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DMHP】The Standard You Walk Past/前行之锚(End)

查看全文请戳这里


Chapter 14


哈利醒来时,德拉科的手又一次纠缠在他的发丝间。德拉科已经睁开眼睛了,脸上带着一种沉思的表情。


“我梦到你了。”哈利说着,伸了伸胳膊。


德拉科转向他,露出假笑。“是吗?我真荣幸。毕竟,我没有梦到你。”


“所以问题就在于你的魔杖。”哈利笑了笑,“我是对的!我告诉你了!”他戳了戳德拉科的肚子,在德拉科能够反击之前飞快地滚下了床。


德拉科翻了个白眼。他朝哈利懒洋洋地挥了挥手。“我总得让你对一次。要是我一直是对的,那我就太过于完美了。”


哈利发出了一声呻吟。


*


“波特先生,马尔福先生,请坐。”


在他们在两个挨着的椅子上坐下前,哈利飞快地碰了碰德拉科。画像都已经醒了,正好奇地看着他们……有邓布利多教授,眼里闪着光;也有斯内普教授,半侧着身子意欲离开。哈利吸了口气,他的记忆已经疯狂向他袭来。


“我已经跟其他学生谈过了。”麦格教授开口,使哈利多少觉得放松了些,“你们应该想知道这个:孩子们要么没受伤,要么受了点轻伤,但已经得到治疗。庞弗雷夫人没有让一个人留下来过夜。”她锐利地注视着他们,“我却没有注意你们两个有没有谁受了伤。”


“我受伤了。”德拉科安静地说道,“哈利治好了我,所以没事了。”


“我没受伤。”哈利补充道。


麦格教授努了努嘴。“我发现了。那么,马尔福先生,在那场争执之前发生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他们围住我的时候,我只是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


“你能作证吗,波特先生?”


“我没看到这场攻击的开端,但我相信德拉科。”哈利转头朝德拉科飞快地微笑了一下,德拉科点点头。


“我怀疑还有此类事件还有更多。”麦格教授悲伤地叹气,“马尔福先生,我理解你不愿意告诉我你跟其他学生之间发生了什么,无论如何我还是会采取一些措施的,但你确实是揭露这些攻击的情况的最好人选。如果没有别的顾虑,我想听听你的言论。”


“我是打算说的。”德拉科说着,给了哈利一个虚弱的微笑。哈利则回以一个鼓励的微笑。


麦格教授严肃地点头。“那么,告诉我吧。”


*


德拉科告诉她针对无辜的斯莱特林学生进行的那些攻击、那些恶作剧,但他并没有提到斯拉格霍恩的不作为——如果麦格想跟斯拉格霍恩谈谈的话,德拉科会很高兴看到他挖了个坑自己往里跳。阿米莉亚有可能已经谈起过斯拉格霍恩的无用。他又丢开自己的尊严、竭力控制感情,告诉她针对自己的那些攻击,以及他因为那个咒语而度过的哑口无言的时光。


“他们有跟你说什么吗?”麦格问道,带着微不可查的好奇和格兰芬多式的正义感导致的怒火。


德拉科的眼睛闪烁着,看向那些画像,邓布利多正眨着眼睛看着这场诉讼,西弗勒斯则在他开口时就转身面向他。他注视着西弗勒斯,语调平稳地说道:“我是个食死徒。我不配待在这里。”


西弗勒斯的眼睛也闪烁起来。


在他身旁,哈利咳了声嗽。“前食死徒。而且我认为你有资格待在这里。”


德拉科轻轻碰了碰哈利,但哈利倔强地看了他一眼。“我是认真的。”哈利大声道。


校长站起身来。“谢谢,马尔福先生,波特先生。接下来那些学生肯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德拉科也站了起来,点头致意。


麦格教授给了他一个坚决的眼神。“在这方面我很失败,我并不乞求原谅。但我向你保证理事会绝不能将斯莱特林学院从霍格沃茨清除掉,在我当校长的期间,绝不能。”


德拉科震惊地抬头看向她。理事会想干什么?


“谢谢。”哈利说道。他半拉着德拉科出了房间。


“瞧,事情没那么坏,是吧?”身后的门一关上,哈利就轻快地说道。


德拉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我不准备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回厨房吧。”他猛地转身,快步走了起来。


“我觉得,但是我想……”哈利跟在他身后,终于追上他时声音却被一阵小跑的脚步声打断了。


阿米莉亚和她的斯莱特林朋友们就在下一条走廊上,但阿米莉亚看起来却有点微微的恼意。


“马尔福先生,她说她会做的就只是扣分和关禁闭!”


