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DMHP】The Standard You Walk Past/前行之锚(Ch 11)

Merry Chrismas!

查看全文请戳这里


Chapter 11

 

有人在晚餐时给他传了个纸条。肯定是个斯莱特林——除外没人愿意接近他,笔迹又并不熟悉,他确定不是格兰杰、韦斯莱又或者是哈利的。他起身离开大厅时,四个斯莱特林跟在他身后。

 

“马尔福先生。”最小的那个开口。

 

德拉科抑制住傲慢地回看过去的本能。“怎么?”

 

“我知道费莉希蒂不会同意这么说”——啊,是那个七年级生——“但我们想说一声谢谢。”

 

德拉科的目光冷漠。“但你不该说。你应该清楚这一切的开端都源于我本人的错误吧?”他慢慢说道。

 

斯莱特林们动了动,但他们的发言人的视线与德拉科相触。“是的,但是,我们能否请求你教教我们该如何保护自己?我们曾见到你——我们没什么防御能力,而且我们也进不了哈利·波特的决斗俱乐部。”

 

德拉科震惊地眨眨眼。教授他们。他觉得哈利并不介意斯莱特林加入决斗俱乐部,但其他学生可能不会欢迎他们。不,这倒不是个坏主意。

 

“而且你说这大部分是源于你的过错,这是不是意味着你欠我们什么呀,对吗?”那个女孩狡黠地说道。

 

德拉科挑眉,觉得自己很像哈利,开口道:“如果你们愿意,那我可以教你们。”

 

四双眼睛同时睁大了——看上去很好笑。“真的吗?”

 

“上课地点很可能在厨房,时间我们再定。”

 

“但——但我们不知道厨房在哪儿!没人告诉过我们!”

 

为此德拉科悄悄皱了皱眉。高年级学生本该告诉他们的——从斯莱特林的地窖有条捷径通向厨房。

 

“你们现在有事吗?”

 

这四个人互相看了看,都摇了摇头。

 

德拉科偏偏头。“那跟我来吧。”

 

他领着他们来到地窖旁。一块壁毯后面是斯莱特林的院徽,他让其中一人将魔杖指向角落里,在那块壁毯后,一个入口便出现了。但在魔杖持有人通过入口之后便会关闭。其他人安静有序地依次照做,几分钟之后,德拉科把他们领向了一条狭窄的旋转楼梯。极淡极淡的食物香气传来,行至光亮处,这味道越发明显。

 

“梅林啊。”有人深呼吸着说道。

 

一只家养小精灵快速迎了上来。“辛普能为马尔福先生和他的朋友们做点什么吗?”

 

“我们需要一个能够自由活动并施咒的空间,如果可以的话。”德拉科想了想说道。厨房于他们而言并不是最合适的地方,但有求必应屋离地窖太远,使用一个废弃教室又太危险——任何人都有可能发现他们。而德拉科在斯莱特林的地窖并不受欢迎。

 

辛普点点头,带领他们来到远离烹饪区的一块区域。“马尔福先生可以施一个保护咒。”

 

“我会的。谢谢你。”

 

斯莱特林们使家养小精灵吃了一惊,于是他给了德拉科一个极度痛苦的表情。

 

“马尔福先生真的不想来点吃的吗?或者喝的?”

 

德拉科转向斯莱特林们。“那么?”

 

他们的发言人迅速摇了摇头。“不——不用了,谢谢你。”她补充道。

 

辛普鞠了个躬,留下悲伤的眼神,回到了其他家养小精灵中。

 

德拉科依言走了一圈,施了一个防护罩。都比较弱,不过如果有警告和充分的时间,他能施出更强大的保护咒。

 

他抬起一只手。“这个地方已经够大了。如果你们觉得合适的话,我们就在每周五波特的决斗俱乐部开始时碰头。”

 

“好的——等等!”

 

德拉科困惑地挑眉。

 

“你能现在就教我们点儿什么吗?”

 

德拉科露出假笑。“你们知道哈利·波特的标志性咒语是什么吗?”

 

一个男孩举起了手。

 

“请回答……?”

 

“缴械咒。是缴械咒!”他激动地回答。

 

“没错。缴械咒本来是二年级才会学习的防御咒语,但鉴于你们都是斯莱特林,”德拉科扫视了一圈这些孩子,“我期望你们能迅速学会。明白了吗?”

 

他们静静地点头。

 

德拉科快速挥舞魔杖,“除你武器”的字眼出现在了空气中。“看看这个词,把它记下来。除你武器——重复一遍,一个一个来。”

 

直到学会施咒,他们才离开厨房。但在离开之前,德拉科警告他们:“你们成功施咒的次数还远远不够,在施咒时绝不能犯任何错误。”

 

艾米莉亚和她最好的朋友蕾拉带领大家一起点头。“我们会多加练习的,谢谢。”

 

德拉科的心头感到一阵暖意,他必须竭力克制才能保持一张冷静的面孔。“别让我后悔教你们。”

 

小小的斯莱特林们都挺起了胸膛。“我们不会的,马尔福先生。”

 

德拉科撤销了保护咒。“那么我希望能在下周五晚上七点钟准时见到你们大家。”

 

*

 

哈利蜷缩进德拉科的臂弯之中。他稍稍退后一点去看德拉科的脸:“德拉科?”

