赫敏。“怎么了?”


赫敏小心翼翼地环视了一圈公共休息室,随后倾身过来,低语道:“我想逼迫丽塔·斯基特收回她的那些言论,但她似乎已经注册成为阿尼玛格斯了。”她露出苦笑,“我查过了,的确如此。”


哈利竭力给了她一个安慰的微笑。“没事。”


“马尔福有对此说些什么吗?”


哈利一阵脸红,他意识到赫敏注意到了,因为她的眼睛睁大了。“他……他也喜欢我。”


“哇。”


“但我们希望对这件事暂时保密。”哈利补充道,但他已经开始疑惑这是不是正确的做法。


赫敏给了哈利一个关切的眼神。“你打算告诉罗恩吗?”


哈利点头。“当然。”


赫敏也暗自点头,眼神闪烁,陷入深思。“那我也许有必要跟你谈谈了。我得给你找几本书——男性之间是不同的——”


“赫敏!”


“当然,我们必须先正式见马尔福一面。”


哈利翻了个白眼。“但他大概并不想与你见面。”


赫敏眯起了眼睛。“是他打算保密的吗?”她尖锐地问道。


哈利有点畏缩。“不,”此刻他已经后悔起了那个决定,“是我。”


赫敏皱眉。“哈利,为什么?”


“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赫敏。”哈利强硬地回答,“我会问问德拉科愿不愿意明早与你见面,好吗?”


赫敏点点头,结束了这个话题,但她的神色间依然有种淡淡的谴责。像一个保护过度的姐姐,哈利偷偷想道。


*


“马尔福。”


德拉科的手立即朝魔杖伸去,但来人是格兰杰。他将另一只手里的书放回桌上,转身面向她。维克多教授在教室前朝他们投来一个好奇的视线,但还是留给他们独处的空间。


“格兰杰。”他回应。完全是出于一种可悲的礼貌他才开口的——他曾有种微弱的想法,希望自己在本学年接下来的时间里都不要说话,以避免第三次承受那个特别的诅咒。


格兰杰已经把她的书包挂到了肩上。“我可以跟你到教室外面去谈谈吗?”


哈利肯定已经告诉了她什么。德拉科微微点头。“好。”他把最后一本书放进包里,跟着格兰杰出了教室。


格兰杰转向他,眼神里满是歉意。“实际上,我们的谈话需要私密一些。”


“无声无息咒。”德拉科干巴巴地回答。他已然开始感到恼怒。


格兰杰快速地施咒。在她终于满意后,她开口了。“是关于哈利的。”格兰杰期待地看向他,但德拉科无动于衷,“他有让你加入我们的周六学习小组吗?”


“有。”


格兰杰顿时变得激动起来。“那你会来吗?哈利已经告诉我们关于你们之间的关系了。”


“我知道,我会去的。”他会去的,因为他希望这会成为改变困境的一个机会,而不是使这段关系再度扭曲,最后变成一团乱麻。哈利希望关起门来,保持隐秘,但他把这件事告诉了包括格兰杰在内的少数几个人,这使他燃起微弱的希望之光,也许哈利愿意坚持到底。


“好的,”格兰杰露出微笑,“我们吃完早餐先在公共休息室碰头,然后从那儿出发去图书馆吧。”


他点点头。


格兰杰又变得严厉起来。“听着,马尔福,如果你想当哈利的男朋友,那你必须习惯我们的陪伴。为了哈利着想,我们应该试着成为朋友,但友谊是双向的,所以如果我们在在努力的话,你也同样应该尽一份力。”她的魔力开始闪光,虽然很微弱,但德拉科无意识地想着这是否属于格兰芬多的特性,“如果你是打算捉弄哈利,那你最好现在就停止。”


我得是愚蠢到多么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才会赔上自己去捉弄大不列颠的黄金男孩啊?


