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DMHP】The Standard You Walk Past/前行之锚(Ch 02)

查看全文请戳这里


Chapter 2

 

显而易见,格兰杰和韦斯莱打算每晚都护送波特回来睡觉。有时他们很快就离开,有时则会留下来聊聊天。在对安静的魅力无限的怀念里,德拉科觉得自己有理由都快发疯了。然而他却被迫磨着牙,倾听黄金三人组谈论他们无聊的日常,其中充斥着作业、魁地奇以及战后慈善活动。

 

但是,看上去这种护送行为阻断了波特在霍格沃茨的夜游活动。而之后的每个夜里,波特都会下意识地来到德拉科的床上。

 

波特梦游到他床边时,德拉科再度强迫自己醒来。他模糊地意识到对方是觉得自己的床更舒服——波特会将整个身体都趴上来,如果德拉科离开床,他甚至可能会依偎进温暖的被窝里。这都快成惯性了:整理好波特的毛毯,将他悬浮起来挪到正确的那张床上,再为他盖好被子。为了阻止波特的尖叫,德拉科还会伸手抚摸他的头发。

 

德拉科恨不得把自己为母亲制作的改良版无梦魔药给波特,但当他在波特的床头柜上看见那些睡眠魔药的空瓶时,他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做,否则波特会有上瘾的危险:这是某种会令人更加虚弱且无法求助的事。不过,这倒是解释了为什么波特会梦游到他的床边。

 

当然德拉科也不能把自己的月长石给波特,或教他大脑封闭术来屏蔽睡梦。

 

他只能疲倦地躺回自己的床上。

 

*

 

“马尔福!”

 

德拉科没有转身,也不曾停下脚步。相反,他伸出手指握住口袋里的魔杖。他能听到一堆学生跟在他身后。自命不凡的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们。

 

“是不是觉得呆在这儿挺好的?你该在阿兹卡班!”某个年长的男孩大叫着。他的声音飘荡在墙壁之间,留下一阵“阿——兹卡班——”的回声,那个“班”字响了很久。

 

德拉科的思绪却很冷静。是的,是你们的波特帮我逃离了那里。回到霍格沃茨继续第八学年可称作是他的某种缓刑。他想这大概就是威森加摩的意图:并不将他关在某个大海中央的监狱里,而是通过学校里的孩子来执法,这些“光明”方的孩子,绝不可能犯错——

 

一道咒语擦着他的保护盾飞过,在他的耳边响起。

 

怒气油然而生。德拉科转过身来,在其他人也打算施咒时抽出魔杖。他微眯双眼,伴随着猛的一划,咒语纷纷落在了墙壁上。

 

该死的小孩们,以为他们该死地能伤害到我。该死的他们又没有该死的黑魔王住在自己家里——

 

德拉科快不能控制自己了,某个诅咒就在他的脑海里回响。只要这些人身上出现哪怕一个伤口,他就会被扔回阿兹卡班。而他打赌这些孩子都深知这一点,他只能忍下愤怒,在内心深处咆哮。

 

他最应该做的是建立一个最坚固的保护盾然后走开,假装那些咒语并不是在针对自己。一道咒语打破保护盾击中了他,带来剧烈的疼痛感。他不愿再让这些人看自己的笑话,专心致志重建了一个新的保护盾。当他跨过某个拐角时,这些人终于觉得满足了。

 

他放任自己流露出痛苦之意,接着溜进最近的一间空教室。掀开长袍,他摸了摸背部的下半部分——谢天谢地是能用手碰到的部位。治好自己之后,他已经没有力气再穿上长袍走出教室了。但他必须出去,最终他从教室里出现在了走廊上,他确信此时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他跟在洛夫古德身后走进八年级宿舍楼。公共休息室里满是等着吃晚餐的学生,大部分都忽视了他,正如他也忽视了他们一样。波特坐在壁炉前的一把椅子上,显然正和他的粉丝们亲切会谈。他看上去又像那个正义的白痴了,而不是那个在睡梦中奇异地无辜的人。但这让德拉科想起自己也缺乏睡眠。

 

就这样,他因疲倦决定放弃晚餐,直接上床睡觉。

 

*

 

