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翻】【DMHP】The Standard You Walk Past/前行之锚(Ch 07)

我们Harry——是个天使!

By 一个哭得涕泗横流的我

查看全文请戳这里


Chapter 7

 

随着周末的万圣节逐渐临近,霍格沃茨变得充满了生机,大厅被大肆装点了一番。然而德拉科仅仅为万圣节前夕独自待在厨房时,家养小精灵偷偷给与他的款待而心存感激。

 

与此相反,哈利的梦境却越发糟糕。有时候德拉科能看见的只有一片黑暗,而梦里的情绪——愧疚、痛苦、绝望——从四面八方纷纷渗入。他知道哈利就在这里的某处,但他找不到他,歌声似乎也传递不到他耳边。

 

这种时候德拉科只得从梦境脱身,将哈利抱进怀里。哈利会因此停止啜泣,但他还是安静而紧张。

 

德拉科已经知道了尖头叉子是詹姆斯·波特,月亮脸是卢平教授;也知道了唐克斯——另一位他毫不了解的表亲;还经历了弗雷德·韦斯莱的死亡。

 

他甚至在那些梦境中看到了自己,正在观看一场折磨,又或者亲身参与。

 

他醒来时总看见哈利把头靠在他的颈窝里,脸上布满泪痕。有时哈利会在梦里低声喃喃:对不起。

 

不是你的错,德拉科强烈地感受到,真的不是。

 

*

 

随着为庆祝万圣节而进行的第一轮装饰的到来,哈利对于德拉科的那种奇怪的感觉也迅速消失了。他又开始了夜游,也不再早起去厨房陪伴德拉科了。

 

万圣节晚宴让哈利感到头痛,人们的笑脸和喜气洋洋的絮叨使他觉得一阵郁闷和气愤。他溜走了,意识到赫敏担忧的眼光从背后传来,但他已无法再忍受这些该死的欢乐——难道他们不知道他的父母就死在十七年前的这个夜晚?

 

当他又一次躲开一帮正在非法饮酒的学生时,忍不住发出了咆哮。充斥在霍格沃茨的走廊里的学生和鬼魂们都太吵闹了,哈利根本找不到地方可供游荡。他只好回到八年级公共休息室,踩着重重的步子迈上楼梯。但进入房间时,他放轻了动作,因为马尔福的床帘已经拉上了。即使是在万圣节前夕,马尔福还在按照时间表生活。哈利跌进自己的床里。

 

他已经不太记得自己的妈妈了——他担心他对她只残留着很多虚假的印象,毕竟她的形象只存在于自己的梦里和他曾见过的照片里。但他确信有一段记忆是真实的。他很安全,躺在妈妈温暖的臂弯里,她的香气环绕在四周,她唱着摇篮曲,哈利感到自己正在陷入沉眠——

 

接着是一片混乱。伏地魔出现了,他听到妈妈的尖叫,他看到索命咒的绿光飞溅,然后是一连串的“不——不——不!”

 

他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他想到也许——也许抱着自己的是他的妈妈——也许战争和伏地魔只是一个梦——

 

但那不是一个梦。他的妈妈早已离世。

 

他的眼睛湿润了,抱着他的手臂收紧。他短促地看见白金发丝在闪动,感到一种奇异的放松,他把头埋进正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手掌里,面庞依靠在身旁的胸膛上。这个人闻起来就像清茶和羊皮纸,带着一股男性的麝香气息。这是德拉科,他想到,但很快他听到那首关于星辰的歌曲的温柔调子,于是思绪渐渐飘远了。

 

*

 

哈利的梦令德拉科感到浑身发冷。他梦到了他的母亲死去时的场景。索命咒带来的重创竟然至今还残留在他心底。

 

德拉科简直要厌恶自己了。他让哈利睡在了自己的床上,未经允许便将沉眠的哈利抱进了怀里。他是个该死的食死徒,是害死哈利父母的那个人的追随者之一。黑魔王正是造成令哈利极为痛苦的众多死亡的罪魁祸首,而德拉科却追随过那个男人;曾向那个男人低头;手臂上还永远地烙印着属于那个人的标记。

