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DMHP】The Standard You Walk Past/前行之锚(Ch 13)

查看全文请戳这里


Chapter 13

 

哈利在活点地图上看到一大堆学生聚集在代表着德拉科·马尔福的小点周围。恐惧和愤怒一起涌上心头。他跳下沙发,没有理会赫敏受惊的询问,冲出了八年级的公共休息室。

 

他从后面看到了他们,在一步步走近的时候,也辨认出白金色的头发在其中闪光。

 

“德拉科!”

 

他挥动手臂,施了个大范围的缴械咒。

 

学生们都转向他,脸上充斥着怒气,但很快转变为混杂着震惊、惶恐和尴尬的复杂神色。

 

“是哈利·波特!”这话引起了那群学生的骚动,他们都看向他,慢慢朝着墙边退去。

 

哈利走近了,朝他们咆哮道:“你们这些该死的混蛋!战争都他妈结束了!”他想要擦去他们脸上那种令人作呕的尴尬表情:他们应该受罚,应该为自己愚蠢的行为感到可耻。哈利举着魔杖,这些学生终于有了一点点自觉,他们缓缓移动,让开了通道。

 

哈利继续前行。他被几个格兰芬多挡住了,看不见德拉科,真是该死。“你!放下你的魔杖。”

 

那个格兰芬多转过身来,哈利认出这是杰弗里·该死的·胡珀,他握紧了拳头。

 

杰弗里朝他可鄙地笑着:“你好啊,哈利。”

 

哈利的魔杖对准了他。“你对德拉科做了什么?”

 

杰弗里的笑容消失了。“听着,哈利,这没什么——这不是永久的,不像我姐姐的死亡。”

 

“难道你不知道我爱的人也死了吗?”哈利逼近杰弗里,“然而你做了这种事,在麦格教授开学时说了那番话之后;你做了这种事,在我一直向决斗俱乐部强调不能这么做之时!”

 

“所以呢?你是哈利·波特。跟我们都不一样!”杰弗里猛地看向德拉科,又转过来面对哈利,“你不明白每天看到他的脸,就想起战争和那些该死的食死徒的感受!也许你原谅他了,但世界不是围绕你而转的,哈利·波特!”

 

哈利想要大吼,想要尖叫,想要朝着杰弗里的脸上狠狠地来一下。“你也不明白!如果你的家人都被魔杖尖指着,你会怎么做?你会为了加入正确的阵营放任家人去死吗?”

 

杰弗里朝他露出牙齿。“说得好像我真会蠢到把自己置于那种境况似的!”

 

“这他妈就是问题所在!德拉科的父亲是个食死徒,但这并不是他的错!”

 

“那又怎样?马尔福也是个食死徒。他自己选择要向神秘人卑躬屈膝的!”杰弗里断然说道。

 

“但更重要的是,战争已经结束了!我没看见德拉科攻击任何人。我倒是看见你在攻击别人!”哈利也吼了回去。

 

“你这个小——”一个声音咆哮道。

 

哈利的头迅速转向那边,只见一个斯莱特林一年级生正和一个年长的学生扭打在一起。

 

“放开我!”那个一年级生喊道。

 

“除你武器!”一根魔杖飞进了哈利的左手中,他把它扔在了地上。哈利的胸膛起伏,用力呼吸,他再次转向杰弗里,眯起了自己的眼睛,“现在告诉我,你对德拉科做了什么?”

 

杰弗里双手抱在胸前,转开了脸。“那个咒语现在应该已经失效了。我可不像食死徒那么低劣。”

 

哈利推开杰弗里,迅速转向德拉科,一只手放在对方的胸膛上。肌肉在他手下起伏着。德拉科眨眨眼。哈利的另一只手试着碰了碰德拉科的面颊。

 

“你还好吗?”他低语道。他没理会杰弗里在旁边愤愤不平地吐了口口水。

 

德拉科转过脸去咳了起来。

 

“德拉科?”

