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DMHP】The Standard You Walk Past/前行之锚(Ch 05)

祝大家新年快乐!:)

查看全文请戳这里


Chapter 5


与盒子一同寄来的纸条上写着:


学会分享。爱你的,母亲。

看到母亲寄来的盒子里那些狮子形状的巧克力时,德拉科明白该和她好好讨论一下自己与波特之间的关系了。


他清楚她是知道些什么的。他并没有写信告诉她自己与波特新发展的……友情,但是他已经在《预言家日报》上读到过了。学校里总是有些学生间谍,他们执着于关注波特和他做的任何事。德拉科环绕在波特左右这件事成为新闻不足为奇,他一直很好奇为什么还没有出现“哈利·波特,上了魔药课!”“哈利·波特吃了薄饼当早餐!”或者诸如此类的垃圾文章。


德拉科将信件和其他包裹推到一旁,将盒子放在波特面前。波特说了些俏皮话,德拉科拿起一只龙,而波特则拿了狮子(真是个格兰芬多)。他们吃着巧克力,享受了几分钟愉快的宁静。看着波特灿烂的笑容,德拉科也不情愿地露出微笑。


“替我谢谢你妈妈,马尔福,”波特轻松地说着,舔了舔手指,“不用谢。”


德拉科放任自己翻了个白眼,多多少少是因为波特的自说自话,也是因为他的确会感谢自己的母亲。


波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给了德拉科另一个笑容,便将注意力放回作业上。德拉科眨眨眼,沉浸在突然洋溢于心头的暖意中。他摇摇头,清空思绪,竭力不在波特不小心将墨水洒满羊皮纸并默默咒骂时露出假笑。


*


那天晚上,德拉科将信件和包裹在自己的床上摆了一圈。他首先拿起了母亲的信,花朵的香气萦绕在信纸上。母亲的信里根本没有提及波特。相反,她提醒他在接下来的霍格莫德周不要忘了造访马尔福庄园并探望父亲。即使是父亲也给他写了信,但通篇的轻快口吻——只谈了谈在马尔福庄园里进行的彻底翻修工作——还是让他确信这封信被书写时,母亲肯定就在父亲背后看着呢。


当他拆开父亲寄来的包裹时,德拉科忍不住吞咽了一下。也许父亲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不在意我。一个小小的银色吊坠出现在他眼前,它正栖息于暗蓝色的天鹅绒之中。坠链是银白色的,由一些精致的细小链条接合而成。德拉科伸出手指试着摸了摸吊坠,感到一阵魔法的力量传向手臂。


这吊坠充满了守护魔法。它很古老,咒语层层叠叠、环环相扣地施加于金属表面,环绕着链条游走。德拉科缓缓地解开衣扣,将吊坠系在颈间。当他合上搭扣,吊坠发出嗡鸣声,肌肤上传来魔法的刺痛感。


德拉科闭上双眼。他能感觉到其上还有个新施加的咒语。这是属于父亲的魔法。它没有母亲的魔法所带来的那种熟悉的安全感,却带着一种坚韧感,意味着……父亲是关心他的。德拉科得以撤销自己施加的一些防御咒语,他为咒语带来的压力的减少而叹了口气。


潘西和布雷斯一起寄来的包裹语气则轻快得多,他们之前还给他寄过一些法国的护发药水。潘西向他保证:这玩意儿至少和斯利奇兹的一样好,亲爱的。想想法式时尚有多惊人吧,德拉科!潘西和布雷斯在信里那些无恶意的玩笑——不同的段落以不同的笔迹书写,上面还点缀着他们争夺羽毛笔时不小心落下的墨点——都使得德拉科好一阵怀念。他决定等会儿就给母亲写信,询问潘西、布雷斯和格雷格在霍格莫德周是否可以去马尔福庄园,他想见见他们。


*


哈利看到一面镜子,和马尔福在防御课上变出的那面完全不同。这是厄里斯魔镜,他也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一个小小的、矮矮的男孩,头发凌乱,衣衫过大。


当奇洛抓住他的胳膊时,他感到自己在冰冷与灼热的交杂中放声尖叫。伏地魔的声音就像有毒的烟雾一样环绕着他。他试图逃开,但他根本挣脱不了,魔法石在他的口袋里来回晃动。奇洛燃烧起来,而他的伤疤也宛如灼烧。