 

他将洗澡水尽可能地加热,但再多的擦洗也减轻不了内心的厌恶感。

 

当德拉科前往厨房时,哈利还沉浸在断断续续的睡眠之中。

 

*

 

哈利醒来,在自己的床上伸了个懒腰,阳光倾泻进房里,看来已经很晚了。在德拉科的臂弯之间短暂醒过一阵的回忆宛如一个奇怪的美梦,他感到一阵羞愧在胃里涌动。他该不会……不。他该不会又开始梦到那些事了吧。

 

从胸口里传来的疼痛感是那么鲜明,但这是正常的,他不可能在要去拜访父母的墓碑的一天感到快乐。

 

*

 

德拉科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霍格沃茨。一脱离反幻影移行的范围,他就直接显形在了马尔福庄园的私人接收室里。当他刚刚开始感到放松,就陷入一个热情洋溢的潘西的怀抱中。

 

“德拉科!我们都好想你!你确定不要转学吗?”

 

潘西稍稍退开,德拉科终于得以看清布雷斯。他也十分想念他们,但是其他人在……

 

潘西跟随着他的视线。“格雷格还在保护区。”她冲布雷斯皱眉,“布雷斯,别就在那儿傻站着!梅林,你真该看看他在布斯巴顿——”

 

当潘西拖着德拉科往前走时,布雷斯翻了个白眼。

 

“让他呼吸一下,潘。”布雷斯慢吞吞地说道。

 

德拉科感到他的紧张一扫而空。在这里他是安全的。他试图张嘴说话,但他的喉咙立刻开始紧缩,一阵窒息感传来。

 

潘西立刻显出担忧的样子,连布雷斯也皱眉了。“那诅咒还在吗?”潘西问道。她试图检查他的下颌,而德拉科顺从了。

 

“是不是?”潘西重复。

 

德拉科闭上眼,点了点头。

 

潘西皱眉,抬手将德拉科的一缕碎发夹进耳后。“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他拿起魔杖,在经过他们的允许后,施了一个被改造的摄神取念。

 

当我回到霍格沃茨的时候。我不想让你们担心——毕竟我在霍格沃茨的时候你们也做不了什么。

 

潘西叹气。“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茜茜阿姨还在北橘园等着我们喝早茶呢。”

 

“你父亲也在,德拉科。”布雷斯警告。

 

我会没事的。

 

潘西给了他一个无力的微笑,将手插进了他和布雷斯两个人的臂弯里。

 

北橘园里洒满了美丽的阳光,温和的空气咒语使房间免于炎热。德拉科能感觉到母亲的魔法正在周围嗡嗡作响。他的父母正坐在一张桌前等待着。德拉科冲他们点头致意。

 

“德拉科,”母亲说着,一边从椅子上起身抱住了他,“你怎么样,亲爱的?”

 

德拉科呼吸着她的香味,在这里和在霍格沃茨所受到的待遇的强烈反差在一瞬间令他感到眼睛一阵刺痛。但他还是没有开口,母亲伸手扶上他的面颊。

 

“德拉科?”

 

他飞快地看向潘西。“是那个诅咒。”潘西苦涩地说道。

 

“德拉科!”母亲的手贴紧了他的面颊,反复检查着他的嘴巴和喉部,“还是那样吗?”

 

“我觉得是的。”潘西代德拉科回答,“我们是否还要——?”

 

母亲坚定地点头。“当然。”她领着德拉科走到一张椅子前,“坐下,德拉科,喝点儿茶。”

 

德拉科勉强点点头,母亲给了他一个久违的吻,随后迅速地转身带着潘西一起离开了。她们走出了房间,他知道她们会很快回来,带着一堆书籍和药水。甚至父亲也忙碌起来,命令家养小精灵拿来一部厚重的大书。

 

德拉科曾试图帮忙,但潘西坚决要求他坐回去。

 

“耐心点,德拉科。”她恼人地斥责道。

 