德拉科缓缓开口。“我完全理解我们之间建立友谊的必要。”他坚定的眼神遇上她的视线,于是将脑海中的一些词在继续说话之前吞回去了,“我为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道歉,为战争中我的行动及由此导致的悲剧道歉。”


格兰杰愣了一下,似乎因听到这些言论而吃惊。“很好,我接受你的道歉。”


德拉科竭力微笑,这好像是哈利经常做的事。“毕竟,你已经证明了自己是我们这个年纪最聪明的学生。”


他成功了,格兰杰软化下来。“谢谢,叫我赫敏吧。”


“你可以叫我德拉科。”


格兰杰点头。“那之后见,德拉科。”她撤除了咒语。


“好。”


格兰杰快活地离开了,留下德拉科谨慎地扫视了一圈周围的学生。有个人与他视线相接,那是个很眼熟的学生。那个男孩注视着他,接着就消失在了下课后从教室里蜂拥而出的人潮中。


德拉科已经被发现能够说话了。


*


德拉科再度进入到哈利的梦里,他意识到哈利肯定又爬到自己床上来了,要不然就是梦游过来的。


哈利的梦是不连续的片段。他是一个旁观者,跟在哈利身后游走于那些过往的日子里。当哈利梦到他们早上的那个吻时,他感到极大的快乐。


接着,厨房变成了熙熙攘攘的大厅,一阵又一阵的噪音似乎汇成了合唱:


“邓布利多是个同性恋!”


“你能相信吗——他是一个同性恋!”


“妈的,我就觉得他有哪里怪怪的。”


德拉科想要对这些声音回以冷笑,这些他整天听着并为之厌烦的声音,但哈利只是站在中央,睁着眼睛看向他们。德拉科靠近他,试图安抚他。但哈利发出悲痛的呼声,将他推远了,接着又把他拉近。


“我没事的,我没事的。”哈利压着嗓子说。


场景转换——现在出现的是一道道人墙,颜色模糊不清。德拉科又听到了新的话语。


“你觉得邓布利多把哈利·波特也影响成了同性恋?!”


“那哈利·波特没有女朋友就不奇怪了。毕竟他能够得到任何一个女生的倾慕。”


哈利在德拉科眼前缩成一团,接着他变成了一个小孩子。他的姨夫和表兄模模糊糊地出现了,身形大得不合常理。


“别像个娘娘腔似的,男孩。”较年长的麻瓜冷笑道。


“怎么,塞德里克是你的男朋友吗?早就知道你是个怪物了。”更年轻的那个则这样说道。


“哈利。”德拉科开口。


小小的哈利抬头短暂地看了他一眼,接着又把头埋下去了。“没事的,我很好。德瓦科(*小哈利的口误),我不是个怪物,对吧?”他埋在德拉科的袍子里低声说道,声音因此而模糊不清。


德拉科摸了摸他的头。有必要在哈利清醒时进行一场谈话了,而不是在只有德拉科醒着时。


“不,你不是。”德拉科温柔地说道。


“希望如此。”小哈利嘟哝道。他将自己在德拉科的袍子间埋得更深。


梦境变换,德拉科开始哼唱。


*


德拉科翻了个身,完全清醒过来。哈利还蜷缩在他身旁,而他的手指已不受控地滑进哈利的发丝间。


哈利是一切矛盾感和强烈的无助感的来源。他令德拉科感受到——愤怒、爱恋和欲望。德拉科并不愿意如此。他想要留在他的亲人和童年玩伴们中。他不愿再在自己信任的人里添加任何人——包括哈利·波特。与他交流的人越多,他面临的处境就越危险,他的防御越可能被击溃。


德拉科感到无能为力。当哈利·波特不愿当他的朋友时,德拉科就当不了他的朋友;当哈利·波特想要当他的朋友时,他就只能成为对方的朋友。当哈利·波特希望他当自己的男朋友时,他又成了他的男朋友。一切都服从于哈利的意志。


他又觉得有点罪恶感。先前他以为哈利之所以想要保密是因为自己是唯一一个被无罪释放的食死徒,然而真正原因却是哈利仍然认为喜欢男孩子是不对的,这简直难以置信。不过,哈利会有那样一个糟糕的童年,几乎成了更不可思议的事。想到《预言家日报》,德拉科感到可笑,他迟早会让父亲起诉他们的。哈利应该是神性的,是完美的英雄。并且还很顽强,德拉科提醒自己。他不会变得痛苦。是他杀了黑魔王,由此拯救了这个世界——这个不时会憎恶他的世界。