 

德拉科蹭了蹭他的手,才开口说道:“那些斯莱特林——”

 

“他们比你好多了。”哈利用手指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德拉科的胳膊和胸膛,但他能感觉到对方的退缩。

 

“这里发生了什么?”

 

当麦格教授的声音传来时,哈利感到有点恐惧。但是更多的,他终于放下心来。她会处理这件事的。

 

“我们刚刚在——”杰弗里开口。

 

“攻击马尔福先生!”

 

哈利震惊于说这话的并不是自己——而是一群小小的斯莱特林。

 

麦格教授变得冷厉起来,给了他们一个严肃的眼神。“波特先生?你能为此作证吗?”

 

哈利绝望地看向她,因为告诉她事实就意味着违背了他对德拉科的誓言。

 

“是真的!为什么您不相信我们?”一个声音叫道。

 

麦格教授微微转头。“纽伦小姐,我——”

 

“他们从这个学年一开始就这么做了!”最小的那个斯莱特林挣脱了对她的束缚,“这不公平!这不公平!你是个什么样的校长啊?”

 

在哈利看来,麦格教授有点被伤害到了。他原本对这些斯莱特林们的敬佩变得复杂起来。“纽伦小姐,如果你允许我为自己辩解的话,我希望你们都来一趟我的办公室。我要先跟斯莱特林们谈谈,一个小时之后是你,胡珀先生,还有你的朋友们。”

 

杰弗里显而易见地咽了咽口水。“好的,校长。呃……校长?”

 

“怎么了,胡珀先生?”

 

“晚餐怎么办呢?”

 

麦格教授短促地点点头。“那你们吃了晚餐再来。至于波特先生和马尔福先生,明天早餐之前我想见见你们两个。”

 

哈利点点头,拉起德拉科的手。

 

麦格教授领着斯莱特林们离开了,其他学生也散开了,但杰弗里向他们俩留下了一个示威的表情。

 

*

 

几分钟之后,德拉科打破了他们俩之间的安静。哈利就知道德拉科表面上的默许并不会持续下去。

 

“你要带我去哪儿。”他直截了当地问道。

 

哈利摇摇头。他的手指摸索着德拉科的胳膊,但就在这时,德拉科退缩了。“你受伤了。”

 

“比不上黑魔王带来的伤害。”德拉科用一种伪装的轻率口吻回答。

 

“我们去庞弗雷夫人那儿。”哈利说着,没理会德拉科。他拉着对方的手,向一楼走去。

 

德拉科抽回自己的手。“不。”

 

哈利转过头,朝他叫道:“你受伤了,你这个顽固的刺头!”

 

“我自己能治愈自己。”德拉科反驳。

 

“什么,你取得治疗师资格了吗?”

 

“他们没施黑魔法,波特。在医治自己这方面,我已经具备了充分的知识。”

 

哈利用两只手抓着德拉科。“不行,”他咬了咬唇,“听着,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相信庞弗雷——”

 

“不是这样的。”

 

“但你如果不想去见她,至少也让我帮助你。”哈利用最认真的目光注视着德拉科,当对方的嘴终于绷得没那么紧时,他放松下来,轻轻吻了吻对方的脸颊,“谢谢。我很担心你,你知道的。”

 

德拉科的眼神闪烁,而后定定地看着哈利。“我才该谢谢你。如果你没来……”

 

那你会受到非常严重的伤害,哈利默默补充道。他摇摇头。“不用谢谢我。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

 

德拉科虚弱地假笑。“我发现了。永远的救世主。”

 

哈利调转了方向,扶着德拉科朝八年级宿舍走去。

 

当他们回去时,赫敏立马从座位上跳起来。“怎么了?”

