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DMHP】The Standard You Walk Past/前行之锚(Ch 12)

Happy new year!

查看全文请戳这里


Chapter 12

 

哈利看着特希尔一个俯冲,停在德拉科面前。德拉科从她的爪上取下信件,给了她一个亲昵的微笑。她咕咕叫了两声,就离开他们飞向家养小精灵们了。

 

“是谁的信?”哈利问道。

 

“是我母亲和父亲寄来的。”德拉科心烦意乱地回答。

 

哈利只能保持一小会儿安静。“然后呢?”德拉科没回答,他把椅子往那边拖了拖,靠近德拉科。但德拉科把他推回去了。

 

哈利竭力表现得有耐心一点,但是……“怎么样?”

 

德拉科转向他,脸上的表情很严肃。“哈利,你必须明白……”

 

哈利觉得心直往下沉。

 

“令我宽心的是,我父母接受了我们的关系。”德拉科继续说完,还维持着同样严肃的语调。

 

哈利眨眨眼。过了一会儿,他又眨眨眼。德拉科看向他。

 

“你——”哈利冲向德拉科,一把抓住对方的腰部,“该死的吓得我快得心脏病。”

 

向桌子倒去时,德拉科看上去有些气急败坏。但哈利很快感觉到德拉科的胸腔在震动,他发出大笑声。

 

“梅林啊,你真该看看自己刚才的表情!”在大笑的间隙里,德拉科说道。

 

哈利抱得更紧,致力于压扁德拉科。“这一点儿也不好笑。”他皱眉叫道。

 

德拉科尖锐地看了他一眼。“并不,这很好笑。”他不敢置信地摇摇头,“你知道母亲很喜欢你,对吧?在安多米达阿姨的家里她就表现出来了。”德拉科在哈利的胳膊下扭动,强迫他放松钳制。哈利终究不能坚持,整张脸朝德拉科靠过去。

 

“我又不能读到你母亲的思想。”哈利嘟囔。

 

“嗯,”德拉科摸摸他的脑袋,“相信我的话吧,波特,她很喜欢你。一旦她喜欢你,父亲就没有什么值得担忧的。好吧,只需要担心一点点。”

 

哈利皱眉,终于想起了卢修斯·马尔福的模样。“呃,既然你这么说。”他缓缓开口。

 

德拉科哼哼着,打破了一瞬间的安静。“你是个拥抱渴求者,对吗?”他说着,用一种完全好奇而无辜的腔调。

 

哈利发出咕哝声,但根本没有离开德拉科。这份安静已经印证了德拉科的话,哈利想着这感觉是多么好——和一个人靠得如此之近,不需要任何语言。

 

德拉科又摸了摸他的脑袋。“哈利·波特非常可爱。”他轻声说道,“我相信你的阿尼玛格斯会是个小巧的、让人想要抱一抱的动物。”

 

哈利翻了个白眼。“那你的会是一只非常讨厌、非常吵闹、夸夸其谈的公孔雀。”

 

德拉科这回是真的抖了一下。“梅林啊,不要。你不知道它们有多喜欢伤人,而且有极强的领地意识。我都不敢在没有父亲陪伴的时候进入有些花园,因为它们会攻击任何人。”

 

这次轮到哈利摸摸德拉科的脑袋了。“啊,可怜的德拉科。”哈利柔声道,“你是不是被一只很坏的大孔雀啄伤过?”

 

同样,也轮到哈利因为德拉科可怜的表情捧腹大笑了。

 

*

 

“德拉科。”哈利叫道,拉住德拉科的袖子不让他走。他不愿意独自面对斯拉格霍恩教授。面对哈利拉住自己的手臂,德拉科一阵肌肉抽搐,那模样非常好笑,哈利偷偷给了他一个拥抱。

 

德拉科立即站直了,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怎么了,哈利?”他愤愤不平地回答。

 

“别离开我。”哈利低语。他看向走廊,就在这时,斯拉格霍恩教授出现了,在走廊上来回转悠。

 

“魔药又要来抓你啦?”德拉科问道。

 

哈利一本正经地点头。“没错,魔药和斯拉格霍恩教授。你的在场和你的帮助对我的安全非常重要。作为巫师界的救世主,我需要你的私人援助。”

 

德拉科不雅地喷了喷鼻息,但他并没有离开哈利。然而,他弹了一下哈利的前额。“知道啦,疤头。”

 

“我真不明白,是只有我还是我们都会在周一早上上连堂的魔药课啊?”哈利喃喃道。

 

斯拉格霍恩教授大步迈向哈利,拍着哈利的肩,德拉科能做出的任何回答都被打断了。

 

“哈利,你新交上来的作业做得非常好。”斯拉格霍恩教授咧嘴笑着说道。

 