在那之后,德拉科只好(并不)耐心地坐下来喝起了茶,布雷斯坐在他身旁,摧残着家养小精灵们端上来的甜点。

 

父亲突然发出了一声成功的欢呼,快步来到德拉科面前。他朝德拉科挑起一边眉毛,作为即将向他施咒而请求的许可。那咒语带来一点刺痛感,父亲点头。“还是这个咒语。”他叫道。

 

“我明白了。”母亲说着,穿过房间离开。

 

父亲再次朝德拉科点头,并合上了他的书。他将一只手放在德拉科肩头。德拉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父亲似乎也是如此。最后,母亲呼唤起了父亲。他轻轻按了按德拉科,转身向母亲走去。

 

德拉科咽了咽口水,放下了手里的茶杯,他正被一些奇特的情绪所淹没。离开明明被所有学生环绕仍觉万分孤独的霍格沃茨,终于回到这个没有人忽视他、没有人攻击他的地方——父亲、母亲、潘西,甚至布雷斯。书信不足以说明他们有多关心他,但现在他完全清楚他们对自己的感情。

 

*

 

早餐之后,赫敏和罗恩陪着哈利来到高锥克山谷。哈利真诚地盼望能够下雨,但天空中只有几朵云,地面还是干燥的。

 

他们在墓碑周围重新施了几个保护咒,哈利放上了一束洁白的鲜花——包括玫瑰、菊花和百合。随后,赫敏和罗恩默默地离开,留给哈利一点独处的空间。

 

当他醒来时,那梦境重返哈利的脑海中。母亲的温暖、芬芳,以及她的声音。索命咒。

 

还有德拉科。

 

梦到德拉科的感觉太不对了。感觉就像是玷污了他对于母亲仅有的回忆,他感到恶心,为自己竟然享受着梦中德拉科的怀抱。

 

为什么在战争结束之后,这些噩梦还不能停止?毕竟他已经成功了,也已经牺牲了,他就不能做个正常人?就不能只是回到学校,抱怨课堂,担忧找不到女朋友?

 

然而,他还在做噩梦,德拉科还出现在了梦里,他还成了德拉科的朋友,而德拉科却从不跟他说话,斯莱特林们又接连不断地被攻击——

 

终于,赫敏伸手抚上他的一只胳膊。“还记得你说要去和唐克斯夫人共进午餐的吗?”她安静地问道。

 

哈利短促地点头,一时间他不敢开口,生怕声音会出卖自己的情绪。

 

赫敏爱怜地拍了拍他的胳膊。“罗恩和我得先去一趟陋居。我们四点钟在霍格莫德碰头,好吗?”

 

“好的。”哈利强迫自己露出一个微笑。

 

赫敏看上去并未觉得放心,但还是松开了他。“要好好的,哈利。”她回到了罗恩所在的地方,随后他们挥着手,双双从墓园幻影移形离开了。

 

*

 

哈利花了很长时间才平息好情绪,直到他终于觉得可以面对安多米达,才幻影移形去了她家。

 

他在前门处显形,意外的是他听到里面传来很多人的声响。他轻轻敲门,门立刻就被打开了,安多米达出现在他眼前。

 

她朝他微笑,侧身让他进门。“你好,哈利。正好赶上午餐。”

 

“你好,安多米达。”哈利好奇地走了进去,“谁在……?”

 

安多米达微笑着。“他们都在餐厅呢。你可以把你的外套放在这里——”

 

哈利心烦意乱地听着她的指示。那些声音听起来有种怪异的熟悉感。

 

“纳西莎和她的儿子德拉科在这儿,还有那孩子的一些朋友。”安多米达看向哈利,“我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在报纸上读到你和德拉科已经不再互相仇视了。”

 

德拉科?!德拉科在这儿?

