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DMHP】The Standard You Walk Past/前行之锚(Ch 06)

Happy birthday to our little hero!

谢谢beta姑娘不嫌弃身患懒癌加拖延症的我……

查看全文请戳这里


Chapter 6

他们施了个无声无息咒,厨房里的噪声被隔绝在外,听起来轻柔很多。德拉科微微偏头,透过发丝打量着波特。他正全神贯注于自己的作业,那碟子薄烤饼都被遗忘在了桌上。

 

波特的梦境非常可怕,德拉科至少能清醒地处身其中。他很清楚做梦的感觉:无法自控,任何行为基本上都无甚用处。在梦里他能看出波特的身体中传达出的每一丝紧张——更糟的是,这人亲身经历过这一切。波特——清醒的这个——没有变得愁苦、尖酸亦或是刻薄简直就是奇迹。

 

波特基本上已经停下了夜游活动。对于这人每每睡在自己床上的事他已经屈服了,况且他有理由为波特重新变得警觉且充满活力感到一丝丝骄傲。

 

德拉科还不确定波特是否真的成了自己的朋友。他的确接受了对方每天早晨的陪伴,但是……如果是母亲会怎么做呢?德拉科太清楚父亲会希望他在战后世界怎么做了。他会立刻握住哈利·波特伸出的友谊之手,并利用这段友情来重建马尔福家族的声誉。

 

德拉科认为母亲也会接受这段友谊。他在心底微笑。母亲绝不会将利用友情重建声誉这种事情做得那么昭然若揭。她会将波特作为一位密友,使重建声誉显得更像是一种随之带来的结果。

 

但是也许,成为哈利·波特的朋友应该仅仅是因为享受对方的陪伴,不管这听上去有多愚蠢。

 

他看着波特笨拙地翻找着课本,在羊皮纸上潦草地写下狗爬字。在忍受了一分钟挫败的叹息声后,德拉科致以同情,并提供了帮助。

 

*

 

德拉科以为斯莱特林们好歹是不会伏击自己的,但他们的确这么做了,就在周四早晨德拉科从厨房前往图书馆的路上。他们在一条德拉科经常路过的、尘土飞扬但总是空空荡荡的走廊上包围了他——这意味着他们一直在监视他,同时德拉科必须扩大侦查咒语的范围了。又或者说他太满足于波特的陪伴了。

 

那群人主要由中年级学生构成——包括三年级、四年级以及五年级的,但他们的发言人是一个七年级学生。她跟德拉科差不多高,皮肤一样苍白,但头发却暗如黑夜。

 

“德拉科·马尔福。”她卷着嘴唇念他名字的方式逗乐了他,他自己曾经也老这么干,“有没有什么是你希望我们做的?你的援助是为了让我们帮什么忙吗?”

 

德拉科只是茫然地回应着她的注视。

 

几秒钟过去,一分钟过去。德拉科在眨眼间瞧见那个七年级学生翻了个白眼。

 

“听——听着,”她顿了下,或许因结巴而显得有点困窘,她迅速使自己平静下来,双眼牢牢盯着德拉科的眼睛上方,“你得明白,德拉科·马尔福,我们并不需要你的帮助,我们不愿意欠你任何回报。”

 

德拉科转而看向她身后的斯莱特林们。他们与他对峙,如同格兰芬多似的,非常短暂地与他的视线接触。他因脑海中与他们对话或施展一个集体摄神取念的想法感到愉悦。他的双眼微微眯起,咒语被堵在喉咙里无法出口,无疑,这是某个来自“光明方”的巫师施加给他的。吊坠里蕴含的来自世世代代马尔福家族的魔法及父亲的魔法带来并不难受的压迫感,并给予他勇气。于是他选择了“摄神取念”。

 

德拉科顺势后退一步,以便捕捉到他们的注视。他短暂地清空了所有的思绪,屈起手指握紧魔杖。当他举高魔杖,在空中划了个漩涡时,所有的视线都吸附其上,而那些人手里还在笨拙地掏着自己的魔杖。

 

摄神取念。

 

斯莱特林们的思想瞬间袭来,嘈杂作响,就像暗色背景上一排模模糊糊的点。德拉科忽视了这些——他对于他们在想什么全无兴趣。或者说这不是他该知道的,考虑到这个咒语被改造的初衷。

 

我不曾也不会帮助你们,他在脑海中将这个想法传递出去。

 

他们的眼睛睁大了。其中最聪慧的人后退着,切断了眼神的联系。但德拉科在暑假里早已完善了这个咒语,且只要咒语形成以后,这种形式的思想输出都并不需要眼神联系。他微微向前迈了一步,而领头人则步步后退。她还没切断眼神联系,德拉科能感觉到她立即施展了大脑封闭术。

 

但德拉科死死咬住脑海中的链接:我为什么要帮助不会独立思考的人?帮助表现得一点也不斯莱特林的斯莱特林们?