 

哈利摇摇头。“待会儿告诉你。”他意识到德拉科的姿势僵硬、面色空洞,也意识到其他学生正朝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赫敏轻轻点头,重新坐了下来,他为此舒了口气。

 

回到房间后,德拉科背对哈利,开始脱下自己的袍子。哈利将一只手轻轻放在他的腿部。

 

“请让我帮帮你吧。”

 

“我永远不会答应的。”但德拉科还是让哈利帮自己把袖子从胳膊上拽下。

 

哈利把袍子扔在了德拉科的椅子上。“我知道你的胳膊受伤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帮德拉科解着衬衫的纽扣,“还有没有哪里受伤?”

 

衬衫被脱下时,德拉科有点畏缩,但哈利给了他一个抱歉的眼神。“我的胸口。还有肩膀可能也有点擦伤吧。”德拉科承认道。

 

德拉科的胸口吸引了哈利的注意力。德拉科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认出了当初的咒语留下的伤痕那青青紫紫的颜色。看着德拉科胸口上那些褪色的伤痕时,哈利的心跳不由得加快了。他注视着这道伤疤的痕迹,从大腿处一直蔓延到胸前。

 

“这个……这个还疼吗?”

 

“不疼了,”德拉科安静地回答,“这些伤疤,到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

 

哈利的眼睛不确定地看向德拉科。“我从未为此向你道过歉。”

 

德拉科的眼睛垂了下来。“我觉得这很公平,鉴于我之前——还有那以后做过的事。”

 

哈利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他碰了碰德拉科的皮肤。“并不,那只是——只是我未经思考、鲁莽行事的后果。我想要对你造成你根本无法抵抗的伤害,但我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哈利抬头看着德拉科,“我真怕我会杀了你。要是斯内普没来……”

 

“你宁愿承受我的钻心咒,也不想杀了我?”

 

“反正我能活下来,”哈利愉快地说道,“事实是,我很抱歉。”哈利搂着德拉科的后腰,用最最轻柔的动作吻了吻他的胸口。德拉科在他手中颤抖。

 

“哈利——”

 

“嘘,让我来治好你。”

 

“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我都很后悔——”在哈利掏出魔杖指着他的胸口的时候,德拉科住嘴了。

 

哈利低声吟诵着一些治疗咒语,极为慎重地观察着伤口颜色的消退。

 

德拉科气呼呼地说道:“我们还有好多事该谈谈呢。”

 

“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哈利随意地回答。他以一种强烈的学术性精神研究着德拉科胳膊上的烧伤。

 

一个吻落在哈利头顶。“是的。”

 

这未曾用语言表达的誓约令哈利感到一阵暖意。

 

*

 

“你什么时候才能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哈利?”赫敏在他们前往礼堂去吃晚餐的时候、在他们坐在格兰芬多的长桌前的时候、在她捕捉到哈利穿过礼堂看向德拉科的视线的时候一直不停地问着。

 

哈利在心底骂了一声。他想起来自己忘了跟德拉科讨论此事——关于对方到底允许自己透露多少的问题。“我还不被允许告诉你们。不过我觉得很快一切都会被解决的。”

 

赫敏严肃地看了他一眼。“跟德拉科有关,对吗?”

 

“可能吧。”哈利承认。

 

“嗯……”赫敏看起来并没有被安抚,但至少在哈利咀嚼的间隙里停止了询问。

 

哈利沿着格兰芬多的长桌看过去。杰弗里和他的朋友们坐得离他们很远,但他意识到哈利的目光,便眯起了眼睛。他转向自己的朋友们,低声说了些什么,那些朋友便也朝哈利投来鬼鬼祟祟的视线。他们又朝邻近的人低声耳语着,哈利注视着霍格沃茨的八卦工厂就此开工。

 

显而易见,谣言跟他有关,他开始接收到越来越多奇怪的视线。但最奇怪的是,他们同样也看向德拉科。

 

*

 

德拉科暗自翻了个白眼。如果他想观察某个人,既不会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也不会偷偷摸摸地窥探,反正肯定不会用那些学生们隔着礼堂朝他投来的那种令人厌恶的前前后后到处打量的眼神。

 