德拉科瞥了哈利一眼,才来到阿米莉亚面前。“那麦格教授还能做什么呢?”


“公开侮辱他们。”阿米莉亚尖锐地回答,“不然我觉得他们只会以此为乐。”


“不行。”哈利开口了,声音听起来很可怕。


阿米莉亚立刻沉下了脸。


哈利摆着手,飞快地说道:“不行,我的意思是,不行,这只会导致仇恨——他们——他们会更恨你们。”


德拉科摇摇头。“阿米莉亚,”他说着,转移了她对那个可怜兮兮的、语无伦次的巫师的注意力,“公开侮辱不会起作用的。公众不会站在斯莱特林学院这边的。”他甚至无法想象理事会的怒火。


 “你们不能这么做,因为那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欺凌。”哈利插话道。


“无论什么理由,公开侮辱是没用的。”德拉科说道,“但是,你们能想象那些学生该怎么解释为什么他们突然被关了禁闭,他们的学院分又为什么突然被扣了那么多吗?”


阿米莉亚鼓起了腮帮。“我想我明白了。麦格教授真是个格兰芬多,所以他们才喜欢她吧。”


哈利戳了戳德拉科。“我们得去一趟礼堂。我想去看看学院分,或者导致它们下降的理由。”


德拉科皱眉。“我们没必要去看那些。”


“难道你不下去吃早餐吗?”阿米莉亚问道。


“我们已经吃过了。你们去吧。”德拉科试图暗示让她们离开。


“好吧。”阿米莉亚和她的斯莱特林朋友们迈着凌乱的步伐蹦蹦跳跳地走开了。


*


“你为什么不愿意去看看计分沙漏?”哈利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悲伤的调子。


“我想在午餐时去看。”德拉科不屑一顾地回答。他朝厨房走去,但哈利拦住了他。


“为什么?”哈利强调道,“你从来不去礼堂吃早餐。”


德拉科给了他一个阴沉的延伸,但他坚强地与之对视。哈利完全清楚德拉科为什么不在礼堂吃早餐——和他总是独自一人坐在长桌的末尾,每次来吃饭时都提前离开的原因一样。因为哈利清楚那种没有一个人可以依靠,不是被攻击就是被忽视的感觉。但并不意味着他喜欢这种感觉。


“你在怕什么?”哈利一边问道,一边耸耸肩膀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你可是了不起的德拉科•马尔福。”


“滚开。”德拉科咕哝道,但可以看到他的嘴角正在轻微地抽搐。


“你确定你不是在害怕吗?”他刺激道。


德拉科交叠双臂。“不是。”他矢口否认。


哈利挑挑眉,正好与德拉科的视线相遇。“那去一趟礼堂又怎么了?”


当他们与彼此对视时,哈利觉得自己快淹死在德拉科的眼睛里了。当德拉科怒气冲冲地打破沉默时,他的眼皮开始颤动起来。


“混蛋。”他温柔地咕哝道,“那么带路吧,救世主先生。”


哈利因胜利露出了一个假笑。他和德拉科十指紧扣,拉着对方走在去看计分沙漏的路上。


他们没用多长时间,因为哈利明目张胆地忽视了德拉科的任何抗议。当他们靠近礼堂门口时,噪音喧哗起来。学生们在四个沙漏边逗留,看向他们,又偷偷地窃窃私语着。


哈利看着沙漏,心里涌起对于麦格教授巨大的敬爱之情。她扣了格兰芬多、拉文克劳以及赫奇帕奇很多分。他因那些低声的议论而皱眉:斯莱特林和毒蛇之类的词被用一种恶毒的口吻提起。


“全体教师及学生到礼堂集合。”麦格教授的声音盖过了那些议论声。


哈利拽着德拉科的胳膊,在他打算逃走之前将他拉近。


“她说了我们得进去。”哈利说道。


“你可不是个遵守规矩的人。”德拉科的声音很轻柔,但他落在哈利臂间的胳膊却出卖了他的紧张。


“我们都在这儿了。你不是个在最后一分钟投降的人吧,啊?”