 

震惊与愤怒充斥在他们的脸上。也许现在他们会学聪明一点,不再仅仅只有一人或两人时四处游荡。或者他们会意识到至少他们能告诉麦格教授,并竭力让她相信自己。

 

这可不是我的错,谁让他们挡我的道,我只是想走走而已。怀着一种漠然的心理,德拉科停下了咒语。他断开了连接,感到不再想开口说话。

 

当他前进时,斯莱特林们如水般散开,让他离开了。

 

这令德拉科意识到他已不再将自己归入“斯莱特林”之中。

 

*

 

哈利反复检查着地图,但他没瞧见有任何小团体接近孤身一人的德拉科。

 

无论如何,星期五晚上的决斗俱乐部课程即将开始,哈利站上讲台,所有的人都在下头等着他开口。他很容易就能从观众里把那些学生找出来——那些疏离地看着而不是好奇地望着他的人。他已经告诉弗立维教授和纳威自己想做个演讲,虽然其实没什么特别的,但他们此刻也正好奇地看向他。

 

“每个人都在这儿了吗?”

 

学生们匆匆地互相看了看,少数人冲着哈利点点头。

 

哈利缓缓点头。“我注意到你们有些人没有好好听麦格校长在迎新晚宴上的话。还记得吗?停止学院内部小团体?各学院达成和解?”

 

学生们喃喃着推诿之词,一些人愧疚地看往别处,几个人试图抱起双臂但没能成功。哈利真想知道他们是否也是这样去给斯莱特林们下咒的。

 

“如果还不够清楚的话,这意味着不得攻击其他学生。不能就因为有些人是斯莱特林就认为他们是坏的!该死,小矮星彼得是个格兰芬多,但我确信你们都听过关于他的故事。”

 

哈利摇摇头,试图平息自己的怒火,但反而更炙烈了。他向前走了几步,站在讲台边缘,向下瞪着某些特别的学生。

 

“战争已经结束了,别再去干涉他人。我不管这些话说过多少次了——对其他学院的人友善一点。而德拉科·马尔福——”一些人振作精神——“曾经是一名食死徒。我知道。但他只是曾经是一名食死徒,现在已经不再是了。是我在他被审讯时做的证。他身处此地完全合理。因此如果你们有别的想法,你们最好先来和我谈谈。”哈利深呼吸,但这行为之前没能安抚他,现在依然不能,“明白了吗?”

 

“我们能完全相信斯莱特林吗?你能说出哪怕一个好的斯莱特林吗?”扎卡赖斯•史密斯叫道。

 

“许多斯莱特林在霍格沃茨一战里与我们共同战斗,我可不能认同你说的话!”哈利严厉地回答。

 

史密斯冷冷一笑。“你在回避我的问题,哈利。”

 

“西弗勒斯·斯内普冒着生命危险为我方埋伏于敌营之中。纳西莎·马尔福对伏地魔撒谎以保全我的性命。”

 

“切。”史密斯翻了个白眼,“一些小小的举动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好人。他们只不过是为了救自己。”

 

“梅林!”哈利咬牙切齿地回答,“该死的梅林就是个斯莱特林。这对你来说够了吗?”

 

扎卡赖斯·混球·史密斯耸耸肩。“没必要这么生气,我只是说出了其他人的想法而已。”他身旁的杰弗里•胡珀表示赞同。

 

哈利怒视着他。“很好。无论如何,如果你对斯莱特林有什么不满的话,去跟你们院长说,或者跟我说。我不会容忍对他们的攻击,不管在什么情形下。明白了吗?”

 

他怒视过的人纷纷迅速点头,那场景就像一道波浪似的。

 

哈利挫败地伸手抚过头发。“很好,那我们开始吧。”他突兀地开口,从讲台上一跃而下。他的心剧烈地跳动着,一瞬间他很想打人。史密斯就不错。

 

纳威飞快地拍了拍他的肩。“这是怎么了?”

 

哈利猛烈地摇头。“有些事在发生。”

 

纳威看上去很关心。“你不该告诉麦格校长吗?”

 

哈利苦恼地叹息。“我知道——我只是觉得斯莱特林们不会为此而感激我,你懂吧?”德拉科也不会。“听着,下次再瞧见那种事,我一定会阻止的。”

 

纳威点点头,坚定地抬高下巴。“我也会注意的。”

 

“谢了,伙计。”

 

*

 

哈利近距离地观察着其他学生。角斗俱乐部的成员们都表现得很好,也特别沉默,有些人看上去在真心懊悔,但他也注意到他们更倾向于请教纳威或弗立维教授。难道所有人都参与了攻击吗?哈利立刻在心里捶打自己。他一直以来都忽视了斯莱特林,从来没注意过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有些斯莱特林的确就如他所认为的那样是好人。

 

哈利揉揉脸。为什么人们就不能和平相处呢?刚刚的声明令他想起几乎快忘了的想法,他希望德拉科也在决斗俱乐部。但这绝不可能,哈利厌倦地想到。

 

这天的聚会结束时,弗立维教授走近他。“发生了什么事吗,波特先生?”