哈利看向斯拉格霍恩教授。“谢谢,教授。”他转向德拉科,对方的脸又变得无甚表情了,“也谢谢你的帮助,德拉科。”

 

德拉科的眼神已经清晰地传达出了他要说的话——你他妈在干什么?哈利无辜地回视过去。

 

德拉科翻了个不易察觉的白眼,但还是陪着哈利演下去。“不用谢,哈利。”

 

哈利转向斯拉格霍恩教授,后者正不大愉快地看着德拉科。

 

“我想我——你的作业也完成得不错,马尔福先生。”斯拉格霍恩教授慌慌张张地说道。

 

德拉科轻轻点头。“谢谢,先生。”

 

斯拉格霍恩教授给了哈利一个奇怪的眼神,和他脸上的微笑有点矛盾。“好了,我们进去吧。”

 

哈利开心地点头,等着斯拉格霍恩教授打开门,先走了进去。在德拉科跟着进去之前,他再次拉住了德拉科的袖子。

 

“波特。”德拉科低语。

 

“你能帮我制作魔药吗?我想和你一起坐在后排。”

 

德拉科轻轻摇头,看了看房间里的斯拉格霍恩教授。“你有什么必要这么做?”他轻声道,“这是不合适的——”

 

“帮帮我吧。”哈利尽可能低沉地说道。内心深处他因德拉科呼吸的停顿和瞳孔的放大而笑了。

 

“我——好吧,好吧。”德拉科有点生气地转头不看哈利。

 

哈利翻了翻白眼,但还是心满意足地坐在德拉科身后。他把包放在桌上,随后坐了下来。

 

“快来,哈利,制作魔药之前你需要洗手。”德拉科说道。

 

“真的吗?”哈利回答。

 

“会污染它啊,哈利。”德拉科看起来打算把他拖到水池边去。

 

哈利皱皱眉,认真地看了看自己的手。他的指甲里确实有些污垢,一根手指还因为碰了果酱有点黏黏的。“好吧。”

 

德拉科叹了口气。“我发现你的确需要我的帮助。”

 

“没错。”哈利回以一笑。

 

*

 

其他学生进来后,一开始都没注意到他和哈利。毕竟,德拉科一般都会独自坐在后排——谁会往这边多看一眼呢?斯拉格霍恩不断地瞥向他们,但哈利看上去毫不在意。德拉科倒是挺在意的,但他装作无所谓,一心检查着哈利的手,确保它们都是干净的。不管怎样,他还是施了一个清洁咒。

 

韦斯莱和格兰杰来的时候,给了他们一个好奇的眼神,随后格兰杰也来了后排,身后跟着一个不怎么情愿的韦斯莱。

 

班上开始窃窃私语,眼神也不断地向后排飘来。德拉科很想摇头。他和哈利之间的友谊已经被《预言家日报》一连数周天天报道,与黄金三人组的友谊也报道了好几天了。被他们用羡慕的眼神注视着还是令人觉得有点稀奇。

 

“哈利,德拉科。”格兰杰友善地打着招呼。

 

“早上好,赫敏。”哈利回答,脸上还挂着灿烂的微笑。

 

格兰杰好奇地看着他们。“有什么特别的事吗?”

 

“德拉科今天要帮我。”

 

德拉科翻了个白眼。“别相信哈利说的。我是被迫和他组队,为他提供服务的。”

 

他惊奇地发现韦斯莱突然一阵大笑。“马尔福,你也不算太坏嘛。”他说道。

 

德拉科发出一声嘲讽的轻嗤。

 

哈利同情地拍拍他的胳膊。“啊,你伤害了德瓦科(*哈利故意的口误)的感情。”

 

韦斯莱笑得更厉害了,格兰杰也忍不住露齿一笑。

 

德拉科怒视他们,特别是哈利。“要开始上课了,快坐下来看黑板。”他说着,竭力找回自己的每一丝冷静。

 

他把时间计算得很精确,因为就在这时,斯拉格霍恩教授清清嗓子,开始向全班打招呼。如他所料,格兰杰立即把注意力转向课堂,哈利和韦斯莱也有样学样地跟着她听起课来。

 

德拉科暗自假笑,为自己最后的话感到有点得意。

 

*

 

简短的介绍之后,斯拉格霍恩教授让他们制作一种治疗低温患者的魔药。

 

“德拉科,现在我们该去拿材料了吗?”哈利有点担忧地问道。罗恩和赫敏已经在材料柜前排队了。

 

德拉科先在他的笔记本上匆匆记下几笔。“我更倾向于不那么着急地选择材料,”他平静地说道,“你先去的话应该会大受欢迎。”

 

哈利摇摇头。“可能是吧。”德拉科在回避人群。

 

德拉科站了起来。“先把你的坩埚架起来。要制作这一剂魔药,使用纯净的水会更好。把水烧开,然后将其蒸馏。”

 

“用一个清泉如水不行吗?”