德拉科理了理袍子。“当然不是。”


他们进了礼堂,哈利的手坚定地挽着德拉科的。他没有理会其他学生的反应,而是静静等着,直到德拉科意识到哈利还没有离开。


德拉科朝哈利倾身,对他耳语道:“嗯,难道你打算坐在我大腿上吃早餐?”


哈利打了个哆嗦,脸瞬间升温。“难道我不能坐在我男朋友旁边?”他抗议道。


德拉科飞快地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男朋友,我们是这种关系了?”


哈利坚定地点点头,终于不再看向德拉科。他看到阿米莉亚在斯莱特林长桌旁露出作呕的表情。她立马做了个龇牙咧嘴的鬼脸,但哈利笑了笑。他和德拉科朝她走去,她拉开她的斯莱特林朋友们,给他们腾出位置。


“他们还是渴望着公开侮辱吗?”德拉科坐下时喃喃道。哈利拒绝离开,为此他恼火地看了对方一眼。哈利刚刚笨拙地跨过长凳,重重地坐了下来,恰好坐在阿米莉亚旁边。


阿米莉亚和莱拉给了他俩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们看见分数了吗?”阿米莉亚激动地说道。


“或者说,根本看不到分数了?”莱拉飞快接道,爆发出一阵大笑。


哈利点点头,也笑了。“麦格教授要做什么的时候,她总是对的。”


阿米莉亚摇摇头。“感觉很奇怪。就像是,我根本不敢相信她会这么做。”


“说得我饿了。”莱拉说道。


“现在正是早餐时间。”阿米莉亚干巴巴地说道,“波特先生,能递一下蜂蜜吗?”


“除非你叫我哈利。”哈利玩笑道。


他们睁大了眼睛,然后齐声道:“哇。”


哈利轻声笑着,拿过一罐蜂蜜。


*


德拉科任凭哈利逗斯莱特林们开心。在外逗留的学生们进来后,礼堂很快就被填满了。教师都到齐了,坐在麦格教授身边。他们看起来都很镇定地在吃早餐,但德拉科怀疑他们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意味着麦格教授在跟他和哈利谈话前就决定要做这件事了。


斯莱特林学院全体学生都坐了下来。费莉希蒂坐得很远,德拉科看到了她朝他们投来的目光。她紧抿着唇,令人惊讶的是,还朝德拉科点了点头。德拉科也点头致意。高年级学生理解得更快,他们窃窃私语着,看上去心神不安。他们都在谈论着德拉科和哈利的关系,脑海中小小的阴暗思想将之与丢失的学院分联系在了一起。


其他桌子上的一些学生正明目张胆地看着哈利。胡珀脸上的表情几乎是要杀人,坐在他周围的学生看起来也不是特别高兴。


德拉科突然听到了翅膀挥动的声音。特希尔像个复仇天使一样地出现了,掀起一股旋风,礼堂天花板上明亮的光线使它投下一个黑色的剪影。德拉科挥动魔杖,在那只猫头鹰降落时把周围的食物挪开。


“特希尔,”德拉科跟她打招呼,“抱歉,你得去厨房才能吃到生肉。”


特希尔屈尊看了他一眼,让他取走了报纸和信件。当他停下动作时,猫头鹰咬了他一口,随后猛冲向空中。德拉科心不在焉地看着她飞走了,向那些易受影响的年轻的斯莱特林炫耀着。


德拉科没理那些报纸(食死徒德拉科•马尔福和活下来的男孩陷入同性关系!),挥动魔杖打开了潘西和布雷斯的信。


亲爱的德拉科,


我必须宣布我,潘西,早就知道了!整个万圣节前夜他都在看你。圣诞节你会邀请他去庄园吧,对吗?哦,这真是太有趣了!我们都期待着在报纸上看见你的脸。我觉得这稍微缓解了我思念你的那颗心。而且,布雷斯又表现得那么愚蠢,就像……你好德拉科,我发现你得到自己的男孩了。哈利很可爱,是吧?我猜你现在多多少少愿意谈论哈利•波特了?看,布雷斯就是不肯等到轮着他的时候。布雷斯翘了课,来享受阳光,因为他觉得作为学生深受它的吸引,当然,他肯定是惹麻烦了,而且……