 

“教授?”

 

“你的演讲。如果你发现了什么情况,你一定要说出来。”弗立维教授坚持道,“我也会跟我的学院声明此事的。”

 

哈利叹息。“没有人受伤,不算那些反而把自己搞伤的攻击者的话。我不想说出有谁都牵涉其中——如果受害者自己都不开口的话,那必然是有隐情的。”

 

弗立维教授皱眉。“波特先生,我理解学生们都不喜欢所谓的‘强迫’,但攻击其他同学是不能容忍的行为!”

 

“就像我和马尔福在整整六年里所做的那样?”哈利问道。

 

弗立维教授抱起双臂。“我觉得你错置了自己的正义感。”

 

“但麦格校长的讲话并没有起作用,不是吗?”哈利失落地说道,“我能回宿舍了吗?”

 

“这事儿还没完,”弗立维教授警告,“但你可以回去了。”

 

“晚安,教授。”

 

“晚安,波特先生。”

 

*

 

星期五的晚上,德拉科知道了大脚板就是小天狼星·布莱克的事。那是他的表亲,一个他完全不了解的人。他看着梦中的哈利和布莱克一同大笑,感到自己就像个入侵者。当梦境转为黑暗,他忍不住颤抖了。

 

他并不愿意再看到贝拉特里克斯,但他经常在哈利的梦里见到她。她的脸因可怖的欢乐而扭曲,这常常带给德拉科一种强烈的恐惧,而当布莱克滑入帷幕之时,一声尖叫打破了梦境。

 

“不!不!小天狼星!”

 

哈利在嘶声裂肺的哭喊中跪了下来,一切都溶解消散,直到只剩下哈利独自一人在黑暗之中,面对着那惑人而美丽的帷幕。

 

眼泪无法抑制地从哈利的面庞上滑过。“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的错。要不是因为我——”

 

德拉科试图靠近哈利,但整个世界都在倾倒,他很难保持住自己的平衡。他们突然又到了天文塔上。当他往下看见自己的脸时,不由得一阵作呕。他看着邓布利多掉下去,这掉落似乎永无止境,大地猛烈地摇晃。停不下来。每次德拉科要靠近哈利,梦境本身就会把他推开。哈利完全无法碰触,整个梦境里弥漫着低低的呻吟。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这令德拉科心痛,因为他知道根本不是哈利的错。是他的错。斯内普和邓布利多——都是他的错;游荡在霍格沃茨的食死徒——是他的错。被关在马尔福庄园的地窖里的人们,站在他眼前的黄金三人组——而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俘虏们被折磨,甚至出手折磨他们的就是自己。

 

并且……德拉科花了很长时间才真正明白,这其实是黑魔王的错。

 

德拉科想要拥抱梦中的哈利。他想说——这不是你的错,而是我的,对不起——然而他不能。或者至少也能说——这不是你的错,完完全全都是黑魔王的——但这些话只堵在他的喉咙里。德拉科只能歌唱,这一次他唱起了夜晚与黑暗,这是一首愤怒的歌,因为他实在软弱得无法承受恐惧了。

 

他希望哈利(什么时候他开始叫他“哈利”了?)能够停止这种罪恶感。他希望他能够愤怒,对黑魔王,对德拉科,但不要歉疚,不要心怀根本不该由他担负的罪恶感。德拉科希望自己来承受这罪恶感。他才该承担耻辱,承担仇恨。

 

而不是哈利。

 

*

 

星期天早晨,当德拉科准备出发前往厨房时,哈利还在沉眠之中,因此他独自一人去了。在发生了昨晚的事之后,他对于哈利没有丝毫不满。但一个小时后哈利过来时,他还是无法抑制地微笑了。

 

“早上好。”哈利说着,重重地坐在德拉科身旁,“早上好?你已经浪费了早上的一半时光了!”

 

德拉科回以假笑,他意识到哈利在竭力逗自己开心。一开始这令他震惊。哈利并不能真的说出他的所思所想,但每次差点被说中心思在某种程度上……令人宽慰,意识到哈利这么了解自己。德拉科咽了咽口水,在发生了斯莱特林围攻事件之后,他曾怀着隐秘的希望期盼吊坠上的咒语已然消退,但如他所料,咒语并没有消退。但他无可奈何,只能等到万圣节回马尔福庄园的时候再说了。

 

家养小精灵送来哈利的早餐,接着一切都按照他们那种舒适的步调进行起来。

 

 

做了一个小时的作业之后,德拉科靠在椅背上,伸展开身体。他的手指因在羊皮纸上反复摩擦而沾上了墨水,为此他恼火地掏出魔杖念了一个清洁咒。有时墨水就是干得比较慢。

 

哈利抬起头,迎着德拉科的视线送上一个微笑。“马尔福,想去飞一会儿吗?”