热意在身后肆虐,他担心那恐怕是厉火。他转着头,在黑色长袍包裹住他,将他拽走之前瞥见金色的发丝。哈利转头面对奇洛和伏地魔,在那儿站着另一个自己,如同记忆中一样,奇洛化成了碎片,他不禁睁大了眼睛。有人给他带来了温暖,渐渐地,哈利能听到这陌生人轻声哼唱着——“为你,我将赐予你月光”——他终于在这怀抱中放松下来。


*


邓布利多留给他的苦痛与他脑海中的歌声形成鲜明对比。他自孩提时代就他妈见证过死亡。魔法石,蛇怪——该死的,甚至是小天狼星。连成熟得多的傲罗们都无法战胜这些,邓布利多是怎么觉得哈利能做到的?


哈利戴上眼镜,飞快地拉开床帘,见到马尔福伏案学习的熟悉景象。马尔福歪歪头,哈利回以微笑。


马尔福的唇角翘起来的那一瞬间,他对于邓布利多的愤慨顿时消散了。他觉得自己镇静多了,便起身为和马尔福共进早餐做准备。


*


哈利在课下回到公共休息室,看到卢娜正坐在最大的那扇窗前。此时还是早上,阳光倾泻而下,使得她的头发仿佛在发光。这让哈利回想起了梦里闪烁的色泽,他眨眨眼。难道他梦到了卢娜?印刻在他脑海中的那首歌的古怪感倒很像是她的风格。


当他走近时,她抬起头,梦幻般地打了个招呼。“哈利,你的骚扰虻消失了。”


“嗯,没错。”他看了一眼她手上的那本素描簿,上面画满了一些看起来很眼熟又或者是从未看到过的生物,旁边还整整齐齐地写了批注,“我就是——我觉得我在梦里看到你了。”哈利说道。


卢娜静静地冲他微笑。“我却并不记得我在那里。”


哈利花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了她的意思。“嗯,哦。”


“是好的梦境吗?”卢娜清澈的眼睛注视着他。她的声音很轻,并不像哈利所记得的声调。


哈利忍不住绽开笑容。“不坏。”


卢娜伸手放在他的胳膊上。“一切都会好的。”她笑着,眼睛再度变得梦幻,“你总会找到你所寻找的东西。”


哈利给了她一个不确定的微笑,与她一起望向窗外。他梦中的那个人不可能是她——无论那是谁,对方的胸是平的,而卢娜显然不是。当他发觉自己正盯着卢娜的胸部时,哈利不由得脸红了,很快转身离开。


*


德拉科眯起双眼。他正准备去吃午餐,因为之前在图书馆的逗留这时候有点晚了,但他忽地听到有人在大叫。


“该死的斯莱特林们!你们怎么还敢回到霍格沃茨!”


他抽出魔杖,缓缓地转动着它指向地面。数条魔法线顿时交合着环绕了他,吊坠的魔法也做出反应。他只用了一会儿就调整好了表情和姿势。


接着,他向前走,转过了拐角。


他从容地看向前方。不出所料,走廊里只有两个斯莱特林——一到二年级,从他们的身高来看的话——和三个赫奇帕奇。人们还向来觉得赫奇帕奇一贯友好可爱呢。


他们立刻就发现了他,注意力顿时就转移了,举起了魔杖直指德拉科。德拉科漫不经心地冲那两个斯莱特林挤挤眼。这两个小姑娘看向他的目光中都满含坚定,她们机灵地飞快从赫奇帕奇男孩们身边溜开,留下了德拉科。


“啊,是德拉科·马尔福,食死徒宝宝。”最强壮的那个男孩开口,他一边向前走来,一边抚弄着自己深棕色的头发,“我们看到你和哈利做了好朋友。”


德拉科向前一步,确保自己仍表情空白。在意识深处,他正念咒施展出防护盾,以此抵挡他们将会投掷过来的无论什么咒语。


“听着,快停下你的行为。”那男孩咆哮着,“哈利不喜欢你。他有的时候只是太高尚了。可别自认为这就是一段真正的友谊!”


德拉科僵住了。他知道,他早就清楚。波特,黄金男孩,白痴般地高尚、宽容和友好。德拉科——甚至他不能就只是德拉科,他应该是德拉科·马尔福。波特微笑的样子在他脑海中浮现。那其中有多少作伪的成分?


“昏昏倒地!”