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德拉科享受了一个未被打扰的安眠。他从自己蓝绿相间的梦中醒来,完全没听到防护咒的提醒。房间里安静极了。

 

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侦测魔咒。格兰杰和韦斯莱未曾造访,波特自己曾在夜里短暂地回来过一趟。显然这人又开始夜游了。

 

终于。

 

伸了个懒腰,准备起床,他感觉到自己的魔力再度变得安宁祥和。

 

*

 

星期日的凌晨,母亲的猫头鹰在厨房里找到了他。(对于这些猫头鹰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它们又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德拉科早就放弃了思考。)这时《唱唱反调》和《预言家日报》正整齐地摆放在他面前摊开的书旁。

 

他从猫头鹰特希尔身上取下信和包裹。她原谅了德拉科没有抚摸自己的行为,径自飞向家养小精灵已经在桌上准备好的食物。

 

包裹先被打开了:里面装着一小盒巧克力,他可以闻到巧克力的气味,盒子本身充满了母亲的魔法。但他并没有品尝哪怕一块,而是关上盒子,打开了信。

 

他飞快地阅读着羊皮纸上的内容,从开头那句“亲爱的德拉科”一直到结尾。离第一个霍格莫德周还有一个多月,到那时他才能见到母亲。也许还有父亲,他猜测。

 

亲爱的德拉科,

近来可好,宝贝?如果你能抽时间多写点儿信,我会很高兴的。只能先假定你的课程都还顺利,因为我恐怕无法想象其他学生和教授们的言行。只希望你友好地对待了他们,他们也同样回报了你。

噢,我是多么担心你啊!你睡得还好吗?那些月长石还有用吗?

至于你和波特先生分到了一个房间的事,我想有必要提醒你一定要以亲切礼貌的态度与他交流。我知道你对波特先生有些愤怒、厌恶或者不舒服的想法,但你应当将之作为一个新的机会。不管波特先生是否理解生命之债的含义,我们自己必须牢记它。如果你能现在就偿还这些生命之债,这将是是最好的,否则在未来的某一天,波特先生可能会强制执行它。

有必要的话,多想想波特先生曾给予的帮助。若你们不能成为朋友,最好能发展成比熟人更进一步的关系。亲爱的,不必否认,至少你曾经是希望能成为他的朋友的。如今我已经猜不透你的想法了,但如果你曾经的愿望还没有消失,我希望你能完成它,你将会得到巨大的满足感。

不说这个了。你父亲和我已经完成了西翼的改造,正准备着手进行东翼的。不必惊讶,你父亲的软禁已不再是个妨碍了。我们派家养小精灵找回了很多必要的物件。如果你打算造访霍格莫德或者其他魔法地区,一定要多加小心,德拉科。有很多人忘记了我们曾付出的,也忘记了我们已被无罪释放。

我在帮助我的姐姐,你的阿姨安多米达。我们的会面很有趣,泰迪·卢平是个可爱的男孩,如果你下个月不去霍格莫德的话,至少圣诞节你能见到他。泰迪是个易容马格斯,遗传自他的母亲,也就是你的表姐尼法朵拉·卢平·唐克斯。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显露出任何化狼的倾向。

你父亲正在康复,我确信不久他就能自己写信给你了。他真诚地希望能弥补你和他之间的裂缝。如果没有其他问题,为了我答应他,德拉科。

希望你过得好,德拉科。记得不要轻易低头。

爱你,

母亲。

德拉科慢慢叠好信纸,塞回信封里。那盒巧克力还诱人地放在他面前,但已经没有潘西、布雷斯和格雷格(以及文森特)在这里与他共同分享,又或者因它们是巧克力而拒绝品尝了。

 

不要伤感,德拉科。他暗自斥责自己。他肯定特希尔都在嘲笑自己了。给了那只鸟一个斜眼,德拉科竭力不因为巧克力的味道和母亲的香水味感到孤独。

 

*

 

这是德拉科享受不被打扰的睡眠的第七天。他从平静的海面、温暖的沙滩的睡梦中醒来,依然没有什么吵醒他。房间里很安静。

 

德拉科却觉得有点儿心神不定。

 

他检查了探测魔咒,波特又只在夜里回来过一趟。

 