 

安多米达将哈利引入餐厅,完全没发现他正经受的心理危机。

 

泰迪,马尔福夫人,帕金森,扎比尼。

 

但当他看到德拉科时,简直无法将目光移开。不同于哈利,德拉科看上去对于见到他毫不吃惊。

 

“哈利来啦!”安多米达喜气洋洋地宣布。“找个位置坐下吧,哈利,我马上就上菜。”

 

哈利眨眨眼,茫然地回视她。她给了他一个鼓励性的眼神。

 

扎比尼站了起来,他短促地看了哈利一眼,来到安多米达身边。“我来帮忙吧。”

 

安多米达点点头,两人转身去了厨房。

 

帕金森原本在摇着泰迪的摇篮,这时第一个靠近了哈利。“波特,好久不见。”

 

哈利点头致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接过泰迪,泰迪咿咿呀呀地叫着,急切地抓住他的衣服,这终于使他感到一点放松。他让自己的手指被泰迪小小的拳头捉住。“你好呀,泰迪。”他静静说道。

 

“你为什么不坐下呢,波特先生?”马尔福夫人说着,示意他坐到德拉科对面的椅子上去。

 

“呃,好的,谢谢。”在众人的注视下,哈利感到自己脸红了。他竭力使自己忙于吸引泰迪的注意力,以避免听到帕金森和两个马尔福的交谈。

 

“霍格沃茨太老土了,完全脱离了时代的潮流。”帕金森抱怨道,“他们应该让你每周都出来一次。”

 

一阵奇怪的停顿之后,帕金森继续开口,语气里带着戏剧化的吟叹。“霍格莫德不是巴黎,不过也比一直看着那些相同的该死的墙壁要好得多。我觉得我会疯的!”

 

“注意言辞,潘西。”马尔福夫人开口,但完全是被逗乐的腔调,“孩子们总是喜欢新奇的事物,不管他们其实有多幼稚。”

 

又是一阵奇怪的安静。帕金森从鼻腔里喷了口气。“德拉科,整个圣诞节假期我们都要出去玩儿,我不接受否定的回答——嘿!”

 

哈利正好抬头,看见德拉科在潘西肩上戳了一下。她冲德拉科翻了个白眼,随后立即将视线转移到哈利身上。

 

她朝他微微眯眼。“波特,霍格沃茨怎么样?”

 

哈利眨眨眼,一瞬间感到有点茫然。“还好,我猜。至少今年没人在外面等着啥我了,所以还好吧。”

 

帕金森给了德拉科一个眼神。德拉科一定是回了她什么暗示,因为她坐直了,再次面朝哈利。“我——想为自己在战争时所做的一切道歉,为当时想将你交给黑魔王道歉。”

 

“不用——没关系。我理解。”哈利急忙回答。他匆匆看向德拉科,但对方仍不发一言。

 

马尔福夫人挑了挑眉。“你想和德拉科单独谈谈吗,波特先生?”

 

哈利睁大了眼睛,看着德拉科冲自己母亲翻了个白眼。

 

“不——不用,没事的。叫我哈利就行了。”哈利揉搓起了自己的衣服边缘,“波特先生听起来有点怪。”他看了看帕金森,又看了看德拉科,“就叫哈利吧。”他重复。

 

马尔福夫人点点头。“好吧,哈利。那也请叫我纳西莎。”

 

帕金森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叹息。“很好,既然你都是德拉科的朋友了。但是如果我叫你哈利的话,你也得叫我潘西。”

 

德拉科微笑,轻轻拍了拍帕金森——潘西——的肩膀。潘西冲他皱眉,随后向前倚在桌子上靠近哈利。

 

“告诉我,哈利,德拉科是怎么说服你允许他朝你施咒的?”

 

“什么?”哈利睁大了眼睛看向德拉科。

 

德拉科给了他一个抱歉的眼神,随后僵硬地转头不再看潘西。

 

潘西戳了德拉科一下,看上去有点恼怒。“干嘛?”

 

“德——德拉科没朝我施任何咒。”

 

潘西怀疑地来回看着哈利和德拉科。“那你们怎么交谈?他不可能什么事都写在纸上吧?”