阿米莉亚的副手,莱拉,朝她耳语了些什么,然后他们俩都瞪大了眼睛转向德拉科。

 

“你真的是……哈利·波特的朋友?”阿米莉亚问道。

 

德拉科看了看问题的当事人。“那个谣言不完全是假的。”他回答道。哈利的眼神隔着礼堂与他相遇,德拉科点点头,而哈利小幅度地挥了挥手。

 

然而阿米莉亚看起来还是很怀疑。“好吧,我们刚刚听说你和哈利·波特……是……”

 

“是什么?”德拉科咽下一声叹息,敦促对方把话说完。

 

阿米莉亚飞快地举起了手。“我只是这个新闻的传播者,好吗?他们说你和哈利·波特在一起了。就是,互相喜欢的那种在一起。”说到“互相喜欢”这个词时,阿米莉亚的脸扭曲了,露出厌恶的神色。

 

德拉科的眼睛睁大了,他迅速看向哈利。哈利看起来毫无困扰,正在跟韦斯莱和格兰杰活跃地聊着天。

 

“谁说的?”德拉科安静地问道。

 

“我听莱拉说的,她是听马尔科姆说的,而他又是——”阿米莉亚看到德拉科的眼神,便闭上了嘴。

 

“没关系。毕竟这是真的。”德拉科冷漠地说道。他端起杯子抿了一口。他仍旧维持着自己的假笑,而阿米莉亚和莱拉的眼睛都睁大了,震惊在她们的脸上一览无余。

 

“哇——”阿米莉亚一个吸气,又匆匆加了句,“恶,成年人的玩意儿。”

 

莱拉犹豫地看着德拉科。“你们……接过吻吗?”

 

“当然。”德拉科站起身来。

 

莱拉与阿米莉亚激动地私语起来,接着转向马尔科姆,他们也激动地私语起来,再接着……德拉科能够想象这个信息会传回到源头去。潘西会喜欢这个的。

 

德拉科走向格兰芬多的长桌。格兰杰露出好奇的眼神,但还是亲切地为他让出哈利身旁的位置。

 

哈利咽了口口水。“德拉科!”

 

德拉科沿着格兰芬多的长桌尖锐地看过去。“我想有人正在忙着说些什么。”

 

“关于我吗?”哈利冷淡地回答。

 

“关于这个。”德拉科极富占有欲地将哈利拉了过来,亲吻了他。

 

哈利因此而双颊通红、眼神闪烁。“什么?”隔着桌子,韦斯莱故意发出被哽住的声音,而隆巴顿真的哽住了。

 

哈利低声说道:“但是帕金森和——”

 

“他们现在应该已经收到我的信了。”德拉科在哈利耳边柔声道。当然他们的回信肯定会比他的信长一倍。他意识到其他学生的目光都凝固在他们身上,而胡珀注视着他们的眼神几乎可以杀人了。“待会儿再见。”德拉科自然地站起身来,冷静地回到斯莱特林的长桌前。

 

*

 

哈利注视着德拉科离开了,脑子里还是晕乎乎的。德拉科刚刚是不是……?他是不是……?但是这……?

 

“像他这样爱引人注目的性子,这真是既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赫敏喃喃道。

 

“哈利,”纳威终于缓过气来,“你跟马尔福在一起多久了?”

 

哈利用一只手摸了摸头发。“没有多久,真的。”

 

“呃,好吧,虽然你不需要我提醒你,但《预言家日报》会为此发疯的。”纳威说道。

 

哈利畏缩了。该死,这就是他想保持秘密的原因之一。

 

“我们不会理会他们的,是吧,哈利?”赫敏坚决地说道。

 

哈利坐直了,点了点头。“对,没错。”

 

“哈利·波特?”一个学生碰了碰他的肩膀。

 

“一加隆一个签名。”罗恩飞快说道。

 

这个拉文克劳男生摇了摇头,看起来很想离开。

 

“怎么了……?”哈利提示道。

 

“我叫哈尔。”哈尔给了哈利一个热切的眼神,“我只是想说……你是我的偶像,而我是个同性恋,这对我意义重大,既然你都能出柜……!”