德拉科侧身,咒语贴着他的长袍下缘擦过。其他男孩立刻再次抛出咒语,脸上都布满了怒火。德拉科向前,集中精神。盔甲护身!盔甲护身!咒语和防护盾相撞时闪出火花,尖锐的声音在走廊里回响。


德拉科迈着坚定的步伐向前走。赫奇帕奇们则迈着谨慎的步伐往后退。


“从我们身边滚远点,食死徒!我们会告诉斯普劳特教授的!”其中一个人叫道。另一个人掷出咒语,但德拉科丝毫没有因为他们不断重复的话而分心。


毕竟,他早就这么认为自己了。他们带来的伤害远远不及他因自己的愚蠢而带给自己的伤害。


咒语击向吊坠的防护盾,划出一个圆,再向施咒者反弹回去。一个男孩大叫着回避,撞倒了另外两个,他们发出痛楚的咕哝声。德拉科毫不怜悯地继续往前。


他终于走到赫奇帕奇们跟前,他们跌跌撞撞地向后退着,魔杖谨慎地指向德拉科的脸。毕竟,他们说过德拉科是食死徒。而一个人不可能完全不会黑魔法就成为食死徒。


三个人中自发形成的那个领头的男孩先崩溃了。“你——马尔福……你离我们远点!别想再攻击我们!”他们一直退到墙边,给德拉科空出一条通过走廊的清晰的道路。


德拉科沿着这条路走开,毫不吃惊于他们在他身后抛来咒语。吊坠的魔法合拢成盾,大部分咒语击在上头,随着一道道闪光消散,德拉科黑色的身影在地面上拉得老长。他强迫自己不要因为后背传来的尖锐痛楚而畏缩,而是自己等会儿所需要的破解咒和治疗咒。


战后的世界看起来,至少是一个斯莱特林比赫奇帕奇更有道德的世界。


*


哈利在沙发上伸展开身躯,待在八年级公共休息室里消磨时光。房间正处于令人愉快的安静中,任何低低的私语声都不曾存在。


哈利梦里的那个人是马尔福,他确定了。他花费了数个午餐和晚餐时间来观察所有的学生——没人拥有如同马尔福那般明亮的金发,坚实的胸膛,健美的肌肉,还得是个男性。


哈利在他的梦里见到的马尔福是那么温暖、抚慰、温和且友好。这让哈利迷惑于真实的马尔福是否也是如此,当然这迷惑也只有一点点。哈利有感觉,他的确如此。那些小小的假笑和微笑总是出现得很突然,哈利还无法指出它们出现的规律。还有当哈利沉浸于作业之中,马尔福因领先于他而出手指点时的恼怒和白眼。这些都是马尔福(或者说是德拉科)在那一刻完全超出了哈利的旧有认知的证明。


德拉科从不会出现在公共休息室里,哈利怀疑这是否该列入让德拉科做的事的清单里,且应当就排在让他开口说话之后。对此哈利有点挫败。他觉得要是自己开始跟德拉科交谈,德拉科总会让步,开口回应自己的。哪怕是想说哈利的表现都是狗屎呢。


“我们再也没在早餐时看到你了。”罗恩闷闷不乐地说着,坐进哈利旁边的沙发里。


哈利露齿一笑,耸耸肩。“我喜欢在厨房里吃。那里很安静。”


赫敏尖锐地看向他。“不是因为某个你在六年级的时候着迷了一整年的斯莱特林吗?”


“后来证明我是对的呀。”哈利抱怨道,回避着问题,“你们总不能阻止我去厨房吧。”他假装任性地说道。


赫敏大笑。“是的,我们不能。继续你跟马尔福之间的那些小游戏吧。”


罗恩气急败坏地叫道:“哈利跟马尔福之间什么也没有!”


哈利脸红了。“呃,我们都在厨房吃早餐。你们要是想的话也可以来……”他加了一句,同时在心里请求他们别来。


“该死的没门儿。”罗恩激烈地摇头,“我有力气去大厅吃我的早餐。”


哈利为罗恩严肃的态度大笑。


*


此后巧克力被寄来的每个清晨,德拉科都会先拿一颗,再让哈利给自己也选一颗。这些巧克力们形状各异,有龙、狮子、孔雀、花朵等,颗颗都呈现出极度的精致和美味:牛奶巧克力、白巧克力、黑巧克力、薄荷巧克力……不一而足。有的哈利甚至叫不上名字。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一个马尔福竟然会选择狮子?”哈利开口,带着一种假装的惊恐表情指向德拉科从盒子里拿出的那颗巧克力。