 

德拉科发出了一种窒息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像是压抑的笑声。哈利明白了。

 

“到底怎么回事?告诉我。”潘西继续戳着德拉科,但他只是在桌旁摇头,突然她发火了,“好,你不告诉我。”

 

德拉科拍了拍她的胳膊,她叹息着,再次转向哈利。“德拉科想施一个摄神取念。”她朝德拉科和哈利眨眨眼,“不,你必须这么做。说真的,当你的传声筒是件很奇怪的事,德拉科。”她又加了句抱怨,“你现在又不是不能说话。”

 

“呃——其实没关系的。”哈利插嘴,“你可以施。”他加了一句,随即意识到他根本不想让德拉科读到自己的思维,但他的脑子一片混乱。他听到的潘西的话都是真的吗?德拉科之前是不能说话?

 

德拉科举起魔杖,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这打断了哈利的思绪。他的眼睛和前额都感到了一瞬间的刺痛,但他又模模糊糊地意识到这感觉不同于斯内普的摄神取念。

 

别担心,我不会读你的思维的。

 

哈利有点震惊。“哇,这真是,”他皱眉,“怪怪的。”

 

潘西无所谓地挥挥手。“你得习惯这个。现在吃的来啦!”

 

伴随着这声呼叫,泰迪在哈利怀里扭作一团,他不得不将这孩子抱起来去看安多米达和扎比尼——布雷斯,哈利猜他应该这么叫了——推着大大小小的盘子走了进来。

 

“请自便吧。”安多米达温柔地说着,“我还得回厨房去准备泰迪的午餐呢。”

 

“波特。”布雷斯将一盘沙拉放在哈利旁边,向他打了招呼。

 

“现在大家都互称名字了。”潘西慢吞吞地说道,“所以他是‘哈利’而你是‘布雷斯’。”

 

布雷斯略带着嘲讽的惊讶挑挑眉。“布雷斯,嗯?我还在想我叫什么名字呢。”

 

在自己的脑海中直接听到德拉科快乐的笑声,这真是最奇怪的事了。布雷斯,把派切了吧。

 

“没错,布雷斯。我也想要点儿沙拉。”潘西假笑着加了一句。

 

布雷斯翻了个白眼,但还是好心地按他们的要求做了。“我成了个侍应生了。”他悲叹着,“茜茜阿姨?”

 

纳西莎点头。“谢谢你,布雷斯。”她说着,接过装满食物的餐盘。

 

“你呢,哈利?”布雷斯问道。

 

哈利友善地点点头。

 

*

 

安多米达回到餐桌上时,谈话的中心转移到了她和纳西莎身上。哈利忙于进食和逗弄泰迪。他无法自抑地不断看向德拉科,对方也时时向他投来略带愧疚意味的视线。

 

饭后,安多米达从哈利怀中抱走了泰迪。“泰迪该睡一会儿了。”她说,“你为什么不单独和德拉科聊聊呢?”

 

“为——为什么?”哈利防御性地后退一步。

 

安多米达和纳西莎交换了一个眼神。

 

“德拉科,带哈利去书房吧,好吗,亲爱的?”纳西莎说着,将一只手搭在了德拉科的胳膊上。

 

好的,母亲。德拉科的声音在哈利脑海中响起。走吧哈利,我们最好听她们的。

 

“我们去休息室,德拉科。”潘西说着,和布雷斯一道起身。

 

“好吧……”哈利答应道。德拉科满意地点头。

 

在学习时,德拉科靠在桌边,而哈利则靠在紧闭的门上。

 

母亲和安多米达阿姨希望我们谈谈,所以我觉得你该说说话。德拉科说道,打破了这份安静。

 

哈利却皱了皱眉。“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你为什么不说话?帕金——潘西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德拉科很明显地吞咽了一下。“咽喉痛。”他因为疼痛而抽搐了一下,哈利似乎对此感同身受。他的声音又干又哑。

 

哈利迈步离开门口,向德拉科走去。“但这可不是你上个月一直不开口的原因,是吗?”

 

不,我——

 

“是吗?”哈利鼓励他说出实情。

 

德拉科做了个鬼脸。是因为一个诅咒,每次我想开口说话,我的喉咙都会自动堵住。

 

“什么?”哈利跨过房间,离德拉科只有几步之遥,“这真是——太可怕了。谁干的?你还怎么施咒呢?”