 

哈利眨眨眼。意识的一部分为自己是某个人的偶像而畏缩,另一部分却觉得这样的支持很有必要。就像赫敏说的,如果《预言家日报》认为同性恋——或者双性恋,哈利提醒自己——是错的,那么出柜只是反驳它的众多手段之一。

 

赫敏在桌下推了推他。

 

“呃,没什么。”哈利说,“呃……祝你学业顺利?”

 

哈尔的眼里放出光芒。“谢谢你,波特先生!”这个拉文克劳很快回到了自己的桌前,看起来很愉快。

 

赫敏喜气洋洋地笑着说:“干得好,哈利。”

 

*

 

哈利爬上床时,德拉科转过身来。

 

“明天去见麦格教授时你打算说什么?”哈利毫无铺垫地问道。

 

德拉科突然觉得非常疲倦。“哈利——”

 

哈利伸出一只手捂住他的嘴。“你觉得我软弱吗?”他一边问着,一边真诚地凝视着德拉科。

 

“不。”德拉科在哈利的掌中说道。哈利是他见过的最坚强的人之一,不过也是最恼人的人之一。

 

哈利怀疑地看了他一眼。“所以你觉得我不软弱,即使我做了那些噩梦?即使我——”他的脸上出现了一道红晕,但他继续说着,“需要你在晚上抱着我,为我唱安眠曲才能不做噩梦?”

 

德拉科把哈利的手挪开了。“这不一样。阿米莉亚和她的斯莱特林朋友们会告诉麦格她应该知道的部分。”

 

哈利的手扭在一起,接着他抓紧了德拉科的手。“不,胡珀和其他人对你做的事是不同的。你不想要得到公平对待吗?”

 

“有些人会说把我们全家送到阿兹卡班度过余生才算公平。”德拉科坦率地说道。

 

哈利皱眉。“别转移话题。要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你是会觉得我很软弱也很可怜的,对吧?”哈利又将他的手捂住了德拉科的嘴,“别说话。只用想就行了。”

 

德拉科闭上眼。他的确会觉得这很软弱、很可怜,即使是发生在波特身上。

 

即使他竭力忽视,但潜意识里还是认为这些是对他的攻击。即使他想要保持冷静,不受这些的影响,但他还是受到了影响:他改变了自己的作息时间,被迫在厨房吃早餐,没法和他人进行有意义地交流——也没法说话。

 

“寻求帮助好像显得很软弱,是吧?”哈利安静地问道。

 

德拉科的眼睛猛然睁大了,但他的反驳堵在了嗓子里。他茫然地看向哈利的眼里。他不愿显得无助——当哈利在审判时为他作证时,他已向自己发过誓。他不需要帮助,虽然在战争期间他难以言表地渴望着帮助——但帮助来得太晚了,又或者说,为得到帮助必须花费的代价太高了……

 

但是哈利……

 

哈利放开了捂在德拉科嘴上的手,滚到了床的边缘。“我会信守诺言的,”他说,“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喜欢这样做。或者……”他又转过身来面对德拉科,眼里闪动着下定决心的光芒,“我取消你亲吻我的特权怎么样?当然,还有做爱的。”

 

“你不会——”

 

“我会的。”哈利坚决地说,而且,该死的梅林,德拉科相信他说的。

 

“这跟我们的话题完全无关。”德拉科抗议道。

 

“所以呢?你不喜欢吗?好吧,我想说我也不喜欢现在发生的一切。”

 

德拉科很难相信哈利会用这种方式逼迫自己。这完全颠覆了以忏悔为基础的格兰芬多精神和真诚精神。

 

“我是说,”哈利警告道,“你应该告诉她。该死的你根本不明白,需要的是……”

 

德拉科陷进床里。“我的供述不会改变麦格的想法的。”