 

“我们要尽可能移除你自身魔力导致的任何痕迹。只有蒸馏的方式才能做到。”德拉科翻着白眼回答,“你毕竟是在凭空变出水——”

 

“会污染它,对吧?”哈利觉得挺开心。

 

德拉科点头。“掌握得不错,我的学生。”

 

“什么,我现在应该叫你‘德拉科教授’吗?”

 

德拉科扬起下巴。“哈,当然了。”

 

哈利轻轻一笑,学着德拉科的动作。德拉科看起来忽视了这个,但他从眼角看到斯拉格霍恩教授正紧张地向他们靠近。

 

“哈利,这里都还好吧?”斯拉格霍恩教授问道,“你还没去拿必要的材料呢。”他的手在自己那一侧来回摆动。

 

哈利露出微笑,斯拉格霍恩教授也回以一笑。“没事。德拉科刚刚告诉我最好先净化水。”

 

斯拉格霍恩教授的目光开始围着德拉科打转。“啊,是的,非常好。”

 

斯拉格霍恩教授一走开,德拉科就喷了喷鼻息。

 

“你才是斯拉格霍恩的小格兰芬多。”他嘲讽地说道。

 

“却永远表现得笨手笨脚。”哈利大声叹息着说,“无论如何,你现在是我的老师了。”他嬉皮笑脸地说,“所以我成了你的小格兰芬多了。”

 

“而我会因此打你屁股。”德拉科低声道,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哈利露齿一笑。“你应该注意你的魔药,德拉科教授。”

 

德拉科假笑。“用哈利·波特来制作长生不老药倒不是个坏主意。”

 

“嘿,我觉得斯拉格霍恩又在看我们了。你觉得还要多久他又会过来?”

 

德拉科皱眉。“永远别来,我希望。”

 

“也许这就是我的魔药学得这么差的原因。”哈利沉思着说道。

 

德拉科摇摇头。“很遗憾告诉你,波特先生,但魔药应该是自发地拒绝了你。”

 

“可我现在有了不起的德拉科教授为我指点迷津了呀!”

 

“专心点儿,小格兰芬多。别那么激动。”虽然遭到了谴责,但德拉科的眼睛还是被愉悦点亮了。

 

那节课哈利制作出了很棒的一剂魔药,但更棒的是,德拉科不再独自一人待在教室后排了。

 

*

 

上完算术占卜课,德拉科朝图书馆走去,打算在晚餐之前找一本特别的书。格兰杰已经朝相反的方向走去,那条路通往八年级宿舍。早上的魔药课很棒,德拉科也许有点为之陶陶然,因为从斯拉格霍恩教授的言论中可以听出他被迫承认德拉科是比备受宠爱的黄金三人组要优秀一点儿的。当时,斯拉格霍恩教授的脸扭曲得颇精彩,在可怜巴巴地注视着哈利和朝德拉科扮怪相之间犹豫不定。

 

他们四个人一块儿去礼堂吃了午餐,虽然德拉科在前往斯莱特林的桌子时跟他们分开了。在那儿,阿米莉亚和她的伙伴们围绕着他,公然昭示着支持和友好。这是德拉科第一次没有在午餐时提前离开。

 

德拉科觉得挺好的。人们跟他交谈,想要待在他身边,听他说话。大概就是这种成就感,德拉科想着,使得他注意到那些人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太过于沉浸在回忆白天发生的一切里,直到他注意到自己的探测咒发出砰的一声,他前行的道路被一群人堵住了,这群人里有赫奇帕奇,有拉文克劳,也有格兰芬多。当他意识到这个时,他同时意识到自己的后路也被他们堵住了。

 

一个格兰芬多男生从队列中走了出来。是胡珀,德拉科想着,从嗓子眼儿里感到一阵愤怒。

 

胡珀举起魔杖,直指德拉科的脸。“你在对哈利·波特做什么?”

 

德拉科也将魔杖握在手中。胡珀正是第二次诅咒他的人之一。

 

“夺魂咒?还是魔药?”

 

“都不是。”德拉科冷冰冰地回答。

 

胡珀冷笑。“我看到你又得到了你的声音。真是个耻辱啊。如果你明白怎样对自己才好的话,你应该离哈利·波特远点。”

 

德拉科的表情更冷漠了。“也许不明白的人是你。”

 

“明白什么?你真心觉得哈利·波特愿意和食死徒做朋友?作为与伏地魔搏斗并杀死他的人?”胡珀看向其他人,他们都赞同地点头。这使得这个该死的格兰芬多站得更直了,重新自以为是地怒视德拉科,这眼神比起当年德拉科厌恶的哈利的眼神来说还要恶心。

 

德拉科默默计数。来的学生太多了。他们几乎围成了一圈,使得有人的攻击如有偏差,其他人也能瞄准目标,这意味着德拉科只能被那个吊坠保护——但吊坠本身只能承载一定数量的魔力和咒语。

 

德拉科眯了眯眼睛。“如果我告诉哈利你的行为呢,杰弗里·莱纳德·胡珀?”