德拉科微笑着,把信纸折了起来。拿过格雷格的信时他有一点忧虑,不太确定他们之间的距离现在有多远了。格雷格的照片斜放在桌面上,大部分都是空地上的羊群,间或出现一条龙吃掉一只羊,还有一张照片是格雷格站在谷仓前挥手,另一支手里举着一把干草叉。一张纸滑了出来。


你好德拉科,


只要你开心就好。这是你的人生。圣诞节见。


格雷格


又及,给我寄张照片让我看看你怎么样了。(求你了。)

从格雷格的信里,德拉科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忠诚。他等会儿得问问哈利知不知道谁有相机。


“是好消息吗?”哈利在他耳边问道。


德拉科紧握住哈利的手。“是的。”


“是不是——”


德拉科把报纸从哈利面前移开。“别理这些。”他有点尖锐地说道。


哈利皱眉,试着去拿它们。“怎么了?”


德拉科转头吻了吻哈利的面颊。“你相信《预言家日报》还是我?”


哈利脸红了,但也有可能是因为德拉科偷偷舔了一下他的耳朵。


“当然是你。”哈利慢吞吞回答。


“同学们,请坐下。”麦格教授开口,顿时安静下来。她转向斯莱特林的长桌点点头。她走上讲话台时,整个礼堂都安静下来,只听得到餐具碰触的声音。


“早上好,老师们,同学们。无疑有些人想知道学院分是因何事被扣的。”她顿了顿,环顾着礼堂,“当然,这并不是一个失误。一些格兰芬多、赫奇帕奇以及拉文克劳的学生对斯莱特林的学生实施了可以称得上犯罪的行为。学院分正是因此被扣,那些学生也会一直被关禁闭,只有圣诞节时可以暂停。”


低语声响起,但麦格教授立刻要求保持安静。


“在霍格沃茨的校史上,我们绝对、绝对不曾允许过学生之间恃强凌弱的行为,尤其是对斯莱特林学生的攻击!我希望每个做过这种事的人,以及每个知道此事却毫无作为的人,都会为自己感到羞耻。”麦格教授抓住了讲话台的边缘,眼里激动地闪光,“我们一起经历了战争。我们活下来了。导致战争的起因正是我们之间的不团结。因此,现在我们必须团结在一起。我不是要求你们原谅那些在战争期间制造过伤害、残疾或杀戮的人。我只是要求你们不要谴责那些没有做上述任何一种行为的斯莱特林同学!我请求你们看看他们现在的样子,不要心怀偏见的阴霾。不同的学院是为了激励健康的竞争,但不是带来仇恨。不要重蹈覆辙——”


*


哈利靠在德拉科肩头听着麦格教授讲话。他能够看出并不是所有学生都听进去了她的话,也能够看出有些人脸上彻底的抗拒。但令他高兴的是,有些人认真地听着,还有一些人对她的话点着头,他发现在向斯莱特林长桌投来的恶意的视线中,还夹杂着羞愧的视线。


隔着礼堂,他和罗恩的目光相遇,罗恩坚定地点点头。当然,罗恩和赫敏总是愿意和解的。哈利意识到他还可以算上纳威的支持,还有金妮的,卢娜的……几乎是过去的DA的每个人的,除了史密斯。


还有更多的事要做。学校里的仇恨反应了来自社会上的更大的仇恨,哈利能清楚地看见《预言家日报》头版上半部分的话,虽然德拉科试图把它藏起来。但是这场战争中,他并非孤身一人。


哈利朝德拉科微笑,后者正凝视着麦格教授。德拉科偏了偏头,在哈利的前额上印下一个心不在焉的吻。


哈利捏了捏德拉科的手。自学年伊始以来,他们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靠着一点点运气和很多的顽强,余生他们还有漫长的时光。




几年以后……


“每个人!都进来!”哈利大叫。


德拉科跟在哈利身后,心不在焉地看着他推着格雷格和查理•韦斯莱朝庄园的圣诞树前的小集体走去。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模仿着《唱唱反调》的摄影师,站在一个漂浮的高台上笨拙地摆弄着他的照相机,迪安•托马斯从他肩后探出头来。


“德拉科,你在干什么?”哈利的脸上是不胜其扰的表情。


“波特,现在没有什么急着要做的事。”德拉科拖长了调子说道。


哈利皱眉。“我以为你真的真的很想打开你的礼物。”