 

德拉科发出一声心不在焉的轻哼。“睡觉吧,波特。”他含含糊糊地开口。

 

“我看见你在厨房了,和——”

 

德拉科猛地看向哈利。“你监视我?”

 

哈利平静地看向德拉科。“我很担心。”

 

“我自己能保护自己。”德拉科斩钉截铁地说道。哈利的脸上浮现出某种神色,他的态度立刻软化了,发出一声叹息。“一些斯莱特林的一年级生想跟我谈谈——这就是我能告诉你的全部了。快闭上眼睛睡觉,明早还得早起去飞一会儿呢。”

 

哈利对于他的言论思考了片刻。“那……挺好的,是吧?”他犹豫地说道,“他们愿意跟你说话了?”

 

“如果你愿意这么想的话,没错,波特。这意味着我能跟他们交流了——快睡吧,别再烦我了。”

 

“我……嗯……”哈利的内心深处在考虑问问德拉科关于出柜的事,但德拉科的手指转着他的一缕头发,摇篮曲的调子环绕在他耳际,他终于陷入了沉眠。

 

*

 

哈利在德拉科的怀里醒来,他感觉到有什么坚硬的东西戳在自己的腹部。一瞬间他就脸红了。他尝试着偷偷溜出来,但不小心碰到了德拉科,使得对方在睡梦中发出一声呻吟,将他搂得更紧了。

 

“德拉科……”

 

德拉科的眼睛睁大了,他突地将哈利推开。“该死。”

 

哈利看着他转身,感到胃里一沉。“你不想跟我做这件事吗?”

 

德拉科紧张地看了他一眼。“你还是认为跟男人做这件事是不对的。”

 

哈利抱起双臂。“没有,我没这么想。”

 

“我还是能进入你的梦境,波特。我不是个傻瓜。”

 

“我……”哈利吞咽了一下,“我梦到过些什么?”

 

德拉科的眼神看起来有些不适。“有些是关于邓布利多的,有些是关于你身为黄金男孩所背负的必须找个女朋友的期望。你的麻瓜亲戚也经常出现。”

 

哈利挫败地抓了一把头发。“那些东西不应该再影响我了。我知道这不要紧——我甚至试着用手——我们就不能——你已经……不硬了,对吗?”

 

“对。”德拉科转身面向他,“别强迫自己,波特。这会让你感觉更糟的。”

 

“但是如果我——”

 

“你想干什么?”

 

“告诉大家我——你和我的事。你和我在一起的事。”哈利重复了一遍,声音坚定了一些。

 

“报纸上还在谈论邓布利多。”德拉科缓缓开口。

 

哈利皱眉,坐起身来。“我以为你想要公开。”

 

“显然,我和你争论就只是为了争论而已。”德拉科低语。

 

“那么,”哈利向德拉科靠近,强迫他看向自己,“我想请教一下你关于这件事的真实想法。”

 

德拉科眯起了眼睛。“我想先通知我的家人和朋友。”

 

“你还没告诉他们?”

 

“没有。”

 

“为什么?我都告诉赫敏和罗恩了。”

 

“因为我还不确定。”德拉科静静说道。

 

最好别再想这个了,哈利告诫自己,他跨坐到德拉科身上,将两人的唇贴在一起,短促地碰了一下。

 

他实在已经竭尽所能了,含住德拉科的下唇,将舌头一点点伸进对方的嘴里,用舌尖吻过对方的唇线和牙齿,但他感到对方的回应很勉强。

 

“我是不是——”离开德拉科时哈利喘着气,“每次都得在你不确定的时候这样做?告诉我,”德拉科沉默,他补充道,“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告诉我你不确定的是什么。我是个格兰芬多,还记得吗?是救世主?我并不打算敲诈你,也不打算朝你施咒,更不打算——”哈利叹了口气,“我还以为我们已经过了这个阶段了。”

 

依然是沉默,哈利想着自己是不是该摸一摸德拉科的下半身以求得一点反应。

 

“这是你的第一次,不是吗。你从没做过这个,你看起来不像是和最小的那个韦斯莱约会过的样子。”

 

“是——是的。”哈利承认。

 

德拉科虚弱地微笑。“这也是我的第一次。关于我的谣言并非都是真的。”他抬起手来,抚摸着哈利的面颊。哈利竭力忍耐着在这种触碰下想要颤抖的欲望。

 

哈利摇摇头,但无法阻止红晕从他的脖颈处升起。“赫敏给了我几本书,关于怎么做这件事的。”

 

德拉科的眼睛睁大了。“梅林啊,她真这么干了?”

 

“那真是见鬼的尴尬。”哈利暴躁地回答,“她同时给了我麻瓜和巫师关于这方面的书籍。然后她告诉我怎么清洁,怎么进行保护措施,要使用润滑剂和——”

 

德拉科笑了起来,看上去有点愉快了。“她竟然跟你说这些!她还说什么了?”

 

“你可以直接问她,既然你这么想知道!”