德拉科给了他一个邪恶的假笑,一口咬掉狮子的头。他将盒子推近哈利,哈利看向盒子里面。


哈利的嘴唇撇了撇。“只剩下龙和孔雀了!”他小心翼翼地拿出一颗中国树蜂龙。他注意到德拉科的眼里满是欢笑的火花。他坐直了,换了一口高贵的腔调。“哎呀波特,这正是我一直以来卑鄙的计划。”哈利撅起嘴,“嗯,我觉得龙蛮酷的。”


德拉科阖上盒子,视线移开了,但哈利能够辨认出他唇角的笑意。


当他们坐回去不发一言地学习时,哈利的心中充满暖意。他仍然没能使德拉科开口,但梦里的歌声不算。他猜测如果德拉科开口了,他们会朝对方好一通嘲讽。但自从哈利开始自我嘲讽以来,每当德拉科眼里闪烁着认同时,他都不会感到有多受伤了。


*


也许哈利对德拉科的迷恋比一点点还多一点,但他可以骄傲地宣布自己并没有像六年级时那么过分。


在闲暇时分,他会打开活点地图,在上面寻找那个熟悉多了的名字。他会跟着德拉科从变形课到算数占卜课;他会穿着隐形斗篷,坐在教室后头,看着德拉科写下讲究的长等式,虽然他根本看不懂;他会在德拉科离开教室,走向图书馆时跟踪他;他会欣赏德拉科优雅的步态,那让他想到纳西莎·马尔福。


但他也确定无疑看到四个赫奇帕奇、两个拉文克劳和一个格兰芬多在对付两个斯莱特林。德拉科的背挺直了,继续向前,这引起了哈利的一阵恐慌。


这几个人试图包围德拉科,那两个斯莱特林被遗忘了。哈利伸进隐形斗篷的口袋,取出魔杖,指向前方。他不得不躲过呼啸而来的魔咒——令他满意的是,有几个人被自己的咒语击中了,倒了下来,双腿交叠,又或是在痛楚中咿咿呀呀。


当哈利赶到时,德拉科已经转过了拐角。


不要紧。


其中一个学生——一个金发的小女孩——发现了他,冲她余下的同伴们疯狂示意。哈利终于得以看清这些攻击者的面孔。


“哈利!”其中一个人叫道。他们都竭力朝他微笑。


他瞪了回去。


“别认为我是傻瓜。”他顿了顿,“七个对一个?这太不公平了。”他注视着那个格兰芬多,这男孩一阵退缩。令人失望的是,这七个人都是决斗俱乐部的成员。哈利希望他们加入的原因可别是想学着怎么对付自己不喜欢的人。


“马尔福完全可以挑战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知道吗?如果我再看到你们这么做,我会举报你们,然后把你们从决斗俱乐部里开除。”哈利眯起了眼睛,这些人都张大嘴看向他,“明白了吗?”


他们的嘴都合上了,疯狂地点着头。接着是几个人含糊的回应。“好的,哈利。”


“那快走吧。”


这些学生们立刻行动,一个接一个地离开哈利,朝着德拉科的反方向跑远。当最后一个人消失在哈利的视线里时,他收起了魔杖。


德拉科对付他们的冷漠与哈利曾见到他封锁的另一面一模一样。但他分明也在清晨时分展露过令哈利震动不已的温柔,这个德拉科和梦里的那个他又有所不同。他所做的几乎算得上是高尚得格兰芬多了……也许德拉科就像自己怀疑的那样真的能在意其他呢。


*


哈利在第二天清晨偷偷观察着德拉科,但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哈利能看到的裸露在外的肌肤——双手、脖子、脸颊——都没什么伤痕,德拉科的动作也没有任何因伤痛导致的不正常的僵硬感。他仍以优雅的仪态行动着,在羊皮纸上写下一行行词句。


当德拉科挑眉转向他时,哈利急忙侧过去,瞥向德拉科的作业。“你确定是这个答案?”


德拉科将哈利的手拍开。


“当然了,疤头。”哈利噘嘴,“你要是真想问的话。天呐,你可真是聪明啊,波特。”


德拉科哼了一声,打了他的胳膊一拳。


“嘿!”哈利小心翼翼地擦着自己的胳膊,“好啦,好啦。德拉科·马尔福是最聪明的巫师。”他吟诵道。


德拉科假笑,哈利试图发出更多抱怨,就为了看到他眼里旋转的欢乐。


TBC

评论(10)
热度(291)

© 灯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