哈利动了动。德拉科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哈利向上用鼻子蹭他的手。


“德拉科?”哈利低语,双眼依旧紧闭。


“继续睡吧。”德拉科轻声道。


哈利发出不解的喃喃声。德拉科继续轻抚他的头发,凝视着他重新进入梦乡。


他信任我。这才是最关键的,不是吗?——无论如何,哈利相信他值得信任。


就为了这个,德拉科也会好好保护这件自己并不配得到的礼物。


*


他和哈利从厨房回来时,格兰杰和韦斯莱正在公共休息室等着他们。


格兰杰微笑着朝他们打招呼。“哈利,德拉科。”


“早上好,赫敏。”哈利愉快地回答。


德拉科偏了偏头。“赫敏。”


韦斯莱向前走了一步。他的视线在哈利和赫敏之间来回打量,随后朝德拉科伸出一只手。“罗恩。”


哈利略带鼓励性地推了推德拉科。“德拉科。”他说着,与韦斯莱握手。当德拉科这么做的时候,韦斯莱并没有隐藏——也可能是无法隐藏——在德拉科放手后轻松的神色。


“很好。”格兰杰点点头,“那我们去图书馆吧。”


他们结伴离开塔楼,令德拉科吃惊的是,格兰杰竟然走在他身边。


“你能出现在这儿真是太好了,德拉科。终于有个人能和我讨论数字占卜学和古代如尼文了。”她朝前面那两个人投去恼怒的视线,“他们俩就是不明白知识的价值。”


我也终于有个能交流的对象了,内心深处某个小小的角落里,德拉科也这么阴暗地想道。


“你有开始进行符咒学的期中课题吗?”


“我开始了。”德拉科颔首。


“看!”格兰杰大叫了一声。德拉科皱皱眉,但很快意识到她并不是针对自己。格兰杰轻快地向前跑了几步,拍了拍哈利和韦斯莱的背。“德拉科也开始做那个课题了!”哈利和韦斯莱空出身来,使得格兰杰得以站到中间,他们又成了黄金三人组了。


德拉科感到自己和他们之间的距离越发遥远。


“这是圣诞节之后才需要交的作业,赫敏。”韦斯莱抱怨道,“我们在放假期间会做的,但不是现在。”


“罗纳德·韦斯莱,你很清楚你根本不是个会在假期做作业的人!”格兰杰严厉地说道。


“反正我们之后会做的。我不相信弗立维教授会指望我们现在就开始——至今为止我们根本没学到任何有用的东西!”韦斯莱反驳道。


格兰杰抱起手臂。“他教给我们的知识已经足够开始进行课题了。最重要的一点是你应该做好基础工作,然后逐步着手进行,而不是等到最后一周才来拼拼凑凑。”她转向哈利,“你呢,哈利?”


哈利后退了一步。“我——我会在圣诞之前开始?”他犹豫地开口,“我有你和德拉科帮忙呢。”他转头朝德拉科露出一个微笑。


德拉科挑眉,随即震惊于哈利竟然拉着他的手,将他拖进四个八年级学生的新队伍——他们并排站在一起,几乎要将走廊堵住了。哈利很快收回了手,而德拉科立即开始留恋那份温暖。


他暗自思量哪一方的怒火自己更能承受,然后才回答道:“这是你的作业,不是我的,也不是——赫敏的。”在脱口而出前他还记得应该按照格兰杰要求的那样称呼她。


格兰杰用力点头。“对极了!我不会也不能总是帮助你们。”


梅林啊,德拉科突然意识到自己最终可能会被迫和格兰杰成为朋友,就因为他们在课业上的团结一致。


到达图书馆的时间比德拉科平时要早。格兰杰一马当先,占领了一张很大的方桌。德拉科故意坐在格兰杰旁边,使得哈利坐在了自己对面。


韦斯莱对格兰杰悲伤地说道:“你坐得那么远,要帮助我们也很难了。”


格兰杰笑着回应:“嗯……就是要这样。”


德拉科没理会他们的争论,自顾自地做起了自己的作业。半个小时之后,他站起身来打算去找一本书,但他有点吃惊地发现黄金三人组都在安静地学习,三个人都很认真——包括韦斯莱。当他向书架间走去时,格兰杰朝他飞快地点了一下头。


图书馆深处的窃窃私语声令德拉科警戒起来,他取出魔杖,将其指向声音的来源处。


“我们要用这本书!”