 

德拉科无谓地耸肩。可以用无杖魔法啊,这诅咒现在已经被破解了。我的喉咙只是有点痛。

 

哈利一点也不肯释怀。“我真是一个愚蠢的笨蛋。我早该意识到你是无法开口说话,如果你能——”

 

该死!

 

“——呃,呃——那我假装你说话的时候——”哈利脸红了,“我听起来肯定特别傻。”

 

虽然我不愿承认,不过你并不是一个笨蛋。你根本不可能知道,我又没告诉你。德拉科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他的眼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他靠近了,轻轻地碰了碰哈利。我——我很感激你所做的一切,谢谢你。

 

哈利看向德拉科的眼睛,比他们之前曾有过的距离都要近,那是一双银色与灰色交相辉映的眼睛。他突然意识到了德拉科的高度——比自己高,使得他不得不抬头才能看向德拉科的眼睛。

 

“好吧。”最终哈利低声道。

 

德拉科退开了,哈利竭力控制自己不要去追逐那份暖意,他拼命想找点儿话来说。“那个诅咒……”

 

你真想了解那个诅咒?

 

“是的。”哈利坚决地回答。

 

德拉科给了他一个怀疑的眼神。那你能不要宣扬出去吗?可以别突然跑开再去做一些荒唐的英雄事迹吗?

 

*

 

德拉科看得出来哈利是挣扎着才答应了自己。这也是他不愿意把这事告诉哈利的原因之一,他不愿意成为哈利·波特同情的对象。

 

“好的。”哈利说道,一边拽着自己那一头有如凌乱的鸟巢一般的头发,“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也不会突然跑开。除非你让我这么做。”他加了一句。

 

德拉科不太高兴。我认真的,有必要的话我可会给你和大乌贼预定一场私人晚餐。

 

哈利勇敢地回视他。“我也是认真的。”

 

当然了。德拉科转身,坐到沙发上。对于他来说有点太软了,他竭力放松。过了一会儿,哈利也坐了上来。

 

是在审讯之后发生的,就是你还我魔杖的时候。德拉科强迫自己将视线投向对面的墙上。不是所有的人都想看到我获得自由。

 

哈利转向他。“我——”

 

德拉科摇摇头。你,波特,不在其中。大多数人都没有英雄情结。德拉科能够清晰地回忆起那天发生的一切。他因被告知不用去阿兹卡班而满心惶惑,并再次感受到自己的魔杖所带来的熟悉温度——虽然它在波特手里短暂地停留,但还是认自己为主人。波特很快就离开了,就在德拉科因母亲的要求努力憋出道谢之际。

 

到处都是怒喊和尖叫声。警卫们将他和父母围了起来,陪他们走出法庭,去往最近的壁炉。但警卫们到底不够警惕,或者说这就是他们中的某人干的。

 

当你离开之后,有人施了这个咒语。它击中了我。也许他们是冲着我父亲去的,但是——它击中了我的手臂。那只带来了一阵微小的刺痛感,在一片嘈杂中,我根本没注意到。德拉科深呼吸。警卫们让我们进了壁炉,母亲喊出了目的地。然后,当我试图开口时……我只感到一阵窒息。

 

德拉科转向哈利,吃惊于自己正被哈利专注地凝视着。他竭力放松,试图缓解自己的紧张感。这完全是令人震惊和害怕的,我保证。我想说话时不得不只能选择写下来,要不就让别人对我施一个摄神取念。我,当然,最后发现了这个改良版本的反向摄神取念,然后变得令人震惊地精通无杖魔法。德拉科尖锐地看向哈利。你可以鼓掌了,我的信徒。

 

哈利笑了起来,友好地拍了拍手。“很厉害。”他补充说道。

 

德拉科骄傲地点点头,在哈利停下来时继续述说。接着我们——父亲、母亲和我——发现了这个诅咒并决定治疗它。所以等我九月份回到霍格沃茨的时候就能说话了。

 