 

胡珀低声笑了起来。“真是这样的话,那你怎么没早告诉哈利·波特呢?”他看了看自己的同伙,再次转向德拉科,露出一个自大的笑容。接着他掷出紫红色的咒语。

 

德拉科用无声咒轻易地反击了。他避开了第一个咒语,躲过了第二个,又躲过了第三个。他的心跳加快了,又感到汗珠开始顺着前额滑落。他抓紧魔杖,在一个转向咒和一个防护咒之间施了个缴械咒。它几乎就要成功了,已经在拉扯着某人的魔杖,但德拉科不能将这个咒语维持到需要维持的时间。

 

空气在红光飞舞中变得浓稠,德拉科的胃里一阵翻滚,心脏跳动得越发困难。他没法突出重围,没法靠近那些人,更没法通过恐吓他们从这里逃走。他想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凶狠,不管他试图表现得多么镇定和冷漠。当他躲过了一个咒语,而它向吊坠构成的防护罩拐去时,他感到一阵恐慌。保持冷静!他朝自己咆哮,记得黑魔王吗?记得贝拉特里克斯吗?此时的一切不过是儿戏。

 

德拉科施了个强力的转向咒,一直向外扩展,直到击向该死的胡珀。胡珀跌倒了,一瞬间,猛烈的攻势减缓了一些。接着他的咒语被击破了,他不得不施了一个新的防护咒。

 

只是一个小小的走神,他想到施咒时念出声来可能会容易一点儿,但又强迫自己施了个无声咒,便停顿了一下,然而已经足以使他被击中了。那个咒语没有击晕他,而是吞噬了吊坠的魔力和防护罩,使他瞬间僵硬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他被击中时他还是清醒的。他并没有因痛楚而退缩——他不会的。相反,他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试图打破那个咒语,他还能感觉到自己的魔杖,反击咒语在他脑海里回旋,他竭力施出这个咒语。

 

“你唯一该去的地方就是阿兹卡班!”胡珀冷笑道,“这个,这个为了你和你那些该死的食死徒给我们的每一丝痛苦!”

 

德拉科没理他,魔力终于成功爆发,打破了那个咒语。他没有时间施一个无声的防护咒,一大堆咒语击中了他,把他拿魔杖的那只胳膊灼伤。他咽下了一声尖叫。

 

胡珀向前迈了一步。“你永远不会品尝到我们经受的痛苦,看着别人痛苦地死去。而那正发生在我的姐姐身上。”

 

胡珀已经走得很近了,其他人都停下了施咒,当他的足尖靠近德拉科的脸时,德拉科握紧了魔杖,将它在手里转了一圈,突地站起身来,任凭胳膊上的痛楚继续燃烧。

 

“你他妈的觉得愧疚了吗,马尔福?”

 

德拉科撇了撇嘴。是的,他愧疚了,但没必要告诉他们。

 

胡珀举起魔杖,因德拉科的沉默施了个咒。德拉科将魔力倾注在防护咒里,凭本能抬起了胳膊。

 

这个动作太大了,他的胳膊在痛楚中继续灼烧,握住魔杖的手指不断抽搐。咒语击中了他,他感到一种寒冷直达肺部,冷得造成伤害。当他被冻住时,他的心跳几乎要停止了。

 

胡珀也撇了撇嘴。“你觉得痛吗?愧疚感是否还缠绕着你?”

 

“嘿!”

 

德拉科甚至没法转动眼珠来瞧瞧声音来自何处。

 

“走!开!除你武器!”

 

响起一声愤怒的大喊,接着有人齐声念着缴械咒。是阿米莉亚和她的斯莱特林朋友们,德拉科意识到。

 

“哦,你们竟然干了这种事!”某个斯莱特林发出一声低呼。

 

胡珀又朝德拉科施了个冰冻咒,才撤了步子看向后方。“啊,如果只是这些小蛇们。”他喃喃道。

 

德拉科在想象中怒视胡珀:即使是小蛇也是有毒的。他听到防护咒和缴械咒与攻击咒语相撞的声音。但这些斯莱特林没法坚持。他们解救不了他。

 

胡珀吸了吸鼻子,转向德拉科。“那么,现在该怎么收拾你?”

 

德拉科的心脏狠狠地撞击在胸腔上,胃直往下沉。在一阵精神恐慌中,他竭力尝试着无杖无声咒语。

 

胡珀看上去在享受着德拉科的挣扎,他假笑着,举起了自己的魔杖。


TBC

评论(5)
热度(139)

© 灯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