“是吗,但我更想用它——”


“但这本书是供一年级学生使用的,你又不是!”


德拉科在书架间发现了两个小小的斯莱特林。一个年长的拉文克劳正将一本教科书举得高高的,一直到他们俩够不着的地方——就连飞来咒都很难起作用的地方。


他发出叹息声,走到离他们最近的书架边。这一栏都是符咒学用书——至少他有个可信的借口来解释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片区域了。一开始他并没有看他们,但他们立即停止争吵,转头看向他。


他懒洋洋地回看他们,视线落在拉文克劳举起来的书上。他挑眉,慢吞吞地开口:“不会吧,鹰院生还需要看一年级的书?真不敢相信拉文克劳竟然会过不了一年级的符咒学。”


拉文克劳肉眼可见地紧绷起来,回以嘲讽的笑。那孩子将手里的书一把丢在旁边的桌上,向德拉科走近一步。“我也不敢相信他们还会让你回到霍格沃茨。”


德拉科也朝更里面的书架迈了一步,经过了斯莱特林们。“对此,”他撒谎道,“我得问问哈利·波特。毕竟,他是为我作证的那个人。”


如他所料,拉文克劳听到那个名字大为震惊,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在此之前,德拉科已经半侧过身,看向那些书籍。他轻轻地呼了一口气,继续向后面的书架走去,尽管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


拉文克劳跟了上来。德拉科走进另一条通道里,回到黄金三人组那边——相对来说比较安全了,他想着。


“你找到想要的书了吗?”格兰杰问道。


德拉科摇摇头。在眼角的余光里,他看到拉文克劳犹豫了,皱了皱眉,转身离开了。


格兰杰也皱了皱眉。“你想要什么书?”


“详细描述符咒学和古代如尼文的相互影响的书——我记得之前看到过,但找不到了。”


格兰杰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没,是有的啊——我看过这种书。等会儿,我去找给你。”


德拉科点点头,不仅仅只为找书这一件事而心怀感激。格兰杰对他都能这么友善,肯定不会赞同欺负斯莱特林的行为的。


哈利怀疑地看向他。“有什么问题吗?”


德拉科假笑。“波特,我的作业里没任何问题,但也许你应该检查一下你的。”


哈利翻了个白眼,将他的作业推向德拉科。“反正在我看来是对的。”


“我要是发现了有什么回报?”


韦斯莱发出窒息的声音,整张脸都红了。


德拉科和哈利同时看向他。


“你还好吗,罗恩?”


罗恩偷偷环视了一圈,随后低语道:“我不介意你们俩在一起,但别在我面前调情。”


哈利的脸顿时红得跟韦斯莱如出一辙,他紧张地看向德拉科:“这是调情吗?”


“不是,波特,我仅仅是在暗示自己要求金钱补偿。看一页支付十加隆,决定于你的笔迹是否易于辨认。”德拉科严肃地回答。


哈利立刻就不脸红了,他推了韦斯莱一把。“我不同意。”


韦斯莱翻了个白眼。“伙计,那就是调情,而且后面的话听起来是个笑话。”


德拉科靠在桌边。“哦,你没瞧见过真正的调情,罗纳德·韦斯莱。”


韦斯莱短促地叫了一声。“你是知道我跟赫敏在一起了的吧,对吗?”他飞快说道。


德拉科假笑:“你确定她不想观摩一下?或者来个四人行……”韦斯莱的脸红得就像他的头发一样。


“赫敏!”韦斯莱大叫一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飞快地跑向格兰杰刚才出现的地方。


她心不在焉地看了他一眼。“我也想你啦。”她微笑着说道。


哈利发出一阵惊奇的大笑,过了一会儿,德拉科也回以一笑。


TBC

评论(7)
热度(234)

© 灯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