“迎新晚宴上你叫了我‘波特’。”哈利缓缓说道。

 

是的。

 

哈利的眼睛暗了下来。“所以是有人又对你施加了这个诅咒。也许是同一个人——或者同一群人。”

 

德拉科不情愿地点点头。那发生在他回到霍格沃茨后去吃第一顿早餐的路上。一群七年级学生跟在他身后——接下来的事你都知道了。德拉科摇摇肩膀,站了起来。现在你知道整件事了,我觉得我说得够多了。

 

“但是——你不能就这么让它算了——”哈利抗议道,飞快地追上了德拉科,“如果不是这么精通无杖魔法,你很有可能会——会再也不能施咒了。”

 

无疑这就是他们的目的。德拉科怒气冲冲地转身。听着,这事完了。我能施咒,我能说话,他们的计划可悲地失败了。我不再要求更多了。而你向我保证了的,哈利。

 

哈利一脸震惊,睁大了祖母绿的眼睛。“但是——”

 

你向我保证了。

 

哈利只好放弃。“那有什么是我可以做的吗?”他垂下双肩,低下头,透过睫毛盯着德拉科。

 

德拉科因这个样子的哈利倍感震惊,这是他只能在梦里见到的场景。一个被打败的、顺从的哈利。这不像那个总是站在自己面前大喊大叫的人,反而令他回想起哈利可怖的童年,他顿时失去了想要吼回去的决心。

 

听着,哈利,我只是想平静地度过这一学年。德拉科怒道。如果这能让你感觉好受点儿的话,我不想让巫师界的救世主做我的个人保镖。你必须随时跟着我,站在离我半步远的地方警惕有没有歹徒出现。到了晚上,你还得站在门外,防备着更多的歹徒。吃饭的时候,你得先尝尝我的食物,看看它们是不是有毒——

 

哈利笑了。“好的,我明白了,殿下。”

 

德拉科假笑。我喜欢这个,你可以继续叫我殿下。或者陛下。或者德拉科·马尔福,世界上最伟大的巫师。

 

“也许?”哈利怀疑地回道,再次笑了。

 

*

 

在那之后他们回到了休息室,安多米达已经布置好了一些魔法桌游。哈利度过了一段令人惊异的愉快时光,虽然每个人都被安多米达打得落花流水。泰迪起床后,安多米达和纳西莎就休息去了,留下哈利和斯莱特林们(或者说,前斯莱特林们)陪泰迪玩儿。决定赢家的方式是泰迪变出了谁的发色,但这很难决定,毕竟哈利、布雷斯和潘西都是黑发。

 

哈利最先恋恋不舍地离开。谁知道那三个人在哈利离开后在策划着去干什么?但无论如何,时间到了,他该走了。

 

“圣诞节你还会过来吗,哈利?”安多米达问道,一边带他向门口走去。

 

哈利微笑。“会的。”

 

安多米达也笑了。“今天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路上小心。”

 

“我会的。”哈利保证,然后稳稳站好,幻影移行到了霍格莫德。

 

*

 

“哈利,你差点迟到了!”赫敏是哈利见到的第一个人。

 

“但他毕竟没有呀。”罗恩插嘴,翻了个白眼。

 

赫敏忽视了他。“你和唐克斯夫人过得愉快吗?”

 

“是的。”迎着赫敏和罗恩期待的神情,哈利详尽地叙述起来,“纳西莎·马尔福也在那儿,跟德……”他能直接叫他们的名字吗?可以,他这样坚决地想着,“德拉科、潘西还有布雷斯一起。”

 

罗恩的脸都涨红了。“真的吗?现在开始叫名字了?”

 

“他们不跳出来伤害你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坏,或者是当泰迪在他们中间的时候。”哈利防备地回答。

 

赫敏给了他一个难以解读的眼神,然后笑了。“我很高兴听到你过得愉快。其他人都在猪头酒吧等着呢。”

 

哈利点点头,心满意足地跟随着他们向前走去。


TBC


评论(6)
热度(249)

© 灯迟 | Powered by LOFTER