德拉科假笑。“观察你这件事具有无限的吸引力。”


哈利翻了个白眼。“快点,快让你的父母过来。我想让他们跟莫丽、亚瑟和安多米达站在一起。”


德拉科拉过哈利,吻了吻他的前额。哈利再度捏了捏他的手,他的心里因此感到一阵暖意。


“现在,该哈利等着你做事了。”哈利也拖长了调子说道。


“我觉得这就能让我听话?”德拉科干巴巴地回答,夸张地使用着自己慢吞吞的语调。


哈利退了德拉科一把。“你当然会。”他说着,露齿一笑。他朝那些还在乱走的格兰芬多们冲过去。


因他尚存的理智和希望事情快点完成的想法,德拉科还是做了哈利吩咐的事。母亲正在跟安多米达阿姨聊天,而父亲就站在她身旁。德拉科轻轻拍了拍母亲的胳膊,得到了她的注意。


母亲微笑道:“哦,怎么了?”


“哈利想让我们准备去拍照。”


“没问题。”安多米达阿姨说道。她挽着母亲的胳膊,她们俩享更多的那群人走去,父亲顺从地跟在她们身后。


韦斯莱们和哈利的格兰分多朋友们已经聚集在一起了。德拉科一点儿不吃惊地看到卢娜•洛夫古德在跟布雷斯和西奥交谈——毕竟这是洛夫古德——但他很吃惊地看到潘西在跟金妮薇娅•韦斯莱交谈。他想知道他的祖父是否会从棺材里跳出来——以及父亲对眼前的一切是否如表面一般熟视无睹:在圣诞节这几天里,马尔福庄园被韦斯莱们和格兰芬多们挤满了,间或还有一些拉文克劳们和赫奇帕奇们。


然而,这是德拉科印象中自己家里最开心的一次圣诞节。


哈利的胳膊搂着他的腰。“我真开心。”他低声道。


德拉科挑了挑眉,朝那一大群吵吵嚷嚷的人尖锐地看了一眼。“就为这个?”


哈利只是微微笑着。“一部分。走吧,我们去站在礼物旁边。这样,你就能在拍完照之后做第一个拆礼物的人了。”


“你是在暗示我只有这么点儿自我控制力吗?”


哈利笑了。“我知道你内心深处还是个小孩子。”


德拉科在哈利耳边说道:“昨晚你想要的可不是个小孩子。我听到你还是更喜欢成年的我。”


哈利翻了个白眼。“马尔福,这儿还有真的孩子在呢。快来。”


洛夫古德先生要求大家都看向他,谈话声都停了下来。“每个人都非常棒!”


“爸爸,别忘了你也得在照片里!”卢娜叫道。


洛夫古德先生笑了笑,从高台上跳下来站到她身旁。“我们一起说‘茄子’,照相机就会拍下照片了。”


德拉科摇摇头。“茄子?”他朝哈利低语。


“哦,那是麻瓜的喊法。”哈利回答,因德拉科的嫌弃有点分心。他将身体向里面移动了一些。


“好了,三——”


德拉科将手插进了哈利黑色的乱发中。


“——二——”


德拉科把哈利拉得更近。


“——一——”


哈利的眼睛看向他,热情而专注。


“茄子!”


他们接吻。


阿米莉亚和莱拉分享着“他们俩又接吻了”的消息;赫敏哈哈大笑;泰迪和维多利亚一遍遍高声快速地重复着“茄子”;德拉科甚至听到他父亲也说出了那个词的声音。


哈利的唇抿出一个微笑,于是德拉科也回以微笑。




那个圣诞节的末尾是由鲜艳的色彩、乱糟糟的噪音和美味的食物填满的,但德拉科•马尔福把哈利•波特带到了床上,所有与会者的高声喧哗便都听不到了。


第二天,《唱唱反调》的首页会刊登一张他们所有人的特写照片——洋溢着笑容——伴随着圣诞快乐和新年快乐的祝福。


END


至此,也算是有始有终地把这个故事翻译完了。谢谢这一年以来看过此文的大家留下的每一条评论和每一颗小红心,也谢谢 @VARIATION 耐心帮我纠正的每一个错误,更谢谢写下这篇温柔可爱的文的作者,使我在翻译的过程中得到了很多感动和快乐。

无限爱意。

评论(24)
热度(343)

© 灯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