 

德拉科愣住了,在经历了厉火之后他再也没有和别人一块儿飞过了。但哈利还是冲他微笑着。

 

“害怕我会赢你?你不能在飞着玩儿的时候打败任何人,疤头。啊哈——所以你的确是害怕了。”哈利竭力蜷曲嘴唇摆出一个冷笑的表情,但他失败了,那个表情看起来反而更像是一个正常的笑容。“做梦去吧。波特。我即使是在飞着玩儿的时候也能打败你!”

 

德拉科翻了个白眼,他根本不会说这样疯狂愚蠢的话。哈利的微笑摇摇欲坠,但仍然竭力为他而保持着。德拉科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哈利连忙笑着从自己的位置上跳了起来。

 

“太好了!”哈利迎着德拉科的瞪视说道,“我要是赢了你,可不准再自鸣得意!”

 

他们收拾好东西,飞快地回到宿舍。此时尚在早餐之前,因此他们再回宿舍的路上没瞧见一个人,也没看到有人去往魁地奇球场。一穿好自己的飞行服,再拿上扫帚,德拉科就感到一阵放松。早上去飞一飞真是个好主意——主要没有必须抓住金色飞贼的压力。

 

*

 

当开口邀请德拉科出去飞一飞的时候,哈利都被自己的行为震惊到了。而德拉科竟然答应了时,他感到更吃惊了。但管它呢,哈利可一点儿也不后悔。

 

德拉科穿上他自己的飞行服的样子看起来英俊极了——比穿魁地奇比赛的专用飞行服时看上去更耀眼也更合身。哈利茫然地移开视线,竭力忽视因自己竟会盯着一个男孩看而产生的不安。但他大脑中的另一部分却毫无帮助地指出:德拉科可不仅仅只是个“男孩”。他摇摇头,这使得德拉科好奇地看向他。

 

“只是在思考,我做事一向没脑子。”哈利打趣道。

 

德拉科翻了翻白眼。

 

魁地奇球场就在前方。哈利小跑着先一步到达,向后扔了个挑衅的眼神,他骑上扫帚向空中飞去。但出乎意料的是,一阵猛烈的风使他惊慌地停了停,而德拉科迅速超过了他。哈利真的只是想飞着玩儿,但德拉科将其视作比赛,流畅地横跨过整个球场。

 

只需要知道,德拉科真的飞得很快,在飞跃过看台时犹胜,他迅捷的身影令哈利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德拉科飞在他前方,又转了个弯,倒过来回到他跟前。哈利半转过身试图去看他,但德拉科从他身边一跃而过,带起的一阵漩流把哈利冲离了他一直保持着环绕球场的完美圆形。

 

“你要是把这称作飞着玩儿,那我已经赢了!”哈利大叫着调整了姿势。德拉科转头,当看见他的嘴唇微弯,形成一个微笑时,哈利只觉得整颗心都漂浮起来了。

 

而德拉科大笑起来时,梅林啊,哈利的呼吸都哽在了喉咙里。这感觉出乎意料又极度陌生。晨光照亮了德拉科的头发,就像一团金色的光晕笼罩在他头顶。他脸上露出的完全不符合性格的表情——一个哈利觉得根本不可能会出现在马尔福脸上的表情——令他看上去更英俊。简直像是个媚娃在飞行。

 

梅林啊,戈德里克啊,哈利知道这种无法呼吸心脏跳动的感觉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意味着哈利——

 

哈利强行移开了视线。他不能再想下去了,只需要感受这感觉,了解这感觉,然后再畏惧它。没事的,哈利,只要……忽视它。德拉科的朋友。你的悸动很快就会消失的。别的悸动也是这样消失的,不是吗?你……想——想想秋,想想金妮,之后你就不再喜欢她们了,不是吗?这感觉会消失的。一定会。

 

这种“悸动”不过是你在德拉科身边待得太久的产物。这是因为你新交了一个朋友感到高兴而已。就是这样。

 

德拉科再次笑着超过了他。

 

哈利咽了烟口水,试图回到他们之前开玩笑的状态。“我真的只想放松地飞行!”他在德拉科身后叫道。德拉科回以一笑,吐了吐舌头。

 

哈利的嘴张大了。“哦,就像这样,是吗?”他俯身靠在扫帚上,加快了速度,追赶着德拉科回荡在球场上的笑声。


TBC

评论(15)
热度(268)

© 灯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