 

哈利坐了起来,戳了戳德拉科的胸膛。“如果你不愿意为了你自己、或者为了公平、或者为了性爱做这件事,你就不能为了我去做吗?你可是在整个学校面前吻了我的人。”

 

德拉科交叠双臂。“这事跟你无关。”

 

“马尔福!别这么顽固!”哈利咆哮道,“你到底在怕什么?因为这就是问题所在——你害怕告诉麦格教授真相。哦,你不怕做个同性恋,不怕在每个人面前吻我,但一堆比你小的孩子针对你的时候,你却只会藏起来!”

 

“我他妈没有害怕,波特!”德拉科骤然开口,“你不明白——”

 

“该死的我明白!整整六年你一直在我身边致力于给我制造痛苦!”哈利的手用力撞了一下德拉科的胸膛。

 

德拉科把哈利的手甩开,推了他一把。“那时你是我最主要的敌人,而且那时发生的情况与现在完全不同。”德拉科嘶嘶说着,把哈利压进床垫之间。

 

哈利注视着他。他皱了皱眉,转过头去。“但你出现在了我的梦里,不管我乐不乐意,”他苦涩地说道,“你,而不是其他人,才知道那有多可怕,关于我的……”

 

德拉科吸了口气。“你的童年。”他补充道,声调也十分安静。他艰难地回忆起哈利是怎样在童年时期备受欺凌,他至今难以相信哈利·波特曾经会是那种人,那种被欺负坏了的可怜人。

 

*

 

“你有明白我试图告诉你的是什么吗?”当德拉科陷入沉默时,哈利咬牙切齿地问道。他聚集着力气,试图从德拉科的掌控下溜走。

 

德拉科没看他。“不,坦白说没有……不过我会告诉她。”

 

哈利给了德拉科一个极度怀疑的眼神。“真的吗?”

 

“但我需要你明早提醒我一声。”德拉科补充道,“我只想做任何能让你停止抱怨的事。”德拉科抚摸起哈利的头发,接着他的眼睛违背本意地往下垂。

 

“最好你会这么做。”哈利发出叹息,向德拉科靠去,挪动着头使自己更安详地落在德拉科手里,“而且我觉得是时候探究一下你是怎么进入我的梦里去的了。”

 

“我母亲怀疑是摄神取念——”

 

哈利扬起一个微笑,想到了另外的理由:“也有可能是因为我用过你的魔杖。”

 

德拉科揉乱了哈利的头发。“确实。你确定还没到你的睡眠时间吗?”

 

哈利摇摇头,但他的眼睛却承认般地阖上了,而他也不打算再费力将它们睁开。“摄神取念,被分享过的魔杖,再加上你把自己的魔杖放在枕头下面的事实。”哈利没有再列举下去。

 

德拉科摘下了哈利的眼镜才开口:“听起来令人吃惊地可信。”

 

哈利哼哼道:“我真是很聪明,不是吗?”他的声音很轻,在德拉科的手指戳了戳自己腰部的时候发出笑声。

 

最后,哈利也戳了戳德拉科,于是他们俩都笑出了声。德拉科挥了挥魔杖,帮他们盖上被子。

 

“把你的魔杖放在床头柜上。”哈利指示道。

 

德拉科听了他的话,但给了他一个怀疑的眼神。

 

“你本人就在这里。我不需要到梦里去见你。”

 

“假定魔杖的确是最重要的联系吧。”德拉科的手指又悄悄地插进了哈利的发丝间。

 

“我是对的,我很确定。”哈利说着,虽然他又更深地依偎进德拉科的怀抱里。

 

“这是黄金男孩的直觉吗?”

 

哈利闭上眼睛。“你最好习惯它。”

 

德拉科没再说更多的话,但哈利感觉到他翻了个白眼。但他还是为哈利唱起了那首描绘蔚蓝天空和蓬松白云的催眠曲。


TBC

评论(7)
热度(234)

© 灯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