 

德拉科故作悲伤:“我真想看看格兰杰跟你说到这件事时你的表情。梅林啊,你的朋友简直是无价之宝。”

 

哈利爬行到德拉科身边,将他拉起身来。“写封信吧,德拉科。特希尔来的时候你可以交给她。”

 

德拉科捏住哈利的下颌。“你……”

 

哈利露出一个微笑。“怎么?”他可以感觉到隐藏在德拉科的眼睛里和语气中的茫然感和不安感,对此他有点激动,为德拉科居然愿意将这些情绪展露给自己。

 

德拉科坐直了。“我会给他们写信的。”

 

对将要发生的一切,哈利的心里忍不住开始冒泡。

 

*

 

德拉科担忧地看了一眼观众。当他和哈利到达魁地奇球场时还只有几个人,其中一个人离开了一会儿,接着看台就被占满了。有些人看起来很陌生,有些人则并不具攻击性。他认出了一些人,他们也知道自己被认出来了。

 

“别理他们。”哈利不高兴地看着那些观摩者说道,“我们下次可以改时间。”

 

德拉科点点头,但当他们被卷入一场追逐比赛后,他的担忧消失了。

 

他们一结束比赛回到地面,德拉科就又注意到他们了。他感到有人轻轻碰了碰自己的胳膊,于是转身看向哈利。

 

“你觉得你的信到了吗?”

 

“我父母很可能已经收到信了。不过,如果你还记得的话,潘西、布雷斯和格雷格在大陆呢。猫头鹰飞不了那么快的。”

 

“哦。”哈利玩弄着魁地奇袍子的边缘。“那我们回去吧。”他又抬头向上看去,“那会花多长时间呢?”

 

“一天,也许两天。”德拉科沉思着回答。他又看了一眼观众们,随后动身向城堡走去。哈利顺从地跟在他身后。

 

“麻瓜的电话会更快。”一回到安全的房间里,哈利就说道。


一点点不和谐。


*

 

周日吃完午餐后,哈利去指导格兰芬多队了。这意味着德拉科可以偷偷处理掉埋伏在他的路上的赫奇帕奇们,以及紧随其后的斯莱特林们——这次有十个人,而非四个。

 

阿米莉亚·纽伦——他们的发言人——负责带头。“马尔福先生,我们等不到周五了,”她毫无铺垫地直接开口,“我们——我们练习了你教给我们的咒语,我们都知道应该练习。但是明天的课堂上是不能施这个咒语的。”

 

德拉科忍住一声叹息。“那我们去厨房吧。但你们要知道这该是费莉希蒂·沙菲克身为级长的责任——她是级长吧,我猜?”

 

“她认为我们应该自己尝试,从书本上学习,就像拉文克劳那样。但这——绝对不公平!”斯莱特林们都点点头。

 

德拉科没说话,带着他们从一个不同的、但是更近的入口去往厨房。

 

“他们在课堂上用韦斯莱魔法商店的东西跟我们‘开玩笑’。我们凭什么该忍受这些?我们的年龄还不够去霍格莫德,费莉希蒂又不肯让步。”阿米莉亚做了个绝望的动作,她挑衅地转向他,“我们也告诉斯拉格霍恩教授了,但他说这些玩笑是学校生活中无害的一部分。无害的!”

 

德拉科撇了一下嘴。斯拉格霍恩是个有点头脑简单的人,只肯相信他愿意相信的事情。他们来到了厨房前的一幅肖像画前,德拉科挠了挠那只梨的痒痒。当肖像画朝里打开通道时,他可以想见他们的脑袋一定开始运转——有没有其他肖像画也隐藏着通往神秘房间的入口?

 

“我们反过来捉弄他们结果被抓住了。”阿米莉亚一点儿也不脸红地告诉他,“所以你一定得教教我们该怎么做。”

 

“在攻击对方之前,首先应该先注意保护好自己以及个人物品。”德拉科温和地回答,“当对方发现你已经有所准备时,往往攻击就不会进行了。”

 

当其中一个孩子掏出一些麻瓜物品,开始动笔书写时,德拉科有点被吓到了。但阿米莉亚仍然神色镇定,带领大家走进德拉科在前一天晚上就施好的保护咒的范围。随后她转向他,脸上完全是公事公办的表情。

 

“现在,先生,我们只有学习一两个咒语的时间。”她坚定地说道,“所以,接下来请教给我们最重要的两个咒语。”

 

德拉科暗自呻吟,已经后悔起了答应教授他们的决定。他还以为这样做会提高他的地位,减轻他的负担,如果他们能够保护自己的话。他也想着如果有几个跟随者会是一件挺……愉快的事。

 

他之所以还没有退却只是因为他不想丢脸。不过,当他看向那些年轻学生的脸时,他也承认他们的钦佩之色令他感到鼓舞。

 

德拉科缓缓点头,掏出魔杖来施咒。

 

“转移咒。要是你们足够聪明的话,”——德拉科漫不经心地发现其中一些人站直了——“那我们还可以学学防御咒。”

 

阿米莉亚在人群中平视前方,果断地点头。“很好。”


TBC

评论(2)
热度(217)

© 灯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