反正没人能听到,他允许自己发出一声挫败的叹息。波特就是要毁掉一切。“活下来的男孩”已经用他的夜游和尖叫毁掉了德拉科的睡眠,现在又让德拉科该死地担心起那个蠢货。他都快怀疑波特是在下意识地制定什么邪恶的计划来缓缓折磨他了。

 

波特再度开始夜游,而这一次他看上去更加糟糕了。就算是隔得很远,德拉科也能看到波特呆滞的眼神、疲乏的步态、皱巴巴的衣服以及比以往还要凌乱的头发。看起来波特只在极不舒服的地方有过一些短暂的睡眠。德拉科承认,他并没有比战争期间更糟糕,但绝对不是一个身处光明方的巫师应该有的样子。

 

*

 

第二天晚上,当波特梦游到德拉科床边时,他终于松了口气。看着波特脆弱地蜷缩在自己的床边——梅林啊,要是波特能够知道他现在正听凭一个食死徒主宰该有多好——德拉科丧失了将波特送到他自己床上去的决心。也许波特潜意识里觉得德拉科的床更好,毕竟,这张床上铺着值得夸耀的埃及丝绵,还能以舒适的视角欣赏夜景。

 

也许冥冥之中这个世界都在提供令德拉科得以偿还他的生命之债的方法。

 

打定主意,德拉科恢复镇静,将波特的毛毯盖在他身上,把他放到床的另一边,免得自己会不小心碰到他。他修改了自己的防护咒,将波特设定为例外,这样他就不会再因波特而被提醒了。带着一种满足感,德拉科回到床上继续睡觉。

 

*

 

德拉科很困惑。这幅景象——漆黑、寒冷、苍蓝——并不是他在睡梦中一向见到的场景。他缓缓转身。空气冰寒,甚至透过他穿的长袍——长袍?——直抵皮肤。地上满是灰烬,树木的残骸一直堆到地平线尽头。

 

看上去就像战场。

 

梦境突然又转换为纯然黑暗的密闭空间。德拉科意识到他其实很清醒,而这并不是他自己的梦境。哭喊声、可怜兮兮的啜泣声和抽噎声响起,他只觉得胃缩成了一团,接着看见——尽管身处一片黑暗中——一个小小的男孩蜷缩在垫子里。他跪下来,发现男孩的前额上有一道伤疤。

 

这男孩是波特,是他在哭。这是波特的梦境。

 

一瞬间,德拉科只觉得满心恐慌,无法思考任何事。

 

母亲——她会怎么做?记忆从他脑海中的某个小角落浮现,恐慌渐渐消失——当他六岁时,做了噩梦后,母亲都会为他唱歌。

 

他闭上了眼睛。这儿什么也没有——除了黑暗还是黑暗——但反而帮他回想起旋律和歌词。他轻声开始,竭力模仿身体里某个遥远的部分曾感知和记忆到的母亲的歌声。这是一首母亲特意为他而唱的摇篮曲,根据布莱克家的传统,这首歌的内容与星星有关。

 

在梦里,德拉科的歌声几近完美。

 

这是一首很长的歌,唱到第二段时小小的波特就停止了哭泣,到第三段时,德拉科靠着房间里的墙壁舒服地坐下,小波特爬上他的膝盖,整张脸都埋在他的胸前。

 

第三段的副歌部分徐徐唱完,梦境也渐渐消失。

 

*

 

德拉科醒来时,懒懒地眨了眨眼。不知怎么地,经过一晚之后,波特靠得更近了,还挽住了他的手。梦境是波特的,德拉科了解梦的形成机制,那个梦里至少有一部分是真实存在的情形。波特梦到的那个房间小得可怜,德拉科在里面站都站不直,地上有个垫子,而小小的波特身处一片黑暗之中。

 

德拉科在波特醒来之前把他送回他的床上,免得他会因为一些荒唐的事情控诉自己。他施了个温暖咒,把波特放进他的被窝里。

 

波特的脸转向他,看上去睡得很舒适。

 

很正常。甚至很友好。不再是那个第一年时拒绝德拉科的男孩。不再是那个德拉科欠着生命之债的男孩。不再是那个几乎看都不会看德拉科一眼的男孩。

 

德拉科感觉胃里搅作一团,他皱了皱眉,转身离开。



TBC

评论(15)
热度(352)

© 灯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